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芦笙舞的传承 0106、做‘好事’

0106、做‘好事’

作品:《芦笙舞的传承

    0106、做‘好事’

    第二天,仰亚前额上顶着一个大包出现在校园里。

    全校师生都不知道,昨天还好好的仰亚老师,今天一大早,头上就长了一个大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其中有两个人是知道的。一个是分管后勤的副校长刘剑,一个就是后勤管理员张姐。因为他们就是昨天仰亚‘撞包’事件的当事人,也是见证者。

    自从上次本校副校长提拔事件后。刘剑老师被升为副校长,分管后勤。同时参与竞争的张姐,仍然是分管后勤的食堂管理人员。而且分管后勤的副校长人选确定下来以后,张姐还莫名其妙地在整个学校里大闹了一通。这其中还在话语中牵扯到了新上任的刘剑副校长。

    事情过后,张姐也觉得自己那天有点太过冲动。这一下,一不小心‘得罪’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那以后的工作不是更不好做了吗?所以,从刘剑副校长上任以后,张姐有意思地想去改变一下这种上下级关系。

    张姐,一个人独自从县城抛家舍业的来到这里,本想着只是一个暂时的过渡期,却不想天不从人愿,她刚刚下来没几年,她那当领导的‘公公’就下来了。所以,一切原来计划好了的路,现在又要重新洗牌了。

    公公下来以后,张姐的男人也在不久后从企业里面下岗了。这对于本就没有什么雄心壮志的张姐的男人,要力气没力气,要水平没有水平,一个城市里长大的豆芽。再加上喝酒抽烟打麻将,现在就靠着企业下岗职工的那点‘退休金’过着艰难的日子。这种家庭,张姐是有心回去,也没能力回去。就算回去了,那个已经瘦得只剩骨头架子的‘男人’,早就已经不男人了。更何况,张姐也不能天天回去,一个星期甚至两三个星期才回去一次。

    鉴于竞争副校长时自己的不注意。现在,张姐想着跟新领导缓和一下气氛,也好在自己以后的工作中,得到领导的理解和支持。

    和过去一样,这天,张姐在食堂留下了好菜。

    “刘校长,你有空吗?”

    看到刘剑副校长过来吃饭了,张姐主动迎了上去。

    “啊,张姐,有事吗?”

    “哎呀,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你看你来管理我们食堂也有好久了,也没时间跟你作个工作上的汇报,如果有空,我给你汇报一下工作呗。”

    “啊,也是,我还想跟你了解一下食堂这边的工作情况呢。正好我也想跟你谈谈工作上的事。”

    “那现在你空吗?刘校长。”

    “好,就是现在也行。”

    “那就现在吧,前面食堂里大家洗碗刷锅的,有些吵,到后面我的办公室来吧,这边安静一些。”

    张姐作为食堂管理人员,就在食堂后面的仓库旁边,有一间属于她的‘办公室’,那是她做账休息等用的。

    说着话,张姐把刘剑副校长朝后面领,走过食堂厨柜边时,张姐打开了厨柜。

    “刘校长,这是刚才留给龙校长的一些菜,今天下午龙校长不来吃饭了,就给你了吧。”说着,把一碗好菜倒进了刘剑的碗里。

    “嗯?刚才我不是还看见龙校长还在学校的吗?怎么,校长不来吃饭了?”

    “呵呵,也许是有其他的应酬吧,没关系,刘校长,你也是校长,你就先吃吧,龙校长要是再来,我再想办法。”

    刘剑端着碗,一边吃着一边走着,走在张姐的身后,莫名地闻到一种香味。刘剑知道,这香味是从前面移动着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个三十多岁还未结婚的男人,对这种‘味道’特别敏感。刘剑在把饭菜朝着嘴里刨的同时,也有意识地多吸了两口。

    “刘校长,你坐吧。”

    张姐把‘办公室’里唯一的一根凳子让给了领导。

    “啊,只有一根凳子?那我坐了,你坐哪里?”

