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在新世界1 第七章 帝国事务(2)

第七章 帝国事务(2)

作品:《在新世界1

    4

    加齐又是很晚才起床。

    虽然是春天,但晚上的寒冷还是让他有些遭不住。

    那个巨大的洞已经被堵上了,他揉着眼睛坐在床上,愣了很久。

    “马上就要离开了吗。”

    许久,加齐突然这么一说,语气只有期待没有无奈,他还是比较渴望大城市的生活的。

    今天的他正好不用去打工,所以在起床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跑去杜马的家去找他了。

    虽然认识杜马的时间不是非常长,但加齐对于这个朋友再满意不过了。

    他不知道杜马回来了没有,上一次他跟着杜马坐船去暮郡,那还是他第一次去大都市。尽管后来杜马有事情让他先回来了,但他自己也觉得很满足了。

    加齐很容易满足,过量的体验则会让他心生怀疑,这一点和杜马有相像之处,可能孤儿都是这样,被生活折磨的不配生活。

    等他回到圣女镇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杜马家里和他的弟弟妹妹们交代一下,杜马让他稍话,说他这两天暂时回不去,不用担心他。

    加齐到孤儿院后只看见了一个少女,名字好像是叫小虹来着,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儿。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加齐总感觉这个女孩儿有些病殃殃的,整个人无精打采的。

    他自己虽然没有妹妹,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应该比男孩儿都更热爱生活吗?

    加齐决定等杜马回来再让他带小虹去看看身体。

    在和小虹告别之后,他就跑到女朋友家里了。

    就像杜马所说,女朋友真的是改命良药,让人甜蜜的可以忘记一切烦恼。

    没想到,真和杜马说的一样,他的女友工作已经又调动了。加齐知道这是杜马动用关系做到的。

    杜马在加齐的眼中,是个很有能力,也有些乖僻的神秘主义者。

    “不过,这家伙真的很辛苦啊……”

    他也的确很辛苦,因为杜马很少开心的笑过。

    连笑都笑不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活的不辛苦呢?

    今天的阳光依旧柔和,这是人们最喜欢春天的原因之一。

    整个圣女镇也因为春天的到来,离开了很多为生计奔波的人。

    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了已经。

    加齐懒洋洋地在慢步着,他记得杜马的家在一个十字路口旁边,正好在西北角的位置。

    “再往左走就到了,恩?”

    在这个路口左转后,应该就是那个没有信号灯的十字路口了,可是在杜马眼前却是被堵住的一面临时墙。

    他记得前天这些玩意还是不存在的。

    在这个铁板做的临时墙上,还挂着一个字迹歪歪扭扭的告示牌。

    “注意,前方施工,请绕道行走。”

    “施工?怎么可能?”

    他感到了一丝怪异。

    加齐在铁板之间的缝隙往墙里面看,里面看样子还没来得及施工,只是在地上放着些施工器材。

    “奇怪了,这个地方还需要修吗?”加齐相当地不解,这个小路口几乎没什么车流量,而且还是圣女镇极其周边的位置,而且加齐之前也没听说什么要施工的消息。

    他绕着路向杜马家位置走,等到了孤儿院的大门口时,却发现这个路口只剩下杜马家一家还在。

    这周边的其他户人家已经搬空了,连这些房子的大门都贴上了封条。

    现在这些情况,在昨天都是曾未发生的。

    “难道是地产开发吗?”他这么猜想,因为地产开发需要范围内的住户都搬走。

    但为什么杜马家还在,而且只是一天的时间,其他人都已经搬走了?

    加齐又察觉到了一丝怪异,可这丝丝怪异就像风一样,让他根本无从追寻其根源。

    他走到了那个孤儿院大门的下面,整个院子此刻静悄悄的。

    在院子的一处,摆着一个不太高的桌子,桌子上还放着两个茶杯。

    那群小孩子们可能都去上学了吧,加齐心里理所当然地想着,同时迈脚向屋子里面走去。

    他突然开始焦躁不安。

    不知道为什么,越接近那个大屋子,加齐心中这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就越严重。

    屋子的那扇铁门是打开着的,就和往常一样,杜马说这扇门几乎是不会关上的。

    他刚一只脚迈进屋里,又马上退了回来。

    加齐感觉有人在盯着他。

    孤儿院的院子原来是一家养老院的,这个加齐是知道的。上一次他来的时候这个院子也是这么冷清,但是却没这么的让他感到怪异。

    现在的这个气氛,甚至让他感到一丝寒意。

    “怎么回事……”

    加齐发觉自己居然开始落汗了,他又退了一步,敲打着那扇打开的门喊着。

    “有人吗?杜马让我带句话回来!”

