天天小书屋 > 明英荡寇志 > 第44章 哑口仝盖

第44章 哑口仝盖

        一句话单寻妃差点没吐了”我呸,纵观中外之历史古往今来,流氓加英雄不计其数,有被颂扬也有被唾弃的,但是被黑的最惨的人就是武大郎了,

        人怂个矮绿帽子压的外号三寸钉,不共戴天古有二杀父之仇夺妻很,这头上戴绿应该说是男儿最大的耻辱,他却把这冤情称作柔情似水,

        娇妻美倦之名不惜冒死一碗酒,好,好贱的一个青年啊寻妃佩服自叹不如啊,好无赖啊就只为短暂的私欲,沾红戴绿无所谓愿作武大索金莲,共享娇妻也无怨,但只求毒酒病榻美人伴,痴爱之人怀中逝啊,哈哈有意思。

        不过这话说回来,以女人的地位,得一青年如此痴爱,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啊更别说,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

        奚婷点了点头”是啊莫说是姐姐,就是她和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婷儿也是心里嘣嘣直跳,生怕会出点什么事我就劝姐姐,不要听信花言巧语在被坏人给骗了,可是姐姐不听,偷偷的和那青年保持联络。

        但是很快,我和姐姐逛街的时候,听到一个卖豆腐的小女孩也在和她的小姐妹说着同样的话,回到客栈之后其她姐妹的房间,舞女中有个叫奚悦的房间也窃窃私语的议论着这句话,那青年对无数人都这样说过,只可惜,我一直不知道这个青年是谁,姐姐也没给我引见。“

        单寻妃摇了摇头”想不到竟是个花心大萝卜,男人的嘴就是女人的软肋啊甜言蜜语,亦是毒药啊汤,那之后呢奚蕊怎样了。“

        奚蕊因为面纱被摘过,也因为看清了青年的面目,杀心大起便暗中留意青年的行踪,在得知这青年要与奚悦到在建的清艺坊去幽会时,奚蕊便也悄悄地跟了去,原来去那里幽会的不光有奚悦,还有豆腐坊的女孩。

        奚悦原以为到那里就是打情骂俏,没想到青年为的是左拥右抱欲求苟合之事,豆腐女已经是不洁之身只好作为帮凶,奚悦哪里肯从啊没想到事情会玩的这么大,以为自己会点武功能摆脱污合之事,可是青年,只是吹了一口烟奚悦便人事不省。

        奚蕊终于看不下去了现身持匕要夺取青年狗命,杀之心切吧打斗之中碰倒了烛台也没有理会,毕竟是年龄太小吧还有豆腐女的阻拦,奚蕊只是刺伤了青年并且自己也被花瓶打伤。

        就在几人搏斗之时没想到烛台竟然引起了火势,这时候豆腐女已经将奚蕊扑倒在地,奚蕊看自己无力讨杀便死死的抱住了青年的双腿,花心郎你这叫玩火罪有应得,反正面沙已经被摘过了杀不了你,便要同归于尽。

        火灾过后呢人们清理现场只看到了两具尸体,烧的已是漆黑一团,没有人知道死的是谁,甚至这真实的经过也没有人知晓,奚婷只知道姐姐是去了清艺坊找青年理论,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也并不知道那一夜,豆腐女也在清艺坊,在调查过后呢两具尸体被认为是虹舞楼的舞娘,奚蕊和奚悦,因为在那以后,这两个人再没有出现过。

        单寻妃听了之后摇了摇头”啊这还真的不好说奚蕊是生是死,那个豆腐花呢,就是豆腐坊之女,你们没有去找过那里吗打听一下,这个青年姓甚名谁。“

        奚蕊摇了摇头”忙着办理姐姐的后事,等我想起了豆腐坊听到的那句话,已经是三日之后了,再去找到那个豆腐坊,人去坊空,一家人全都搬走了。“

        单寻妃点了点头”这样啊应该豆腐一家,也是现了污合之事,耐于脸面觉得无法人前显现,所以才举家搬离,这事情还真不好说啊若是烧的过于惨烈,单从尸体还不好判断你的姐姐,是否就在其中,或许是那个青年呢也说不定。“

        秦珍珍也摇了摇头”不知道,当时水姓姐妹非常的生气,不但严令门规也告诫众舞娘,不要再提此事,但毕竟母女连心她们也希望并且相信,奚蕊没有死,如果有朝一日奚蕊能回来的话,二人决不再追究以前。“

        刘成风也有些遗憾“仙子姐姐的姐姐,一定也和仙子姐姐一样漂亮心善,好人都会长久的她一定还在世上,我们一定能找到她。”

        奚婷瞥了他一眼“你要会说话就好好说,什么仙子姐姐的姐姐的这么绕腾,以后不要叫我仙子姐姐了,你今年多大了看你这样子,咱们以阅历论资格吧,那这么着吧以后,你就叫我奚姐,对吧我的江湖经验总比你多吧,两个字总要比四个字简单些,省得你舌头绕不过来。”

        刘成风点了点头“那好的仙子姐姐。”

        奚婷泄气的样子“哎,没办法,野子不可教。”

        单寻妃笑了“哈哈丫头也是个不吃亏的主,也不知道奚蕊什么样的性格,大海捞针啊连个针都没有,单某人倒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嘛和你们一样,我们不要灰心。”

        一桌人边吃边谈有说有笑,而在远处厨房的门帘后,江白江墨正掀起帘子的一条缝,向奚婷等人窥望。

        提防了银针试毒,江白江墨并没有在饭菜里下毒,是先上的菜,然后在草甸鸭的赠品,二两烧酒里下了毒,因为三江口一战,兄弟俩以为刘成风好酒贪杯,并且在先后上,如果菜里试了毒,后面的也许就松懈了。

