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超神制卡师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帮我打一个人!

第一百六十八章 帮我打一个人!

        比赛结束。

        紫阳学院的人把小男孩抱走了,而哪怕是离开的时候,小男孩也是一脸迷茫的表情,仍旧没回过神来……

        显然。

        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

        也想不明白陆鸣为什么这么强!

        他不是制卡师吗?

        队长说过,战斗制卡师,那也是制卡师啊?!

        怎么……

        怎么会这样?

        小严第一次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了怀疑。

        当初选择这个职业,是因为全能,速度、力量、肉身,全面均衡,实力强大,进攻防御逃跑都非常优秀!

        除了远程能力弱……

        这一点他能接受。

        然而。

        今天他败给了一个制卡师,还是在他最擅长的近战领域!还是在他用出了能量武装的时候!

        原来能量战士原来这么弱的吗?

        那修炼还有什么意义?

        而此刻。

        紫阳学院的人也没意识到,这位刚刚修炼没多久就冲到三星的超级天才,世界观正在崩塌的边缘……

        …

        陆鸣走下台。

        嗤!

        嗤!

        血液狂喷。

        陆鸣也很无奈。

        尽管他强大的肉体在不断愈合,尽管姐姐的剑气已经足够温和,但是这剑落的施展,仍旧让他喷了个爽。

        这坑爹剑法……

        陆鸣深深叹口气。

        他已经尽可能的用自己传承中所学的剑术知识对这个能力进行完善,但是最终依旧是这么个结果……

        完善效果只有1%!

        剑落这个技能已经非常成熟,不是现在的陆鸣能改动的了的。

        所以……

        嗤!

        嗤!

        血还在喷。

        “牛批啊!”

        张小胖看着一边冒血一边走下来的陆鸣,他好奇的堵住一块,就发现血又从其他地方喷出来。

        “不疼么?”

        刘媛看着揪心。

        真没事吗?

        这……

        这出血量比自己可大多了。

        “无妨。”

        陆鸣叹口气。

        疼是有一点的,不过还好,毕竟他如今身体素质极为强悍,区区一点血液流失还是可以承受的。

        很快。

        体内伤势渐渐愈合,血液才不再喷涌。

        ……

        观众席。

        人们震撼的看着陆鸣离开。

        今天的比赛还有很多,一场接一场,可是他们却再也看不下去了,因为陆鸣和小严的战斗太过震撼!

        尤其是——

        陆鸣!

        小严年仅十四岁,三星巅峰,掌握一个超阶能力,几乎就是大家中超级天才的想象,可谁曾想……

        会被陆鸣吊打?

        尤其是,陆鸣是一个制卡师!还特么是几乎没有卡牌的情况下,紫阳学院的静心算计下被暴打!

        战斗制卡师,当真如此强大?!

        也对。

        毕竟转职条件那么苛刻……

        “不过陆鸣也伤势很惨。”

        “看出来了,虽然他打赢了,可是浑身喷血,哎,太不容易了。”

        “可不是么。”

        观众们感慨万千。

        而看出这一招的人则是默默闭嘴。

        剑落……

        陆鸣都会剑落了!

        那个传承,难道已经公开了?

        ……

        而此刻。

        某处。

        王天军正在吃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嗯……

        经过王天军最近一段时间的努力,总算是把妻子睡服,勉强同意了儿子的修炼。

        眼下。

        他们也在观看学院杯比赛。

        只是,本地的学院杯着实无聊,毕竟是第一局,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还有几个拖着一星二星的……

        简直丢人!

        堂堂一个学院,四个年级学生,居然拿不出一个三星?!

        留之何用!

        “看看清明市的。”

        王轩切台。

        直播似乎慢了很多,他这边刚切过来,就看到了陆鸣和小严的对决,还未开口,就看到了那惊人的一幕。

        一拳落下,世界太平。

        然后……

        嗤!

        嗤!

        陆鸣身上开始喷血。

        ???

        王天军一脸卧槽,等等,这不就是他家的剑落么?