    “哎呀,这还不是简单,我就坐在床边就行。”

    “好,也行。”

    刘剑坐了下来,把碗放在办公桌上,低着头认真地吃起来。

    “好,你先说吧,我边吃边听。”

    “哎呀,不用慌,你先吃完饭再说吧。”

    说着,张姐看着刘剑专心吃饭的样子。

    张姐好久就没有这么近距离地单独对着一个男人了。而且还是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充满各种活力的男人。

    默默地看着。

    刘剑,虽然不算是强壮,也不高大,可毕竟是一个大学本科生、一个老师,那一种来自内心的气质和魅力,是张姐那个下了岗、邋遢的男人无法比拟的。看着看着,张姐无意识地吞了一下口水。

    突然,刘剑抬起头来,刚好与张姐的眼神对在一起。嗯?刘剑心里也是一颤。

    “好,我吃完了,你说吧。”

    “啊,刘校长,你吃完了?”

    “嗯,张姐,其实这后勤工作我也是刚刚来管理,有好些东西我也不是很了解,以后的工作,还要多多少向张姐你学习呢。”

    刘剑来自农村,这种谦虚和客气与生具来。

    他这么一说,张姐一下子感觉到自己还是有用的,也很能干的,还有领导要向自己学习和请教,她心里又是一乐,同时对于刘剑这个人又多了一份好感。

    “刘校长,你说哪里话啊,你看你这高才生,还有什么你不懂的吗?还要向我们这半老太太学习的?”

    “哎,张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有我熟悉的方面。可是,后勤这一块,我可是真的不懂啊。”

    “既然领导都这么说了,我还敢不照着领导说的去做?以后,只要刘校长你问到我的,我懂的,一定会告诉你的,不过嘛,工作上,还是要领导多多支持。”

    客气一通过后,两人又谈了好多有关工作方面的事情。在谈工作中,刘剑觉得张姐也是一个心直口、能干事的人,所以在他心里,觉得跟她之间又近了一步。而张姐呢,以前只是远远的看着这个学校的高才生,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可是,今天这一接触,她也感觉到,其实,这个高才生,一点架子也没有,和他一起,也多了那么一点点亲近感。

    两人谈了很久,工作上,两人也有很多的见解是相同的。直到最后,这天的谈话就这么愉快地结束了。

    这次‘工作交流’后,张姐时不时地就会想起刘剑静静地坐在自己面前认真吃饭的样子,有时甚至晚上偶尔还会在梦里‘见到’。慢慢地,张姐有点想着能有多点工作向‘领导汇报’了。

    同时,张姐也给刘剑留下了良好的的印象。

    这样,两个人之间的‘工作交流’也就慢慢地多了起来。

    这天中午,刘剑有急事,要到后勤去找张姐。

    学生的中饭刚刚吃过,食堂工作人员刚刚收拾好食堂,各自找地方休息去,她们要抓紧时间休息一两小时,然后才有精力来整下午全校师生的晚餐。

    中午,除了学生,老师和其他的工作人员倒是可以随便出入于后勤的。

    刘剑在食堂没有看到张姐,有两个歪着脖了就趴在旁边睡觉的,刘剑也不好打扰。所以,他直接朝着后面走去。

    他一推开张姐那‘办公室’的门,却不想,张姐正躺在床上睡午觉。薄薄的一层毯子下面,一个中年女人完全的身影就展现了出来,该高的高该低的低,一片群山起伏连绵。闭着眼睛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丝丝红润。

    刘剑,看得眼睛都直了。

    开门的声音,也把正睡着的张姐惊醒了。她睁开眼来,一眼就看到了门边站着发呆的刘剑。揉揉眼,还以为自己又做梦了。梦里又看到了刘老师了。

    刘剑看到张姐动了,不好意思地想把门关上。张姐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梦中。

    “啊,不好意思,刘校长,找我有事?”张姐赶忙拉过身上的毯子,其实也没能盖住什么。

    “啊,不好意思,打扰你午休了。是这样,今天下午,有县教育局几个领导要下来检查工作,龙校长叫我通知你,下午多买些菜来,另外给龙校长他们多做一桌菜。”

    刘剑说完,还不好意思抬眼看张姐。可他那样子,再一次吸引了张姐。同时,在刘剑的眼里,那一座起伏的‘群山’,还一直在刘剑的脑海里晃着。后来,刘剑想想这事,都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不自在了。

