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芦笙舞的传承 0116、盗窃案真像

0116、盗窃案真像

作品:《芦笙舞的传承

    0116、盗窃案真像

    这天,仰亚回到学校,他有事要找龙校长。

    仰亚快步地走到校长办公室门口,正要准备敲门,却被从里面开门出来的龙校长差点撞上了。

    “啊?龙校长你要出去?”

    “啊,仰亚,你来了,我正要去找你呢?你看你这就来了。”

    今天,龙校长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对着仰亚,一脸的笑容。

    “啊,龙校长,我想找你说过件事。你忙吗?”

    “我也正是去找你说事的,好,那你进来吧。”

    仰亚和龙校长重新走进龙校长的办公室。龙校长招呼仰亚坐下,他走过去,给仰亚到了一杯水。

    “龙校长,我——”仰亚欲言又止。

    “什么事,不好意思说吗?要不,还是我先说吧。”龙校长也在仰亚的旁边坐了下来。“你是不是想来问我有关学校后勤被盗、把你的工作给停了那件事?那我现在就告诉你。”

    “龙校长,不是,我——”

    “这久,我们也知道你很着急,其实你也没必要有什么不好说出来的。这么长时间的,也是我们的工作不力。当然,这也有公安部门的事,他们如果能早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了,也不会等到今天。其实,我今天要找你的,就是说这件事的。仰亚,这件事情搞清楚了,跟你没有关系,你是清白的,你又可以回到你的工作岗位上来上班了。”

    “啊?这件事情搞清楚了?”

    “嗯!清楚了,事情是这样的——仰亚,你跟刘校长和后勤的张姐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啊?”

    “嗯?没有啊。谁告诉你说的,都是一个学校的同事,能有什么过节啊,你看,我们之间不是挺好的吗?”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仰亚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好像已经明白了些什么。难道那些事情,他们都记在心里?

    “龙校长,难道这件事情跟他们有关系吗?”

    “有,所以,我才这样问你。”

    今天,仰亚本来就是来跟学校这边辞职的,他刚才匆匆忙忙地跑来校长办公室,就是要说这事的。现在,龙校长却说后勤丢东西、也就是自己被诬陷为小偷的事,既然跟刘剑和张姐有关,仰亚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了。

    “仰亚,有什么你就说,现在事情都清楚了,你说出来也没有什么顾虑的了。”

    以前的那些事,在仰亚看来,都是些小事。可是,刘剑和张姐却把这些小事看得这么的重要,甚至不惜采取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仰亚。仰亚真的有些想不通。所以,仰亚决定把以前刘剑追一个初三女孩而和曾经的学生寅虎打架、还有他在后勤仓库里发现刘剑和张姐的那些事,都统统说给了龙校长听了。

    “嗯?学校还有这些事情?我咋不知道呢?”龙校长轻轻笑了一下,继续说:“啊,那我现在明白了,难怪他们要这样对你,原来是他们有‘把柄’落在你的手里,怕你把他们之前的事情说出去,所以——”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第一次因为初三那女孩和寅虎同学的事,其实刘剑也没有什么,只是觉得仰亚有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又浪费了他一年多的精力和一次有可能谈成功的恋爱。

    可是后来,仰亚撞上了他和后勤张姐的那事,刘剑和张姐就不干了。刘剑把上一次的事一起加了进来,觉得碰上这个仰亚老师,好像就是‘猴子派来的救兵’、特意来跟他过不去的那样。再一个,那时,刘剑刚刚被提拔为学校的副校长,而张姐那边还是一个有夫之妇,而两人这样的关系被仰亚阴差阳错的撞上了。这事,一旦仰亚要是说出去,那两人就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有这事情一直梗在两人的心里,使两人一直在学校里随时都过得提心吊胆。再加上,现在所有的学校都已经取消了民办老师,其他学校的民办老师都被退回了农村,或者转移到其他的地方,而这个学校却把仰亚留了下来。这样,仰亚在学校呆一天,刘剑和张姐就提心吊胆一天,刘剑他们两的事情就一天都不会放心。所以,才想到了这样一个办法,其目的也就是想以这种方式逼着仰亚离开学校。

