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40章 帮会火拼

第40章 帮会火拼

作品:《明英荡寇志

    席宴,当然是归单寻妃奚婷等人所有,坐在桌后边品尝佳肴,边听着面前三帮人马,历数罪证。

    和事佬,你该当何罪强娶村女蔡秀鹅害的蔡老伯上吊寻死,一条人命啊你们信河会所做,还有王法吗。

    姓蒋的蒋老虎,别以为自己好到哪去不想想自己,去年赌钱赔了本侵吞同乡柴旺家产,害的柴老表跳井自尽,赣南帮所作,还有天理吗。

    还有你们兄弟盟,江墨江白你们二人,化装倭寇抢劫渡船过往商户哪个不恨之入骨,干的就是水匪的勾当,岂有此理。

    ,,,。

    还别说奚婷想出的办法,真的套出了不少事情这三个帮派,等同匪寇,欺压良善一些违法的事情,还都没少做,只是罪过大小的问题有没有人命官司。

    如果说让他们彼此说出对方的好,可能还讲不上什么,但是评判他人的罪过,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知道的多,而且大多属实,很少有为自己辩解的时候,更多的搜刮记忆阐述他人的罪恶,越说,这些人越来劲也更生气,火药味浓的出口热气,都怕吹出火来。

    听的差不多之后单寻妃起身相拦,在不拦就要打起来了他提高嗓门大嚷着“好了,好了你们的事情都差不多清楚了,都够可以的为非作歹啊你们都有一套,这堆烂苹果里边还真挑不出好柿子,这样吧我想一个办法这饮血刀的主人吗,人品不能太差,虽然你们都很差,但是有一点,还来得及做一点点好事,那就是为民除害,谁要能把对方消灭,那也算干了件大快人心的好事,然后,尽可上来取刀和我们的君子侠,一较高下。”

    蒋川有些不耐烦“说来说去,不还是能者得之吗以武论输赢。”

    汪从章摇摇头“莫要上当,他们这是在鼓动咱们自相残杀。”

    江墨不以为然“杀你还用得着鼓动,好色老我早就看你不顺眼。”

    江白点了点头“自相残杀又如何,饮血刀,我兄弟势在必得。”

    真的是点火就要着啊单寻妃连忙伸手示意大家停止“哎哎哎不要乱,想打可以为民除害是好事但是我们不要着急,怎么说也在这三江两岸混迹这些年没交情还有过节呢,以前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彼此也这么多年了对不对,不必心慈手软的要打就打个痛快,这不前边桌旁美酒十二坛嘛,喝碗酒为彼此壮个行,倒也有几分洒脱这才叫江湖人嘛。”

    江氏兄弟和蒋川走到桌旁就要端酒,汪从章连忙走到桌前双手拦阻“哎哎哎等一下等一下,我们今天是被算进去了无所谓,为了饮血刀和事佬我豁出去了今天就痛快一回,但是话要讲在前边必须是公平打斗,那个谁你们身旁的那个,”说着汪从章指了指刘成风“那个君子侠,我们之中获胜的那一个要能在胜过他,这饮血刀真的会给我们吗你们不会,耍我们吧。”

    “耍你们很好玩吗,不能够纯真女侠的封号怎么可以随便骗人呢。”奚婷一拍桌子有些兴奋地站起身认真的对着几人“你们放心我奚婷说话从来不带反悔的,俗话说吃人家嘴短吗你们都这样诚意相待了,我等自然也要诚意对人了,放心吧一准不带反悔的。”

    和事佬摇了摇头“空口无凭,你让那个君子侠,也过来喝上一碗酒。”

    刘成风有些不明白了“干嘛要让我喝啊我又不会喝酒。”

    蒋川也跟着帮忙“必须要喝,江湖人,一碗酒撒下去,就是一个信字,必定会信守承诺。”

    江氏兄弟也点点头“没错,喝下这碗酒,以前恩怨一笔勾销,比武各安天命,生死无怨。”