    当天晚上,县教育局的领导真的来了,晚上就在本校食堂‘交流工作’,作为刚刚被提拔不久的、本校的副校长当然也是要陪着上面领导一起吃饭的。作为后勤管理人员,也得守在这里,万一领导们在吃饭过程中需要加些菜要些酒之类的,这就是此时后勤管理人员应该做的事。

    今天的工作交流,一直到晚上的十二点左右才结束。

    刘剑一边要感谢学校领导对于自己的信任,另一边也要站学校的立场上多和上面的领导喝几杯。所以,最后,其他的人虽然都有些偏东倒西,可是,刘剑已经喝酒得语无伦次了。

    刚要站起来送走领导,刘剑就一个前扑倒在了食堂的门边。

    今天,刘剑副校长的‘表现’,上面的领导是满意的,学校的领导也是满意的。看着刘剑都喝得倒下了,龙校长叫张姐招呼着刘剑,只好自己亲自送领导们走出了学校。

    此时的食堂,就只有张姐和刘剑副校长了。酒劲一上来,刘剑虽然没有了力气,可是却更加的兴奋。

    张姐没办法,只好强拉着偏偏欲倒的刘剑。

    怎么办?送到刘剑的寝室,张姐没那么大力气爬上三楼,喊其他的人来,除了刚才喝酒的那伙,学校今天是周末,也没有什么人了。

    没办法,张姐只好连拖带拉地把刘剑拖到后面的床上先休息,然后等他醒酒了再说。

    可是,有着酒意的刘剑,也不是那么好侍候的。张姐在拉在拖,刘剑却又在不停地挣扎。一来二去,身体上的接触也就多了些。

    好不容易,张姐才把刘剑拖到后面,把他摔在床上,张姐也累得直喘粗气。看着刘剑躺下了,自己也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想休息一会。

    闭了一会儿眼,张姐醒了过来,看着自己床上那个虽然不强但也充满阳刚之气的身体,张姐心都乱了。

    又过了一会,刘剑醒了过来。手舞足蹈地要找水喝,可是却怎么也爬不起来,张姐走了过去,强迫他趟下。

    刘剑闭着眼,什么也没看到,却把就在身边的张姐抱住了。

    拉扯、挣扎了一会儿,两人就这样一起倒在了床上——

    鸡叫时,两个人都醒了过来,一看这——

    不能怪谁,也许这就是天意。

    有了这第一次,后面的事,就没那么传奇了。时不时,久不久的,他们都会找借口‘聚’在一起,或食堂这边,或刘剑那里。

    张姐也管不了那几个星期都不见面的、县城里那要死不活的男人了。大不了离了,再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刘剑呢,从张姐这里得到的,远比他以前想找其他没有结过婚的女孩来得直接、来得简单、来得容易。自己也已经三十好几个的人了,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年轻不年轻、婚不婚的。这浪费了三十几年的‘青春’(在这方面,刘剑觉得从自己离开母亲的奶嘴就是青春),能弥补一点就弥补一点吧。他也愿意跟目前这个女人一起生活。

    所以,干脆,说干就干。

    有肉不吃,还等着你供的菩萨给你送到手上?

    仰亚碰到的这一次,其实,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仰亚也不要觉得自己不好意思。

    今天,一开始是后厨的盘库,这是每个月月底都要进行的。盘库是在今天中午就已经开始的。吃过晚饭后,盘库的物质就结束了。其他参与盘库的食堂工作人员也都走了。

    留下刘剑和张姐在最后对账。

    可是,这个账,一直从下午的七八点一直对到晚上的十一二点都没有‘对’好,也不知是的为什么。

    这可真是一本难对的‘账’。

    两人对着,感觉环境还是不错,所以,就发生了仰亚看到的这一切。

    这一切,仰亚有口难辩。

    仰业只想着自己能够尽职尽责,或许还能因为保护学校的物质安全、勇斗‘坏人’做一次好事,却不想却打扰了别人的‘好事’。

    而这好事,恰恰又是自己最得罪不起的人。仰亚不用细想,就知道自己从今以后要有‘好果子’吃了。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芦笙舞的传承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大国栋梁掌门有个假系统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无限挑战游戏大明之虎盛宠之医路荣华暖婚之独占国民男神万物聊天群重生之刘老四的春天我有个国道德仙缘女总裁的特种兵王重生医武剑尊超神封魔师偏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