    他大声地喊了几遍,其实也是在给自己壮胆子。

    等说完之后,加齐就竖着耳朵静静地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屋子里一直静悄悄的,大约有一分钟过去了,还是什么反应也没有。

    难道是没人在家吗?加齐蹲在地上,准备用“千里眼”来调查一下。

    加齐的“千里眼”是探索功能极强的灵能能力,只要提供目标的外貌,或者相关的信息,就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找到匹配的目标们。

    只不过,“千里眼”只能搜索眼睛正面以上的范围,所以加齐只能蹲在地上,让“千里眼”在地面正面朝上,来搜寻整个屋子。

    加齐两手放在地上,在他的两手之间,一个巨大的眼睛向上看着出现了。

    “看看有人没有的话,只要找一找整个屋子里有几颗心脏再跳就可以了!”

    加齐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把心脏的跳动传达给地上的“千里眼”。

    “千里眼”的眼珠开始转了起来,这是它开始运作的模样。

    很快,“千里眼”搜索出了加齐想知道的答案。

    “奇怪?”

    他已经接受到了答案,杜马家里面的确是有人的,而且不止一个,搜索到有三个心脏跳动的目标。

    但是,“千里眼”还给出了更详细的目标信息。

    “一个跳的非常剧烈,另一个非常慢,甚至有些衰弱过头了,还有一个是正常速度。”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人类的心跳可以直接反应人的状态。

    特别是心跳的速度更加直接明显。如果剧烈代表兴奋或激动,那么衰弱代表的是?

    “哦,加齐哥哥,是你啊。”

    但是加齐还来不及多想,一个突然出声的熟悉声音让他吓了一跳。

    “啊,原来有人在啊,我还以为没人呢。”

    加齐下意识地回话,这是他早已经在心中准备好的对白。

    说话的是那个叫小虹的姑娘,她还是一脸病态的疲倦模样,此刻她正在二楼的楼梯口和加齐交谈。

    可能是因为身体不太舒服,这个可怜的姑娘一直待在家里。

    “加齐哥哥,你怎么蹲着,身体不舒服吗?”

    “哈哈,没事没事,你知道我这个人很懒的,刚想蹲下休息一下。”

    加齐摸着脑袋,笑嘻嘻地说着慌站了起来。他的“千里眼”已经在小虹出声的瞬间解除了。

    小虹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好像刚才在睡觉,整个人只穿了一件睡衣。

    “抱歉啊,杜马的妹妹,现在打扰你。”

    “没有事哦,进来坐坐吧。”

    加齐只好硬着头皮进屋了,他原本想在门口就把事情给说完的。

    刚才那种让人焦躁不安的感觉,在小虹出现后就消失了。

    但这种消失并没能让他感到心安,加齐很在意孤儿院其他两个人在哪里。

    小虹去一楼的厨房找了两个茶杯,给她和加齐一人倒了一杯水。

    “那个……其他的孩子们呢?”加齐先发声问,因为他看小虹一直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她好像在思考者一些事情。

    “都出去了。”小虹回答他。

    “咦?家里就剩你一个人了吗?”加齐的眼皮使劲跳了跳。

    “是啊,就剩我一个人了呢。”小虹回答他说。

    她在说谎,加齐已经肯定了。

    但今天他并没有马上去问个清楚,也没有再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杜马曾经告诉过他,如果某一时刻你内心有极大的疑问,如果你的主要问题还没解决,那就先去解决主要的问题,事后再整理情报。

    “你哥哥那一天带我走后,在晚上的时候我俩就分开了,他让我带句话回来,这两天他有些事情不能回来,让你们放心。”

    加齐按照杜马曾经教他的,先把重要的事情说了出来。

    “是吗?谢谢你,我知道了。”

    加齐虽然不是太机灵,但是他听出来小虹的口气有些烦躁。

    是因为她过分依赖自己的哥哥吗?在杜马不辞而别之后感到生气?加齐之前一直低着头看着茶杯和地面,他现在抬起头,本是想看看小虹的表情,没想到却看到了让他没想到的画面。

    小虹那套粉红色的睡衣,在上衣是有一排扣子的。

    之前小虹从二楼下来见他的时候,她的衣服是紧紧扣着的,可现在,她的上衣排扣只有几个在扣着。

    加齐很明显的看见了,睡衣之下小虹隐隐约约的白嫩皮肤。

    在他的心底突然升起了一股邪火,加齐知道那是什么。

    “加齐哥哥,辛苦你了。”

    小虹的声线不再慵懒了,反而是一种嗲嗲的语气。

    她在勾引我?