    “好,痛快。”单寻妃也拍了下桌子,然后拉着刘成风走到头排桌后“我是非王也陪你们一碗,你们放心有我这张嘴在这谁还敢言而无信,单某就是你们的见证。”

    说完,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然后啪的一声,将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和事佬拍了一下手“好,痛快,君子侠,该你了。”说着,便递上了一碗酒。

    刘成风有些犹豫的看着面前的酒“我都没有喝过啊这就什么味。”

    单寻妃笑了笑“你放心,甜奶水一样。”

    “是吗,”刘成风笑了“那我喝,我喝过虎奶的味道不错。”说完,接过酒放到了嘴边,怎么一股刺鼻的味道啊有些不对,张开小口想要试探一下。

    “莫要洒,”单寻妃在旁边一推,连下巴带碗底往上一扬。

    一大海碗酒啊几乎全被灌进了刘成风嘴里,哪是小口尝试啊听到洒这个字,这刘成风也是财迷怎么肯糟蹋东西呢连忙就迎合的撇开大嘴,一仰脖咕咚咚几乎全都喝了下去。

    单寻妃看着帮会众人“看吧,全喝下去了。”

    再看刘成风,满面通红他用手抹了下脸“大叔,你骗我,和奶两码事好不好。”

    “我就问你爽不爽,管他什么呢江湖人都这样,把碗扔了。”说着单寻妃拿过海碗使劲地摔在了地上。

    和事佬汪从章笑不几的看着刘成风“弟兄们我们无所畏惧,蒋老大,我说两位江兄弟,你们看他那样子连碗酒都喝不了还想打架,就这样子也出来走江湖真是笑话,看来饮血刀,定会是我们的,咱们干了这碗酒。”

    于是三帮头领端起海碗将酒一饮而尽,然后将碗狠劲的摔个粉碎,回过头向着自己弟兄招手,兄弟们,喝下摔碗酒,不记前嫌各安天命,都卖卖力气我们杀个痛快。

    还别说真有点豪迈劲,一帮乌合之众被耍得团团转一个个还都挺高兴,要么死,要么至宝对于亡命徒来说,有何不可尝试的。

    三帮兄弟都纷纷上前排着队的喝酒摔碗,不一会,碗茬子堆得像个小山似的十二坛酒一点没剩,酒壮怂人胆各个都跃跃欲试,当然三位领还是很清醒地走上前双手抱拳“痛快,酒过之后该办点正事了今日我等无怨无悔,百事王你说,怎么打。”

    单寻妃故作思考“怎么打,群殴呗比较来的快,你当一对一啊以为我们很闲吗,三江鸭都吃没了谁陪你这瞎耽误工夫,群殴,活着的人对君子侠。”

    汪从章看了一眼蒋川,手一扬“招呼,”

    “招呼,”

    “弟兄们,干,”

    刘成风坐在地上也插了一句“打他个王八羔子。”说这话就要起来。

    单寻妃连忙上前拉住他“哎你等等瞧你这点出息一碗酒,你至于吗咱先等等,现在没你什么事,醒醒,醒醒。”啪啪就是两耳光。

    接着帕,噼哩噗噜咚,叮叮铛铛哎呦,两桌之外碗茬前边的各帮弟兄,已经打在了一起,这份乱啊比武林大会乱多了,本来嘛就一帮混码头的,本就是地痞无赖,什么东西都用什么招法都用,有拿刀的有拿剑的还有拿木棍的,连切菜刀都有,有莽牛撞山的,有王八拳的,有哩了歪斜不胜酒力的,还有的哇哇就吐了的,一个个嘴还都不闲着,你别过来,你敢打我,我跑,妈呀娘啊流血了,你玩真的,我吐你一身,,。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江湖不光有名门正派,更多的就是黑帮性质的无赖,甚至可以说这些黑帮,无处不在,他们不会躲进深山而大多处于闹市,像信合会赣州帮草头帮这样,因为他们要聚众,欺压良善,所以说这些人呢,根本就不会什么武功,对付老弱妇孺,或者说对付老实人,用不着什么武功。