    有这种想法以后,他们就开始实施了。

    刘剑,一个正规大学毕业生,又刚刚被提拔为学校的副校长,所以,他当然不便直接出手。而张姐,一个后勤的临时工,她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再加上,早已经被一段新的‘爱情’冲昏了头脑。所以,也不计这事的后果,设下了这样一个圈套。

    那天,提前在星期五,张姐就到乡里面的粮店把要买的粮食买了。然后,她比平时每一样都多买了几袋,又借口说太多太重带不回去而把多出来的那几袋粮食留在了粮店。而开回来的单子上是有这么多粮食的。

    星期六,所有的学生上完半天课后,下行都要回家的。等中午做完最后一餐学生饭后,收拾好一切,等其他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回去以后,张姐做了后勤食堂里所有‘被盗’的假像。

    至于被盗的钱,那柜子里到底有多少钱,谁也不可能知道,张姐放不放钱也没有人知道。那天,她确实也在银行取了一部分钱,前几天,也确实在外面收到一些账。但是,钱都背在了张姐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放什么钱在后勤仓库里面。但是,从银行那边查账时,她确实在银行那边有取钱的证据。

    这件事,刘剑虽然没有直接的经手,可是,有好几个‘主意’却都是他出的。比如,锯门栓和从门下面撬门,把痕迹做到厕所后面的那个新缺口等都是刘剑出的主意。

    因为,厕所后面的那个缺口,还是仰亚等两个保安巡查时发现后报给龙校长和刘剑副校长的。说真的,学校里面也许有不少的学生都知道。可是,作为老师和学校的其他工作人员,还真的没有谁会注意到那边还有一个新的缺口,学校里面,要知道的,就只有龙校长、刘剑和两个男保安了。

    而当天,另一个男保安是休息的,这一点,刘剑当然知道,因为作为分管后勤的副校长,后勤、保安等的工作人员休息和请假之类的,都是由他那里批的。

    这样,当天留在学校里的,就只有仰亚一个保安了。

    两人又把那辆只有后勤食堂工人们才会用的小拖车拖了过去(小拖车的使用,作为保安,仰亚有时也会帮后勤一些忙的,所以,小拖车,仰亚是会使用的,而其他的人,是不会使用的),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这事跟仰亚‘有关’。

    这一切做好以后,星期五的下午,刘剑就正儿八经地找龙校长说是周末有事,然后,周末就回去了。而张姐,也提前在刘剑副校长那里作了说明,周末‘回家’了。

    关于后来张姐的‘紧急报案’,在龙校长等三人去查时的有意‘诱导’,那也就是想把这事让龙校长他们也一样的朝着仰亚的方向‘想’了。

    至于公安部门的‘破案’,一方面,这个案,在整个派出所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大案,他们不太重视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派出所也确实够忙,才一直拖着没能很好的解决。再一个,像学校发生这样的小偷小摸的案子,不管是学校里面的学生,还是外面的人作案,只要不被公安部门查出来,他们就会继续‘作案’。这件事,不管与仰亚有没有关系,公安部门也想‘放长线钓大鱼’,有点等着‘小偷’上钩的意思。

    一段时间没有反应后,各方面都已经不太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上面了。就连仰亚这个‘当事人’也没有过多的问起这件事,而只是时不时的就离开学校几天不回来而已。

    最后,这件事情露出来,是因为学校一位老师的家属也到粮店去买米,粮店的人才顺便说说,你们学校后勤还有几袋粮食,已买了好久了,可一直没有拉走,叫那位家属带个口信,叫学校食堂的人来拉走。而在拉回来的粮食,在数量上又刚好和张姐报案时丢失的数量是一样的,这才让学校和公安派出所有所怀疑。

    但是,也只是怀疑,也没有可靠的证据证明粮食没有拉走跟后勤被盗有直接的关系。

    最后,还是张姐遇到了仰亚在街上卖磁带的事。

    张姐在街上遇到了仰亚,虽然仰亚一再说那是帮朋友卖的。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如果仰亚跟这事没关系,仰亚可能会一个人在这里这么起劲的卖呢。

