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14章 砍柴功夫

第14章 砍柴功夫

作品:《明英荡寇志

    葫芦腰岛没有太多的树,鸟叫要少一些,偶有野鸡野鸭的叫声,岩石肥土间,野草野花遍布,所以昆虫的吵扰还是有的,还有零散的蛙语,草棵里蹦来蹦去的,惹得露珠飞莹,空气中夹杂着潮湿的泥土的清香,这一切,还是能够唤醒人们追逐的乐趣,尤其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女孩,一个足不出户的宅居少女,对大自然有着浓厚的兴趣。

    年轻人是不知道累的,女孩子睡觉,一般也都很轻的,被自由的空气所吸引,奚婷第一个醒来,鼓了鼓鼻孔深吸了一口气,未睁开眼先是一种陶醉,享受着泥土的味道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起身走到洞口揉了揉睡眼惺忪呢喃而语“豹叔,我饿了,看看有没有野果什么的我不想辟谷食气。”

    “好的我去看看有什么野果没有。”

    未及睁眼先点头,黎豹也醒了过来,这才觉对面还睡着一个陌生人,竟然这一夜我都没有察觉,能够梦中捕蛇人,不可小视啊此人定是武功高强,好在他手握蛇尾,在双方都没有搞清对方身份的时候,这个人,应该是友不是敌,只要保持陌生,他应该是没有恶意的或许可以借一碗蛇羹。

    就在黎豹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奚婷突大叫“啊--有蛇啊你不是豹叔。”

    青年也被一下子惊醒连忙坐起身,莫名其妙的也大叫起来“啊--有大叫你是谁。”

    看到青年起身,奚婷叫的更厉害了“啊--有男人,珍娘,我的面纱呢快来。”说着,连忙双手捂住脸胡乱地摇头跺着脚。

    秦珍珍惊慌地跑了过来,看此情景连忙安慰“啊,没有了婷儿,面纱没有了婷儿你不要怕,珍娘在呢没事的。”

    单寻妃也跑到近前“就是啊婷儿丫头,不要怕啊不是要行走天涯吗,带个面纱有什么意思直面江湖,面对天下人这一切,你早晚要适应的,把手拿下来。”

    黎豹也点点头“就是啊小姐,此人并无恶意为我们看门捉蛇的。”

    奚婷缓了缓神,稍点了下头“好像是啊,我已经离开艺坊了所有一切,好像是要面对哈。”

    秦珍珍也鼓励着“对啊婷儿,是要面对一切的把手拿下来。”

    奚婷心一横,终于去掉了遮掩,生气的低头看着青年“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偷看。”

    轮到呆头呆脑的青年狂呼“啊--好漂亮你是仙子吗。”

    奚婷害羞的连忙转过身对着秦珍珍“啊,珍娘他看到了他看到了怎么办。”

    单寻妃笑了“哈哈哈看见就看见吧他在说你漂亮,这傻小子说得倒也不错我们婷儿的样貌,今后还会遇到许多这样的称赞啊丫头,你要尽快的适应啊。”

    奚婷虽然是舞女出身但是,很少有风月场合,一直是被宠着长大的,也很少会客,即便有,也都是招待的正人君子才子雅士,并且到虹舞楼去的人呢也都会注意分寸的,都知道这是一家有背景的会所,虽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背景是谁,一定大有来头吧连官府都礼让三分。

    也就是四年前吧尝试着启用奚婷奚蕊,接手艺坊的事务得学着怎么经营,也就是那时吧什么样的客人都有遇到,也就三个来月吧没想到就出了乱子,艺坊失火不说奚蕊也没了音讯,有人说葬身火海,也有人说被陌生人摘了面纱一起私奔偷跑。

    从那以后,就很少让奚婷会客了,主要以练功为主先学好本领,等哪天找到刘天择你就在家好好服侍吧相夫教子的,这艺坊不要也罢。

    所以说奚婷,就是过去的那种大家闺秀,搁现在的话来说活在童话世界的公主,没见过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没吃过亏上过当,武功高强都只是练习,初生牛犊不怕虎却没与人真正的打斗过,昨天的擂台也表现出太多的稚嫩,儿戏的心态太浓,好在刘铭吴铭有意相让,也真的是很凑巧把一场打斗就变成了儿戏。