        该死!

        陆鸣怎么会剑落?!

        这分明就是他家的不传之秘啊!

        啪!

        王夫人登时就炸了。

        “王天军!”

        “你居然在外面有狗了!”

        王夫人怒吼。

        “哪有……”

        “哎,听我解释……”

        王天军也是一脸懵逼。

        砰砰!

        家里又变得乱七八糟。

        王轩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默默夹个菜,又看着电视中缓缓走下的陆鸣,心中颇有些震惊。

        剑落……

        陆鸣从那个卡牌上学的吗?

        只是。

        那张卡牌分明是四星!

        还有,卡牌是卡牌,学的只是纹路,陆鸣一个制卡师,又是怎么在卡牌中,看出剑修的东西的?

        他在很努力的修炼。

        拼命!

        疯狂!

        才掌握了剑落,而他……

        呵。

        不愧是陆鸣啊。

        陆鸣,我一定会追上你的!

        一定!

        许久。

        家里的声音安静下来。

        王天军鼻青脸肿的走出来,一脸愤怒,“该死的陆鸣,居然敢偷我们家传承,我去找他算账去!”

        “是我给他的。”

        王轩平静的说道。

        ???

        王天军一脸懵逼,你给他呢?

        儿子!

        那是传承啊!

        那是秘辛啊!

        你不能被男人骗昏了头啊……

        等等。

        为什么儿子会被男人骗?

        听闻儿子在清明市的时候私生活混乱,难道说,他喜欢的是男人?!

        “你难道……”

        王天军吓坏了。

        “爸。”

        王轩哭笑不得,“的确是清明市的时候给他的,他不是救了我一命么,我就顺手教给他了,当时你也没说那是传承啊……”

        “哦,也是。”

        王天军想起来了。

        当时儿子并不知道传承的事情,是他疏忽了。

        还好,还好,有了刚才那么一个转折,传承的事情已经是小事儿了,只要儿子不是弯的就行……

        “以后还是注意下吧。”

        王天军叹息。

        “明白。”

        王轩微微点头。

        嘶——

        疼疼疼。

        王天军走到镜子面前一看,自己都被老婆打成猪头了,然后忽然回过神来,有些郁闷的看向王轩,“既然你是传给陆鸣的,刚才为什么不给我说话?”

        “呃——”

        王轩顿了顿,“我看你刚才表情挺爽的就没说……”

        王天军:“……”

        客厅。

        忽然就这么安静下来。

        落针可闻。

        ……

        而此刻。

        清明市。

        比赛结束了。

        陆鸣带着几条咸鱼回去了。

        今天的事情还是满惊险的,毕竟不暴露底牌不伤人的情况下,赢得比赛还是比较辛苦的,所以……

        为了不这么辛苦,他决定多做一些卡牌。

        这次。

        他决定月轮剑气、秋水剑气各种剑气都做一些,方便组合,因为他终于对这个比赛稍微认真一些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本该很咸鱼的比赛,到了他这里,难度飙升!

        原本预计的三十卡牌计划已经严重超标,仅仅一场战斗就丢出去二十张卡牌,海选也丢出去好多张!

        他仔细翻了翻去年每一局统计的平均战斗力。

        海选——二星初阶。

        初赛——二星中阶。

        复赛——二星高阶。

        ……

        足足到了第七轮,才到了三星巅峰!

        而这已经是杀入百强的大战了,结果呢?陆鸣这才第一轮,就面对两个三星巅峰,还有超阶能力……

        闹呢?!

        要说没黑幕,他自己都不信!

        啧啧。

        现在的评委啊……

        真的要稍微认真一些了,不然输了多丢人,对吧?

        今天其实就很惊险的。

        呵呵。

        差点被逼出原卡……

        嗯。

        下次拿剑气堆死你们!

        让你们跟我皮!