    再结合这久来,仰亚三天两头的不在学校,所以,张姐认定仰亚已经是来街上做卖磁带的生意了。这也更能说明仰亚学校那边的事不当一回事了。他早就已经离开学校了,只是还没有告诉学校领导而已。

    就这样,张姐迫不及待的、第二天就把仰亚在街上和人一起做生意(卖磁带)的事情告诉了龙校长。还一个劲添油加醋说,像这样的在学校犯了错又不把学校当成一回事的员工早就应该开除了,还留他在学校干吗。

    龙校长听了张姐这么一说,也有点生仰亚的气。可是,冷静下来一想,学校这边一直没有给仰亚一个答复,也没有把这件事调查清楚有一个结果,而且也一直没有发仰亚的工资。所以,仰亚去做其他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了。

    可是,张姐把这仰亚在街上做生意的事告诉龙校长后的第二天,她就到粮店把那几袋粮食拉回来了。

    又过两天,她又对龙校长说,那钱没有丢,是自己把它放在另一个袋子里搞忘记了。而且还主动到派出所把这事情跟派出所的警察说清楚了,说是自己的工作失误,现在东西找到了,没用再查了。

    派出所也觉得这事有点蹊跷,然后他们又把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分析了一遍,觉得这事有点不太对劲。最后,还是怀疑到了张姐身上。

    派出所把张姐叫了去,在干警们的各种开导下,张姐才清楚地说出了这件事情就是她报的假案。

    包括那些门锁、抽屉、地上撒的粮食等都是她做的假像。当干警问起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她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她当然不可能把她和刘剑的那些事情说出来。

    后来,通过干警们的又一番调查,终于把所有事情都弄清楚了。关于张姐和刘剑之间的男女之事,为了他们的名誉,没有对外公开。

    (后来,刘剑还是被撒消了副校长的职位,以普通老师的身份调到了另一个更加偏远的乡村学校。后勤的张姐也被调走了,到县里的一个企业里面的后勤,还是给人做饭。不过,好像后来,张姐还是和她那个不是男人的男人离了,跟刘剑走在了一起,这是后面的事了。)

    龙校长讲完这件事,再看仰亚,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不生气,也没有表现出高兴来。

    “仰亚,对不起,在这里,我代表学校和我个人向你道歉,也为这么久来,停止了你的工作跟你说一声对不起。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清楚的了,对于刘剑和后勤的小张,我们报到上面再慢慢的处理,对于这么久来,学校停你的工作,停发你的工资,我也跟上面说了,你的工资,我们马上给你补发上,你现在就可以回来上班了。”

    仰亚还是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龙校长以为仰亚还在生气呢,又耐心地做起了仰亚的思想工作来。

    “哎呀。仰亚呀,这次就算是对你的一次考验吧,同时也是给学校的一次教训。这事,等你回来上班了,我会在全校师生大会上作出说明的,会给你挽回名誉损失。年轻人嘛,把这事看开一点。”

    说着,龙校长向仰亚移近了些,坐在了他的身边,并用手轻轻地在仰亚的肩上拍了两下,算是安慰吧。

    “龙校长,这件事处理清楚了,我很高兴,我也特别感谢你和学校、以及派出所的干警们。不过,龙校长,我今天来,真的不是为了这事。我来,是有其他的事。”

    “嗯?不是为这事?还有其他的事?”

    仰亚看着龙校长,然后从自己的身后慢慢地转过帆布包来,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信封交给了龙校长。

    “龙校长,对不起,我今天是来向你和学校辞职的!”

    “嗯?辞职?!”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芦笙舞的传承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太古剑尊末世吾乃宝妈秀才家的俏长女西游之大唐皇子带着鬼王分身闯聊斋清凉台上好人家诸天抽卡师地府代理人星际淘宝网八零之悍媳的甜蜜时光龙皇成长记魔鬼经纪人大内胭脂铺重生校园女神:帝少,别惹我神帝诊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