    加齐头上开始有汗冒了出来,他知道是为什么,在小虹的话语里,他感到了一丝杀意。

    这种感觉,和在杜马一起的时候也曾经有过!

    “……没,没事,不辛苦的。”

    恐惧让加齐保持了清醒,但他已经不想再待在这里了。他有预感,他必须马上就走!

    否则,他有可能会死!

    “那个,我要说的事情说完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记得替我向你哥哥问好哦。”

    加齐尬笑了两声,没等小虹说话起身就走。

    直到他走到门外,加齐也没敢去看小虹一眼。

    而且,他也没听到小虹再和他说过一句话。

    但这个时候,他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他一只脚刚踏出那扇门,就忍不住跑了起来。

    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加齐看看周围,自己居然已经到了离杜马家很远的地方了。

    “呼,呼……”

    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开始思考一些事情。

    首先,这个小虹对他撒谎了。

    加齐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屋子里有其他人的事情,小虹不可能不知道的。

    而且这三个人,之前肯定是在一起的!

    加齐只能把这些“肯定”为前提,这都来源他的直觉。

    但关键是,她为什么要撒谎?

    假设心跳剧烈的就是小虹她的话,那么她肯定和那个心跳正常的人在一起,旁边有一个心跳衰弱的家伙。

    “什么鬼,根本不可能。”

    第一个猜想被加齐否定了,如果心跳衰弱代表一个人身体虚弱,那么小虹兴奋个什么?而且她还穿着睡衣,难道是她在伤害一个人,然后第三个人很平静的看着?

    第三个人不可能是平静的,所以假设不成立了。

    但是小虹伤害别人却是有可能的,那种杀意和感觉,绝对不是正常人会出现的东西!

    “那么,第二种可能……”

    小虹是那个心跳正常的人,接着剩下一个心跳衰弱的家伙和心跳剧烈的家伙。

    加齐隐隐约约感到了真相的所在,但是他已经想不下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有心跳衰弱是为什么啊?”

    他有些抓狂,现在已经跑出来的加齐,忽然感觉之前发生的一切有些不真实。

    在他的意识里,有一个可能性在质问着他。

    “刚才的一切,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呢?”

    但是马上,加齐就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他虽然很笨,但是直觉很准。

    在遇到杜马的时候,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是个好人,所以他一直等到杜马睡醒。

    结果他交了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

    也是在认识杜马的那天,当那群小混混欺负女孩子的时候,他的直觉告诉他要帮助别人。

    结果也是不错的。

    现在,他的直觉又一次出现了,甚至比以往更加强烈。

    如果不离开杜马家,就会死!

    加齐坐在地上浑身打颤。

    “可是,这件事情必须要弄清楚!”

    如果那个小虹真的已经干了什么,那杜马绝对会受到安全威胁!

    “总之,先去搞清楚怎么回事吧……”

    加齐站了起来,他准备找一个了解这些事情的人问个详细。

    “诶?心脏衰弱?”

    春花一脸迷茫地看着加齐,她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跑过来找她,就为了问她这个问题。

    但是加齐一脸严肃,让春花也不好说其他的话。

    “是哪种衰弱呢?你说的是病名还是症状呢?”

    “呃,症状,是症状!”

    果然找对人了。

    李春是地质部门附属医院的医生,这些事情她都应该是知道的。

    “那说明这个人快不行了。”

    “诶?!为什么心跳衰弱就是不行了?人睡觉的时候不就会心跳衰弱吗?”

    “噗,那怎么会一样啊,心跳明显衰弱,而且能被你这种心大的家伙称之为衰弱,那就说明已经不行了。”

    李春捂着嘴笑话他,加齐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不仅是笑不出来,他惨白的脸色甚至让李春感到了不对劲。

    “怎么了,加齐?”

