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7章 舞女奚婷

第7章 舞女奚婷

作品:《明英荡寇志

    一句话点醒了郑莹,原来是身在局中不知迷,我说呢怎么没有长剑的优势对方两人匕环刃竟然逼的我节节后退,是败刀诡剑重出江湖,玩心眼的功夫真真假假,认真对待反而上当,我就不信了莹儿天下志在必得,看我如何破解。

    从未与败刀诡剑真正打斗过没想到这样力不从心不由自主的上当,真的是有魔性的武功,对于这两种功夫呢郑莹了解的并不多,也因此吧她非常记恨刘志所以才痛下杀手,这事情过去十多年了当初江霸天的武功也是那时起消失。

    想不到今日在自己主办的擂台上又看到了这种功夫,怎样应对,郑莹心里没谱,对于对方攻过来的招式,自己是认真还是不认真呢,也罢,管他是真是假呢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于是郑莹便想起了董梅香曾经演练过的烈女剑,其中有一种叫翩舞飞花的剑法,当初屠炫忠就是盗取了白莲教的密匣武功,师出同路吧应该与兵法刀诡法剑有所联系,或许可以使自己处在不败之地。

    这翩舞飞花呢也叫斩叶飞花,和少林的燃木刀法极为相似并且有着相同的道理,都是一种快攻方法只不过一个是刀一个是剑。

    燃木刀法练成后在一根干木旁快劈九九八十一刀,刀刃不损木材丝毫,刀上出的热力却可将木材点燃生火,而换作斩叶飞花剑,就是抛布锻于空中,所练之人先持一片刃剑,很轻很薄的那种,于空中碎布数十剑,飘下来的绸子斩于多少段,练到到最后绸布于空中不落又不被锋刃之剑所伤,但是剑锋热度,可燃绸布。

    所谓兵器之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长而强,锋芒毕露,短而诡,暗藏杀机,这是在过招的时候你来我往。

    而此刻郑莹抛弃了招法套路,单以功法而应对,用天衣无缝的剑花套住全身,却刚好体现出了寸长之强,避开了刃短之诡,因为她使用的是腰间缠裹的软剑,长而韧性十足。

    这让刘铭和吴铭的匕和环刃刀,真的有些无从下手。

    短器械吗你得先有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才能游走对方剑锋,不管你是实招还是虚招对方不讲套路剑护其身,你还怎么施展得开。一时之间杀手和刺客也是有些着急,头一回公开搅局,打了半天连个女人都拿不下,不是太丢人了吗。

    虽然一时之间能够抗衡,但是奚婷,真的有些为偶像担忧,因为郑莹的剑法虽然毫无纰漏,但是耗费的体力,要出对方许多,只有功法而没有套路,并且是迅捷的功法,两个对手又是年富力强,很快的在体力上,郑莹会明显不足。

    此时郑中意,做出了一个一反常态的举动“好,好功夫郡主真是武功高强此役大局可定。”

    明显的就是不合时宜的喝彩,但并不是喝倒彩,郑中意是要告诉表妹,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联手,表妹不要慌。

    在郑中意的带动下,唐伊妹展鸿飞等人也做出了反应,跟着一起喝采莹儿郡主好功夫,还以为敢来搅局有何等伸手,看来不过如此,莹儿加油。

    其实在场的高手也都预感不测,包括唐伊妹和展鸿飞等,当然也能看出斗战双方孰强孰弱了,他们惊叹莹儿郡主的武功飞进,更惊讶挑衅者功夫的诡异,败刀法诡剑式重出江湖,自己要上去帮忙的话还真帮不上多大,现在郑莹的功夫已经是己之上成了,这要是过去打个群架吗未必能占多大便宜还有失磊落。

    但是即便如此,也要给自己人涨涨士气,并且这喝彩也和郑中意一样代表着一种信号,莹儿郡主不要怕一定要赢啊,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还管他什么磊落不磊落,敢来挑衅群殴他们,什么武真教啊是来捣乱的就打跑他们。

    这就是败刀法诡剑式遇到了假阵势,并且产生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且不说刺客刘铭杀手吴铭急于求成露出了一些破绽,就是观战的尚红鸾和傅青娥也有些着急,第一次公开行动别说尊主人寄予厚望,就是自己也有些不愿接受,学艺多年为今朝出门办事就不利,拿一个富商小姐还要这么费劲心力这以后武真教在江湖上还怎么混。

    可是又不便直接出手相助,二打一已经很过分了刚才那么耀武扬威的,这说不过去呀,于是两姐妹对了下眼神点了下头,尚红鸾张口喊道“以刃之所长占据优势算不得磊落,也有失公允啊妹妹,我们借宝剑一用。”

    话音未落傅青娥一个纵身奔兵器桌案上的鱼鳞残刃剑就飞了过去,展鸿飞也是反应灵敏连忙的跑过去想要护住保剑,但是没有想到,近距离却不及远距离,还是傅青娥抢先跃上桌案旋身一抖腿,残刃剑带着剑鞘就飞向了刺客杀手。

    刘铭吴铭喊了声来得正好,回身一跃,将残刃剑一分为二,一个握鞘,一个持剑,拿鞘的护身防守挡住了郑莹刺过来的长剑,拿剑的借势攻击反手一挥,剑与鞘一夹,只听当啷一声,郑莹的软剑断为两截,剑尖掉在了地上。