    但是这些人呢,其嚣张气焰并不比武林高手低,一个个谁都不服谁,再加上喝点酒,谁不想占点便宜啊战场上,是异常激烈的火拼。

    这些人当中呢和事佬汪从章,和赣州虎蒋川都是三脚猫的功夫,也知道江氏兄弟有两下子,所以都不用言传意会,一人对付一个自来的默契,可就算他们联手,都不是江氏兄弟的对手,输赢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奚婷等人,一边吃一边看着热闹,不时地还拍下手或者说帮个小忙,哎呀打得好,打的,好乱呀统统犯规,那个谁怎么还带吐的这是在比武吗,看招,给你一个鸡骨头,我扔,我再扔。

    过了好一会吧一场闹剧混战,终于将近结尾,战场上一个个东倒西歪,有负伤的有毙命的,有累的爬不起来的还有趴在地上睡觉的,而奚婷等人的桌子上,连个盘碗都没有,除了吃,就是扔。

    战局上来说吗,还是江氏兄弟更胜一筹,和事佬和赣州虎都被打倒在地,而且都受了重伤无法起身,倒在地上还不住的埋怨,姓江的你好狠,平日里是兄弟你等竟然如此重手。

    江墨江白不以为然“自认倒霉吧技不如人,还有何话讲宝刀面前我等自当尽力。”说完,二人走到了奚婷等人面前双手抱拳“怎么样,此战,我们草头帮全胜。”

    单寻妃摇了摇头“哪里还有草头帮啊你看看你身后,还有人吗不都在那里躺着吗,去喊两声让那些还能动的,还有装死的都起来吧,不然过去补两刀。”

    江氏兄弟回头喊了两嗓子,呜啦啦起来一大片,应该在半数以上吧,混混们能有多大胆,见着怂人压不住火真要是生死攸关,一个个比谁都精,其实那些流血毙命的,差不多都是误死误伤。

    一群混混踉踉跄跄地也都来到了单寻妃面前,寻妃王吩咐,唤我们起来干嘛您有什么事,尽管说。

    单寻妃笑了笑“告诉你们,今日对你们小施惩戒以后,莫要再欺压良善,找个正当的职业养家糊口,别总一天到晚的游手好闲。”

    混混们连忙点头“哎,寻妃王说的是我们照办,”

    “还有,告诉何吉泰来处理善后,把那个汪大张和蒋老虎送去官府,都滚吧。”

    混混们点头哈腰,架起了汪从章和蒋川,这是寻妃王吩咐的我们不敢不从,时候还有何吉泰盯着呢你们,乖乖伏法吧。

    江氏兄弟回头看了眼离开的混混,有些生气“寻妃王你干什么,这还有我们草头帮的人呢我们是胜利者,你这搞得是要我们散伙吗。”

    奚婷笑了笑“不散或干嘛一帮乌合之众,还什么草头帮都是草根还闹什么帮派,两人之中就非要有一个痞子吗非要欺压良善,告诉你从今往后,再没有什么草头帮。”

    江氏兄弟越的有些生气“你们,你们欺人太甚,你们言而无信,那不管怎么说,饮血刀是我们的。”

    单寻妃张嘴就是一口唾沫“啊呸,跟你们还用讲信用,不是说好了嘛在这里我等要断是非案,平了你们这帮地痞无赖,不过放心我们也绝不是欺负你们,看在这酒席宴的款待,我们还会按照原先约定公平对决,打过我们的君子侠,宝刀归你也还你自由,可你等要是败了,自己去衙门里找个房间。”说完单寻妃四下找了找“哎,君子侠人呢。”

    听闻呼噜声,江氏兄弟往后退了一步再看看桌子底下,二人一下子就笑了“哈哈他在着呢不胜酒力他睡着了,真是天算不如人算啊寻妃王,这可就怪不得我们了如果他醒不了,同于弃权那这宝刀,就归我们了。”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域外生命寄生日志九劫逆命假如我有读心术星晨乱命中注定舍我其谁我只有瓶子姜酒里萌妻宠妃仙道无己命运之誓从九叔开始星空沙这座大门通异世末世生物车进化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