    她拉着他的手问。

    加齐看了看她关心的眼神,苦着脸埋怨起来。

    “看了一个恐怖小说,没想到那个角色既然已经死了,是鬼啊原来。”

    “哈?你这家伙!让你故意吓我!”

    加齐尽了全力笑着,和她打闹,但是他真的快要窒息了。

    他知道有种东西叫误差。

    但是自己的“千里眼”从来就没出现过误差。

    今天,在杜马的家里,有一个人现在估计已经死了。

    “呐,春花,我好害怕啊。”

    加齐突然抱着李春,颤抖着流泪。

    “真是的,害怕就不要再看了,没事的。”

    李春安慰着他,加齐一直是个爽朗的人,所以他的坦白让这位少女反感不起来。

    正是因为是加齐,所以李春觉得有些开心和想要爱护他的愿望。

    在哭了一阵子后,加齐坐在客厅里的沙发发愣,李春则去做午饭了。

    此刻,加齐不愿让自己再思考问题了。

    5

    直到午睡过后,加齐才恢复了理智。

    午睡时他做了一个梦,自己的两只手都变成了假手,他的嘴怎么动也发不出来声音,突然一个晴天霹雳,他从梦中醒了过来。

    他坐在沙发上,开始尽全力去思考。

    首先,自己猜错很有可能错了。

    那间房子的确发生着不敢相信的事情,那个气氛还有他的直觉也没有错。

    小虹类似勾引的行为也是事实,甚至她说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也是事实。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某些东西。

    当条件充足的时候,他发现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了。

    加齐在醒后突然想起来,那个小十字路口不正常的施工,还有已经遣散的周围居民。

    那个围起来的工地,为什么只有器材扔在那里?

    加齐听李春说过,地质部门也有一些那些在工地的工具,价格都是不便宜的。

    可是里面却没有人,只有工具。

    常识中,什么情况会出现一片儿空地放着贵重的物品,这些物品旁边却没有人看着?

    “只可能是那样了!”

    的确是有人看着那些工具的,只不过这些人在远处看着,或者不明显的地方看着这些东西罢了。

    也就是说,那个工地其实有人!但是他们在加齐看不到的地方!

    那么,这些家伙在哪里?

    或许可以先放下这个问题,加齐刚才还问清楚了一件事情。

    “施工?我没听说过啊,哪里有路口修路把周边住户遣送走的,如果是开发还有可能,那周围肯定一家也不剩全搬走啊。”

    全搬走!

    那为什么,唯独杜马家留在那里了?

    “如果小虹说的是真的……”

    如果小虹的确睡了很长时间,而且她的确只知道家里只剩她一个人的话,这个“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情报要么是在早上孤儿院大家走的时候知道的,要么是头一天晚上已经确定过的“结果”。

    “难道说,难道说……”

    加齐又开始流汗了,他感觉全身冰凉,一个合理的猜想已经给出了答案。

    “妈的!我真是个弱智!”

    加齐愤怒地大吼一声,马上向杜马家跑过去。

    “蠢货!蠢货!蠢货!”

    他大吼着,丝毫不在意路人的眼光。

    小虹为什么会那么明显地勾引他?

    为什么,会在他离开的时候一句话没有说?

    又为什么,之前杜马有一种被盯着的感觉?

    那种不断的怪异,他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

    “她在求救啊,我真是个蠢货!”

    施工只是个幌子罢了。

    如果加齐猜得没错,那么在所以情报都是真实的情况下,一些恐怖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那些施工的人们,就藏在杜马家附近。

    在小虹不知道的情况下,杜马家里已经有一个人藏起来,并且已经杀害了一个孩子了。

    小虹说不定正好发现了,刚好加齐又喊了她。

    可是他却跑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伤害小虹他们?”

    飞奔的加齐刚开始不明白,但他马上就明白了。

    杜马其实是大家族后代,不是吗?

    而且他还是下一任接班人的最好人选,那么,肯定会有人找他的麻烦!

    加齐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混账东西!”

    他已经跑到了地方了,杜马家周围还是上午的那个样子。

    “小虹!小虹!你在哪里?快说话!”

    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哪怕那些人就在里面,但多晚一会儿就会有更多的人受伤!

    加齐冲进了屋子里,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小刀。

    “小虹?你能听到我吗?”

    没人回答。

    但是下一秒,二楼有细微的响声,虽然很小,但加齐绝对没有听错。

    “妈的,你们居然对无辜的人下手!”