    听到单寻妃的鼓励奚婷再次拿出勇气,我是要刀行天下云游四海的人,面纱注定是要被拿掉的怎么能见到个陌生男子,就慌里慌张的他又不是刘天择,有何可怕。

    于是奚婷再次转过身看着男子“大胆,我漂亮岂是你夸得,你还看到了什么,你是谁为什么要睡在这里葫芦腰岛这么大,你睡哪里不行偏偏睡在这里。”

    这声音也好听,脆铃一般的莺莺悦耳,青年男子有些愣神结结巴巴地也不知道回答的什么“我看到,我还看到神仙。”

    二次称为仙,奚婷自然习惯了些并且还有些小得意她点点头“不许再这样轻薄我知道自己很漂亮,既之我是神仙平凡之辈你就不能有非分之想知道吗,本仙可是名花有主的人这与你无关,快说你是谁,不然有你好看。”

    说着奚婷板着脸握了下拳头晃了晃。

    她假装生气也好看,还有旁边这位阿姨也好似神仙姐姐,怎么我到了仙境嘛,青年男子还若同做梦一般“我,我,你就叫我葫芦娃吧。”

    单寻妃也跟着追问“葫芦娃,这不是你的真名字,我们问的是你的大名,快说你是什么人,是谁派你来的,你是不是也为了盗取饮血刀而来。”

    “刀,什么血啊还要饮,好恶心啊我要那个干什么,我有我的砍柴刀。”

    说着,青年放开手中的蛇双手摸向了别在腰后的两把短刀,奚婷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这举动一直被旁边的秦珍珍紧紧的盯着,青年也是没有在意直接就握着双刀在胸前欲做个交叉,没想到秦珍珍一脚踹了过来嘴里还训斥着“大胆狂徒,你要干什么。”

    应该能感觉到青年并没恶意吧,只是放蛇这一举动,在女孩面前当然有些无礼了,爱挑事的人说你故意都可以,更别说你在拿出刀来,秦珍珍只是虚晃的踢了一下,没想到青年的举动,真的有些让人吃惊,并没有后翻只是膝盖一点地,跪姿的就向后退出了有六七米远接着附身在底仰着头说“不可,当心伤到,此刀锋利无比不可玩笑。”

    毫无准备的姿势能跃出数米,看的单寻妃也是皱了皱眉“哎呀年轻人,功夫不错啊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青年没有起身,双手抬刀胸前“我,我是葫芦娃啊就只是想让你们看看我的刀,为什么踢我。”

    秦珍珍也觉得奇怪“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有踢到你,是你自己要躲。”

    想不到青年还挺有礼貌“哦,对不起,我只是怕你的脚被刀割伤,在赖上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单寻妃点了下头“年轻人,看你武功高强但绝非走江湖的人,甚至不会与人交道,到底何故啊你大名叫什么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青年收起刀挠挠头“前辈看出来了,我确实没见过什么,没见过什么应该说世面吧,一直和葫芦叔隐居深山,没见过什么人尤其是两位神仙姐姐这样漂亮的人,不过武功吗没有高强我根本就不会武,一直想学可是葫芦叔不让,功可能还有一些,磨刀砍柴功。”

    黎豹有些忍不住了“还说不会武功,梦中捕蛇一定有神功护体,看刚才的躲闪也绝非一朝一夕,拿着两把砍柴刀在这里瞎比划是想吓唬人吗还是有意羞辱。”

    这要说内功的作用了功高者的警戒性,功夫高到了一种境界睡觉都带着功,睡得很沉但是反映却很灵敏,恰似一种条件反射,比如说我们普通人睡觉,有睡得死的给他一巴掌都不知道醒,但是功高者,不说吹口气能跳起来吧反正你的巴掌是打不到他,醒都不带醒的照样能够躲过。

    更有比较厉害的人在熟悉的环境对于危险的敏感度,也非常的高,蚊虫叮咬无所谓蝎子毒蛇的很快的就能躲开,甚至能崩出弹出临近的危险,再打个比方把这种敏感度,容易理解的就是一条板凳,不管多长吧反正就巴掌大的宽,普通人别说睡觉了能躺在上边都不易,但是功高者,在上边怎么翻身都掉不到地上,而且还睡得很香。

    都是行家里手自然能看出一个人的功夫了,单寻妃也是非常的好奇,怎么我百事王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少了,郑莹功夫的突进,武真教的存在,奚婷的败刀诡剑,这些都是刚弄明白的事情怎么,这又多了一个神功护体的梦中捕蛇人,围着青年他转了一圈,仔细的上下打量。