    没有再打下去,郑莹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刘铭吴铭也收住攻势看着残刃宝剑洋洋得意“不错不错,真的是神兵利器啊送于尊主,我们头功一件。”

    其实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残刃宝剑,剑在手无所谓继续打斗。

    没等别人说话,一旁奚婷先冒出了一句“不要脸,根本就是耍赖。”

    弄得展鸿飞唐伊妹等人想指责的话语,也变得有些随声附和的味道,像是在说土话“就是,以神兵利器对付普通器械,并非以功夫取胜胜之不武真不要脸,呸,还什么崇武尚真,是真不要脸吧明明就是在耍赖。”

    跟着什么人说出什么味的话,因为奚婷最先作出反应所以把人们的腔调都带的跑了偏,按说这时候刺客和杀手,本该是对着众多武林高手理论,可能是觉得有趣吧刘铭和吴铭却是把目光,看向了奚婷“小丫头,你当真的不乖巧了什么事,都想跟着掺和吗。”

    郑莹连忙站出来挡话“她只是个舞娘,但是她的话并没有错,你们确实是占了残刃宝剑的便宜,此战,胜之不武。”

    应该这时候在郑莹的心中,一直是拿着奚婷当作自己的同盟者,觉得奚婷是来帮自己的人,虽然特殊甚至隐秘,虽然熟悉败刀法诡剑式并且用的轻功是飘萍功,但其说话的立场和口吻,一直是偏向自己的。

    尚红鸾走到刘铭面前接过残刃剑看了看,然后又点点头“好,当真是一把好剑,其实剑再好关键看什么人用,莹儿郡主以功夫对比套路,又是器刃之长,杀手刺客自然占不到便宜,不错那个小舞娘说的对我们用的就是败刀法诡剑式,也不怕被人看穿,若想公平较量也没什么不可,不如我们再比一场,这残刃剑暂时先由我保管,让刺客杀手用我姐妹刀剑,比武嘛就是要个输赢,并非要自己处于不败之势,在场的诸位你们看怎么样,哪一位上前指点。”

    一旦被确定并且告知,败刀法诡剑式这两个名字,还是有些威力的让人听而却步,并非武林中人怕死,实在是这两种套路,至今还没有人窥其完整,只是知道它源于白莲教,是先人融会贯通了中原功夫和明教波斯印度的功法,后被歹人屠炫忠盗取。

    而窥其原貌者只有冷江和水姓姐妹,了解其整部内容的只有殷羽风和刘志,现在这些人都已经难觅其踪了,而且刘志也已经不在人世,这都是十多年以前的事了现在突然又出现了这两种高深的武功,在场的哪一位都没有多少应对的经验,输赢事小,但是对于整个武林的影响,完全是相反的两个结果,所以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犹豫。

    甚至就是郑莹,也没有再仓促应战,自己已经是拼上了体力,高手对决,一丝一毫都差之千里,容我再片刻的歇息。

    哪知道奚婷是个闲不住的人,容不得片刻的冷清,看到众人有些犹豫,想都不带想的随口接受挑战她伸了下手“我,我想试试。”

    但是说完,奚婷又连忙地捂住了嘴,还拍了两下,冒失,让你在胡言乱语。

    刘铭转过头“小丫头,是你在说话吗。”

    单寻妃连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她不懂武只会跳舞,别听她胡说。”接着又转过身训斥奚婷“小丫头,莫在胡言乱语当心惹祸上身。”

    想不到奚婷越的有些胡闹,本来还没什么底气呢只是怕冷了场子,被单寻妃这么一拦,更加的有些逞强,往前站了一步拍着浑圆的胸脯“我,就是我在说话我们来比试比试。”

    郑莹也话语相拦“小丫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你可不要再胡闹了。”

    单寻妃上前拽住奚婷“快回来吧小丫头莫在不知深浅了。”

    奚婷甩了甩手“哎呀你怕什么他们用的是败刀法诡剑式,我再熟悉不过了你拉我干什么呀,色大叔。”说完,奚婷回身吐了下舌头还做了个鬼脸。

    “你,真的是不知好歹。”单寻妃有些生气,但却又无话可说。

    傅青娥摇头笑了笑“小丫头,你这样就真不讨喜了这里是擂台,真刀真枪的比武你当是儿戏啊。”

    “儿戏,”奚婷眨巴下眼睛“对呀就当是玩玩嘛何必认真,反正,你们用的是我熟悉的套路我应该,输的不会太难看。”

    单寻妃摇了摇头“疯了,这小丫头疯了刚还有人说要抢我逍遥的名头,什么逍遥舞娘啊简直就是个胡闹的丫头,不知天高地厚。”

    尚红鸾笑了“哈哈哈这小丫头当真有趣,那好吧杀手刺客两位堂主,你们就陪她玩玩吧记得手下留情哦。”

    奚婷点了点头“谢谢姐姐,这话受听我就,权当姐姐为我加油。”

    傅青娥也是有些忍不住“真有你的啊小丫头,那好吧为你加油,你应该可以的不会太难看。”

    奚婷也笑了对着两位对手抱拳拱手“既如此,两位前辈请。”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天降神级弃少青鸟归去来天才游戏策划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重生之彪悍小跟班废柴的飞升方法重生AI弑天逆龙决惊奇文明妙手狂兵蛤蟆大妖欺世盗国幽世天地亲爱的你最美流云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