    加齐冲上了二楼。

    “加齐哥哥,你这是……”

    小虹在一个房间门口探着头向外看,她一脸吃惊地看着气喘吁吁的加齐。

    “你没事吧?!”

    加齐冲上去,跑到了小虹的身旁。

    “没有事,你这是怎么了?”

    “你,你听我说!”

    加齐停顿了一下,开始问起来。

    “你今天就一个人在家里吗?”

    “是啊,就我一个人啊。”

    加齐在二楼的窗户向路口看去,施工地还是什么也没有动,只是工具已经没有了。

    有可能,那群家伙暂时离开了。

    “我问你,你有没有你们家人的照片?”加齐急忙问。

    “有是有,可你这是……”

    “听好了!小虹妹妹,你可能觉得我疯了,但是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甚至你的兄弟姐妹们都有危险,求求你了,按我说的做好吗?”

    加齐真挚地恳求着,小虹的表情变严肃了,也认真地点了点头。

    “好的,我相信你!”

    小虹转身在房间里摸索,找出来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好是几年前拍的,杜马站在最后面,和孤儿院的孩子们拍的全家福。

    “‘千里眼’赶快找一找!”

    加齐蹲下直接使用“千里眼”开始搜索起来。

    “哥哥,这是……”

    “别出声,你相信我,你哥哥和我一样,我不会伤害你的!”

    小虹乖乖地闭上了嘴,紧张地看着加齐和那个奇怪的大眼。

    “上面……没有。”

    “千里眼”在地板上眼睛朝上,所以根本先搜索的是二楼包括二楼以上的部分。

    他根据这些照片,哪怕是有一点相似的物品,他都可以找到。

    但是“千里眼”告诉他的只是一些照片上出现的衣服,更重要的是被叠好的状态,或者是其他正常的情况下的位置和状态。

    “很好,接下来是下面!”

    加齐翻了翻手,大眼向后一翻,眼睛朝地面下面那一面看过去了。

    “来吧!搜索!”

    一个一个搜索出来的目标报告给了他。

    但是还没有出现异常的。

    直到……

    “恩?!”

    加齐愣了一下,一个奇怪的报告让他停了下来。

    有一件照片出现的蓝色连衣裙被搜索到了,是“被穿在人身上撑开的形状,可是大部分沾有液体。”的状态。

    他嗓子咕噜了一声,眼神开始呆泄起来。

    “不会吧……”

    液体,是指什么……

    还有几个很近的目标,被报告给他处理。

    一个蓝色的大蝴蝶结,在蓝色连衣裙的左方,是“被配搭”的状态。

    一双白色的鞋子,在脸色连衣裙的右方,两个鞋子脚尖朝上,鞋底向右并排立着。

    “……”

    加齐已经不敢出声了。

    终于,最后一个情报传达给了他。

    一个照片上的女孩儿被探测出来,同时身上有之前三个目标的存在。

    他把手放在胸口,心脏距离跳动的触感传达给了“千里眼”。

    哪怕是有心跳能被感应出来,加齐现在就可以想办法救她。

    可是没有。

    “千里眼”已经告诉他了,无法探索到。

    “向下6米左右,小虹,你们家里是不是有个地下室?”加齐声音颤抖地问。

    “地下室?是有一个。”

    “我问你,这个,就是这个孩子,她今天在哪里?”

    加齐指着照片上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带着蓝色大蝴蝶结,穿着白色鞋子的女孩儿问。

    他的声音已经有哭腔了。

    “我,我不知道……”小虹结结巴巴地说。

    “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可以。”

    加齐还抱着一丝希望。

    他跟在小虹的身后,很有可能只是烂衣服扔进去了而已。

    所谓的液体,万一是老鼠尿呢?

    他突然发现说谎这种事情,唯独对自己是一点用也没有的。

    地下室的入口就在厨房旁边,一个小楼梯是唯一通往地下的路。

    小虹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着。

    他们两人下来后,小虹把地下室唯一的灯打开了。

    一瞬间,惨白的白光照亮了整个地下室。

    加齐已经闻到味道了。

    他感觉自己的肚子在剧烈地翻滚着,这让他的腿开始无力起来。

    “就是这里了。”

    小虹把钥匙递到加齐的手里,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居然一点犹豫都没有,把钥匙对着门锁插进去,然后就是该把门打开了。

    只不过那个该死的钥匙孔,让他对了好几次才插进去。

    “我要拧开了。”