    其貌不扬吧长得优点嘛马马虎虎但也没什么缺点,美貌说浓不浓可是也不淡,眼睛说大不大可是也不小,什么鼻子嘴的都挺普通,身材还算健壮也透着灵活,但就是缺少那么一股灵气,没个机灵劲。

    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面孔,也不会让人有太多印象的普通面容,单寻妃点了点头“昨天有个说自己不懂武只会跳舞的小奚婷,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今天又有个带功熟睡的捕蛇人竟然也说自己不会武,你的磨刀砍柴功倒也十分了的啊在下倒想领教领教。”

    说着,单寻妃柔转着手腕活动着身体,下定决心了想打一架。

    青年双手抱拳“请问前辈是哪一位。”

    单寻妃笑了“不经世事的隐居人我说出了名号你能知晓,不过我不像你连个名字都不肯说,告诉你听好了我姓单名叫寻非。”

    青年点了下头“哦,这个还真知道,原来是花王寻妃,人称江湖百晓生既是江湖百事王,鹰狼山庄的二庄主,失敬失敬。”

    干嘛要带着花王的称号,单寻妃有些生气“呀呵你知道的还不少也挺全面,看来是你我有缘啊我们肯必须要打一架。”

    青年摇摇头“不敢不敢,逍遥王精通逍遥神功,寒冰真气是非常的厉害,在下不会武,不能跟你打,会吃亏的。”

    黎豹指了下青年“你不是有那个什么磨刀砍柴功吗。”

    青年看了看黎豹“请问前辈何人不妨告知,也好让在下知道与哪位高人对话。”

    黎豹皱了下眉头“你问的还挺多,在下黎豹,名不见经传。“

    青年点了点头”忠心为主的江中两杆枪,谁都真五把刀的船夫,失敬失敬。“

    奚婷有些来劲”呀,真想不到你知道的还挺多啊连豹叔你都知道,那你知道我吗我叫奚婷,有何名号。“

    青年又是摇了摇头”凡人不知天上事,仙子哪一位。“

    有些扫兴,奚婷指了指青年”怎么会呢昨日大会,我奚婷应该已经名扬江湖了,迟钝的呆子那你是怎么知道色大叔和我豹叔的。“

    青年若有所悟”哦,武林大会,那要等葫芦叔回来,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听葫芦叔讲的,要等他回来我才知道,仙子的江湖名号。“

    ”你,没听说过,昨日大会就没见过什么葫芦叔,他长什么样,没有他说,你就不能自己说个名号吗好歹应付一下。“

    青年看了看奚婷”傲娇仙子。“

    ”傲娇,不就是骄傲嘛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难道我不值得骄傲吗豹叔,言语轻薄给我教训他。“

    单寻妃连忙摆手”让我来,我倒是真想看看这个年轻人能让我,有什么惊奇之处。“

    青年连忙解释”正是因为值得骄傲,我这是在夸仙子姐姐啊为何还要打。“

    单寻妃笑了”晚了,曲解原意我今天就是想和你打一架,怎么说也逃不掉的,你就用你的磨刀砍柴功,我们过上几招吧不然怎样都不算完。“

    青年连连摇头”那就是欺负人了,不可不可,葫芦叔说我的磨刀砍柴功太厉害了,不能轻易与人交手,怕伤到对方就不好了。“

    单寻妃一愣“呀呵,这是谁欺负谁啊你还怕伤到我,口气不小啊不过,这倒让我更有兴趣了这一幕和昨天生的,有些相似啊奚婷那丫头,上来也说不会武结果是舞武兼备且功夫了得,轮到要打斗起来又说自己的刀太历害有些不公允,那是不是我也要找把刀才能赢得了你。”

    奚婷连忙把刀向身后扭了扭“大叔,莫打饮血刀的主义。”

    单寻妃瞥了眼奚婷“想不到丫头你竟然小家子气。”

    奚婷摆摆手“不是我小家子气,是怕饮血刀削断他吃饭的家伙,不过一个砍柴的,岂用宝刀,这青年虽是无礼但罪不致死,伤到就不好了。”

    单寻妃点点头“知道你是心善,大叔我只不过开个玩笑,就是一个来历不明的毛头小子无需费劲劳神,我徒手对决就可。”说着虚步探掌拉开架势冲着青年努努嘴“那个什么葫芦娃,亮出你的砍柴刀吧看我空手入白刃。”

    青年还是摇头“不可不可这不公允。”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