        反正哥俩是这样想的,虽然武林之中不分男女都爱喝酒,但是没有特别的事情,女人是不喝的,桌面上只有单寻妃黎豹和刘成风,三个大男人应该不会那么心细。

        也确实像江氏兄弟想的,秦珍珍只在饭菜里验了毒,那壶烧酒根本就没有动,但没想到,单寻妃没有和,黎豹和刘成风也都没有喝,这到底怎么回事呢看的兄弟俩直纳闷。

        其实桌上的几个人,心领神会吧因为之前单寻妃的怀疑,只在店小二,九通店是镇上唯一的客栈如果整个客栈被人控制,应该会看得出来的,邻桌那两个富户的打扮,被冷落了也没有脾气,应该是本地常客,所以单寻妃等人,并没有想在店里大闹,只想对可疑之人下手。

        而单寻妃呢在一般情况下,是喝自己随身带的酒,黎豹是仆人身份,刘成风在三江口第一次饮酒,根本就没有酒瘾,所以没人去碰桌上的酒。

        江墨忍不住了终于走上前去“几位客官怎么不喝酒啊这酒可是陈酿,小店奉送的不要钱。”

        单寻妃白了他一眼,掏出一锭银子往桌上一扔“以为我等付不起嘛要你赠送,送到客房去把等我们回来以后慢慢喝,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吗来到小镇,我们想四处逛逛。”

        江墨连忙赔不是“哎呦呵,这是来了大主顾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您放心这酒我们给您送到楼上,您想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不过要说着好玩的吗,现在天太晚了还真不好说,也就斜对面的大茶楼可以听听评书赏些小曲。

        但是来到这里呢真正好玩的就是大草甸了在拐子山下,出此镇往西一点,十里大草坪地质松软水源丰富,有的地方踩上去呼扇呼扇的像坐在吊床上一般,但是看得见水的地方和长了草的地方就要小心了,很可能会陷进里边。

        但也没有多深吧齐腰到不了胸的,保险起见还是采取点措施才好,所以来这的人呢都喜欢到大草甸去玩玩打些野鸭什么的,应该也是本地独有的吧。”

        单寻妃点了点头“那好吧把我们的行李送到客房,我们去对面茶楼,听听评书。”

        这应该是单寻妃的主要目的,也是每到一地必去的场所,几个人出了客栈到了茶楼,也是小镇上非常热闹的一个场所吧,说书人正在演绎着三江口黑帮火并的段子,想不到消息这样快,也想不到说书人的嘴,简单几个字就能凑出一段故事。

        找了个包厢围坐喝着茶品着水果,单寻妃拿出了一锭银子交给跑堂的吩咐说,拿去给那个说书的就说是寻王打赏。

        接到了赏银一听寻王两个字,说书人连忙终结段子,然后快步就来到了单寻妃的包厢,一见面就双手抱拳高兴地说道“原来是真人驾到有失远迎,寻妃王,一向可好啊。”

        单寻妃也是双手抱拳“有礼有力方兄客套了,来来来,快快请坐。”

        说书人在单寻妃身旁坐了下来,并且交还了刚才的赏银对众人也都点了点头。

        奚婷有些纳闷“寻妃叔,原来你们认识。”

        单寻妃笑着向大家引荐“莫要忘了我单寻妃是什么人先前的鹰狼山庄的,做的是什么营生,每到一地茶楼书场和花街柳巷我单某人是一定要去的,这个拐子镇呢以前我也是来过的认识了这位大哥,他叫方言,绰号龙嘴大茶壶也是颇有文采,一模肚子就能出来一段故事,你们就叫他方兄好了。”

        众人也都拱手失礼并且自报了名号,而奚婷呢,话比较多也是不住地赞叹“想不到寻妃叔,朋友遍天下吧应该各地的说书人,大叔你都认得吧。”

        方言接过话来“应该说差不多吧鹰狼山庄以前是和平山庄,收容的都是穷苦艺人,不光说书还有唱曲的,耍把势的卖艺的分门别类什么人都有,当然我们说书人是最主要的因为寻妃王口中的江湖,得有人传送出去,方言我就是其中之一,此外,他还有个亲用说书人这要搁在皇朝,此人就是御用说书匠,总是尾随其后接一些故事往外传,还有这锭银子。”

        说着方言拿起了桌上那锭归还的银元宝,把底面展示给大家看,横长竖短的刻画着好几道,不管是上下还是左右掉个,都像是一个非字“这就是标识了寻妃王特有的银锭。”

        奚婷听了不住的点头“哦我说的呢,寻妃叔一个人的嘴,怎么能就灌满江湖呢,原来有这么多帮手,那个御用说书人是谁呀我怎么都没有察觉到。”

        单寻妃笑了笑“一人之力怎么可能说满江湖呢,必定有人帮衬,实际上这些天来那个亲用说书人呢我也只跟他碰过一次面,并且是特有的联系方式吧所以你不会察觉,当然啦也是为了确保他的安全,能够说给你们的就只是他的名字,他叫仝盖是我鹰狼山庄的亲信,没有绰号,精通哑语和唇语,并且在世人面前,他都是装哑隐瞒身份。”

        奚婷忍不住笑了“哈哈有趣,传书人却装作一个哑巴,真的世人难料啊寻妃叔你的想法太智慧了,并且精通唇语,那即便是你们碰面我们也不知道了应该寻妃叔,你也会唇语吧。”

        单寻妃双手失礼“婷儿夸赞了在下不才,也略懂一二所以以后在我面前,你可要注意了骂不出声我也能听见就,哈哈。”

        (本章完)

        。

  https://www.myshu.org/11/11285/8469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