    “恩。”

    然后那扇门被推开了。

    加齐已经准备好了,他自以为已经准备好了。

    直到地下室的白光照亮一张稚嫩的脸,睁着失焦的大眼睛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一个蓝色的蝴蝶结还在她的头上,那双大眼睛还有泪痕。

    一股腥臭让加齐吐了出来。

    “呕。”

    他跪在地上,双手抓着头发死命地挠着。

    “小尧……”

    小虹一动也不动地僵着,看着地下室里那个熟悉的孩子。

    “小……虹,扶我一下。”

    加齐晃着被扶了起来,他站起来后一下子把门关上了。

    “我们……先上去吧……”

    这是他记得自己在地下室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加齐已经忘了他是怎么上楼的了,也忘记自己如何瘫在那张沙发上,瞪大眼睛盯着天花板发愣的。

    小虹一直抱着腿蜷着身子抽泣。

    大约快有一个小时,加齐才能正常说话。

    “小虹,你其他的兄弟姐妹们呢?”

    “应该都在学校,不过也快回来了。”

    加齐向前探身,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他的计划。

    “小虹,你现在去把你的兄弟姐妹们一个一个带到老啤酒厂的第二个厂房,那里是我的家,保护好你们自己,我稍后就过去。”

    加齐虽然不知所措,但他知道要让小虹他们先离开这里。

    只要能拖到杜马回来的话,一切都没有问题了。

    “好,好的。”

    他就这样抱着脑袋,连小虹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报警是绝对没有用的,对方能借施工的名义来对孤儿院下手,肯定不会害怕报警。

    甚至说,报警反而会害死他们。

    除了杜马之外,加齐已经想不到其他任何办法了。

    他的脑海里,一直反复地下室那副光景。

    加齐是认识小尧的,那个活泼的女孩儿,已经被杀了。

    已经被杀了?

    已经被杀了!

    已经被杀了?

    他绝望的不能自拔,甚至连找出凶手的勇气也没有了,他甚至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要说自己要留下来。

    他的确有安葬小尧的想法,但他不敢,也不能去那么做。

    加齐有些抓狂了。

    就在这个时候。

    “到地方了,应该就是这里了。”

    “啊啊,屋子里好像有人呢,挺巧的。”

    两个男人的说话声在门口响起,而且他们已经走进来了。

    “是那个绿头发的孩子呢!哟吼,好久不见!还认识我吗?”

    “可不要吃惊啊,你已经这么大了。”

    加齐扭头看着这两个男人,一个胖胖的,身上有一股浓厚的烟味,另一个个子稍微高一些。

    虽然他们都带着墨镜,但这两个人加齐都确定没有见过。

    “你们是谁?”

    “我们?你真的忘了吗。”

    那个胖子摘下了墨镜,一小双眼睛看着加齐。

    “我不认识你们。”

    “是吗,那没办法了啊。”那个胖子叹了口气,从口袋掏出一支针筒。

    加齐察觉到了危险,但是身子根本动不了。

    他确定了,这两个人就是杀了小尧的凶手!

    因为杜马也是绿发的原因,他们认错人了!

    “这小子,怎么有一些不太对劲?”

    高个子看见加齐一点反应也没有,有些疑问。

    “管他呢,先带走再说吧。”

    胖子走近了,准备在加齐的脖子上注射药剂。

    加齐的袖子里,一把小刀慢慢滑倒了手里。

    他翠绿瞳看着胖子越来越近,在一定的距离内,他动手了。

    可是他已经脱力了,手伸出一半就被抓住了。

    “干什么,你是在搞笑吗?还是喝了酒了?”

    一阵刺痛在脖子处出现,然后加齐突然困了起来。

    他倒在地上,只剩下眼睛还是睁着的,整个视界很清晰,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一点也动不了了。

    几秒后,他的眼睛也自动闭上了,他的耳朵还能听见声音。

    几声低沉的“嗡”声后,加齐彻底失去了意识。

    这个时候,远在帝都的杜马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玫红色的瞳孔,逐渐消去丝丝粉红色的亮点。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在新世界1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从背包到晶壁系全球同穿越最纪录片剑胆琴心长歌行地府快递员枪,芯片和拜纳瑞粒子暗网行动都市超级高手山花烂漫时揽天我真不想当人皇诸天洗冤录大剑豪索隆申老师我的日本文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