        于是。

        陆鸣回去之后,就在很认真的制作卡牌。

        只是。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神秘视频在网络社区骤然传开,那长长的标题更是引人注目——

        《上万人注视下,他竟然和一个未成年小男孩做这种事情!不可言喻的液体乱溅!——论战斗制卡师的罪与罚!》

        “这什么见鬼的视频?”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好像是战斗制卡师?”

        “瞅瞅。”

        人们都好奇的点进去。

        不仅仅因为前面那些故意引起噱头的词语,还有目前的热点词——战斗制卡师!

        视频中。

        他们看到了极其震撼的一幕。

        紫阳学院的计划,以及陆鸣爆发的绝地反击,他们看到了小严这个绝世天才的爆发,也看到了……

        陆鸣的从天而降!

        震撼人心。

        然后。

        等陆鸣狠狠砸在地面的时候,画面定格。

        小男孩眼神迷离的躺在地面,陆鸣跪在他身前的镜头,很错位的拍出陆鸣趴在他身上的感觉……

        以及……

        小男孩身下刚被溅射的血迹。

        人们惊了!

        谁赢了?

        刚才那一幕到底发生什么?!

        你们一场格斗比赛,为什么打出动作爱情电影的即视感?!

        没人知道。

        因为……

        视频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

        居然没了!

        论坛上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炸了。

        “请给楼主寄刀片。”

        “太过分了!”

        “跟我上次下了40G电影结果打开是80集的《萝卜精救爷爷》一个感觉……”

        “好气!”

        “比那些断章作者还要可恨!”

        “有在现场的大佬吗?请告诉我最后谁赢了?”

        “鬼知道。”

        众人都一脸懵逼。

        一时间各种留地址,求种子。

        这本来默默无闻的帖子,竟然真的火爆起来!

        热度越来越恐怖。

        这个时候,倒是有一些清明市本地人现身说法,然而有些真有些假,还有一些所谓的大V网红编故事蹭热度。

        一时间竟真的没人知道真相。

        “我听说陆鸣把人家小男孩上了……”

        “骗鬼呢?UB浏览器上的新闻你也信?我看的分明是小男孩眼看无法获胜,一个勾魂术把陆鸣困住。”

        “你这又能好到哪里去,WY新闻居然也信?”

        “那个……”

        “其实是陆鸣用剑落打赢了小严……我在现场来着。”

        有人弱弱写道。

        “什么剑落?哪有剑气?陆鸣分明只剩下一道秋水剑气了!你们这些蹭热度的人,真的一点根据都没有。”

        “就是,我站勾魂术!”

        ……

        许久。

        消息传来陆鸣这里。

        正在制卡的陆鸣,也是一脸茫然。

        “你不知道?”

        张小胖惊奇,“陆哥你现在又火了。”

        “哈?”

        陆鸣茫然。

        “真的。”

        张小胖惊奇,“上次你横扫召唤师行业之后,我一会在想,你下次会横扫哪个行业,但是我从没想过……”

        “会是横扫耽美行业。”

        “你知道,她们都在求你和小严的种子吗?”

        ???

        “哈?”

        陆鸣一脸懵逼。

        什么乱七八糟的?

        于是。

        他上论坛一看,顿时脸一黑,尤其是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虽然发表人没有匿名,但是这熟悉的剪辑方式……

        不用问。

        肯定是会长干的!

        这家伙被打了之后,坐在轮椅上天天又没事干,就开始琢磨这个,最终,就变成了这个结果。

        他已经懒得打电话沟通了。

        真的。

        反正又没用……

        张扬身为制卡师协会会长,给制卡师宣传无可厚非,只是这个方式和途径,真的是越来越欠打了。

        嗯……

        陆鸣顿了顿,还是打了一个电话。

        “好久不见。”

        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好。”

        陆鸣微微一笑,“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说。”

        那边神色凝重。

        “帮我打一个人。”

        陆鸣沉声道。

        “哎?”

        楚霄有点懵逼。

        他没想到,时隔许久,陆鸣打电话过来,就是让他打个人。

        “谁?”

        “制卡师协会清明分会会长,张扬。”

        “哈?”

  https://www.myshu.org/1/1336/1369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