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女权世界任逍遥 > 消失的新娘

消失的新娘

        此时,安晓峰还不知道自己的新娘已经跑路了,依旧在化妆间和长野等人聊天。

        “诶,晓峰君。”泽井手里拿着两瓶香水,问,“你是要哪种味道的?是茉莉花香还是玫瑰?”

        安晓峰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有些尴尬的说:“不……不用了,我用古龙水。”

        其实安晓峰之所以不想喷香水的主要原因是他有心理阴影,那年在上学的时候,云春希就曾经喷过一次桂花的香水,结果弄得安晓峰打了一整天的喷嚏,从哪以后安晓峰只要闻到云春希喷香水,直接就拿着棉花把鼻子塞起来。

        “古龙水?那不是女人用的吗?”泽井不解道,“我们男人不应该用这种花香的香水才有男人味的吗?”

        长野轻轻拍了一下泽井的肩膀:“哈哈,因为晓峰君很帅啊。”

        泽井:“帅?”

        “你不觉得吗?”长野看着安晓峰,“晓峰君是我们见过最有女人味的男人啊。”

        安晓峰:(ー_ー)!!

        他虽然知道长野是夸自己很爷们,但是这话听着始终不怎么顺耳。

        叩叩叩。

        这时,房门敲响,泽井打开门,是井下和黄满鑫。

        井下始终保持着她那万年不变的眯眯眼对安晓峰笑道:“晓峰君,新婚快乐哈。”

        井下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老师,安晓峰起身点头道:“阿里嘎多,井下老师。”

        “真是羡慕李璇啊,没想到她能给幼樱找了个这么好看的丈夫。”黄满鑫打趣道,“晓峰,如果你现在决定跟我走还来得及。”

        安晓峰自然知道这个女人是在开玩笑,于是摆手道:“不用了,我不急着走。”

        “哈哈哈!那可真是可惜,哦,对了。”说着,黄满鑫从西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刚刚我来的时候,碰到了叶冷夏的秘书,她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叶冷夏的秘书?”安晓峰知道黄满鑫说的是什么人,于是接过信封,“叶冷夏没来吗?”

        黄满鑫摇头道:“不,我只看到了那个秘书。”

        安晓峰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两张纸。

        一张纸是一千万的支票,而另一张纸上写着一句话。

        小事而已,不足挂齿,新婚快乐。

        ——叶冷夏。

        (其实这段话是小雪自己写的。)

        默默收起支票,安晓峰抿了抿嘴巴。

        他本想亲自和叶冷夏道个谢,顺便让她参加自己的婚礼,毕竟叶冷夏救过自己的命,而且认真说起来,他们还是生死间一起走过一回的人,就算不是朋友,怎么说也有些情谊了。

        算了,不来就不来吧,安晓峰心里坦然道,下次再给她当面说吧。

        “嗯,晓峰君。”长野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快到了。”

        安晓峰听言,深吸了一口气,起身笑道:“好了!老夫结婚去也!”

        ……

        此时,外面已经是一片火热的场面。

        李璇给两人安排的结婚地点就在李家庄园,不仅邀请了一些自己家的亲戚,还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诶,听说幼樱娶的是她们家旗下的艺人,安晓峰是吧?”

        “废话,请柬上写着呢,不过话说还真是可惜,我早就看上安晓峰那可人儿了,没想到输在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上。”

        “哈哈哈!你就放屁吧!这事让你家公老虎知道了。还不得扒了你的皮!”

        “放屁!你别告诉我你没这么想过!”

        “实不相瞒!有!哈哈哈!诶,对了,李璇呢?怎么不见她人?”

        “对诶,你这么说起来,新娘子也不见出来招待一下客人。”

        而在大堂里,一直都是白霖轩在招呼宾客,安逸茗则是在一旁站着,脸上笑意恒生。

        虽说是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但好歹也是头看得过去的猪,安逸茗也就释怀了。

        “诶,这时间都快到了,怎么还不见幼樱出来?”白霖轩转头对安逸茗问道,“你进去看看,别出了什么岔子。”

        安逸茗撇了撇嘴:“唉,真是淡吃咸菜瞎操心,能出什么岔子?我儿子这么好看,新娘子还能跑了不成?”

        安逸茗做梦也没想到,新娘子真的跑了。

        ……

        “找到了吗?”黄满鑫和井下碰面后问道。

        “没有。”井下摇了摇头,“厕所和外面都没看到幼樱桑。”

        黄满鑫也是郁闷的拍着大腿:“我这也找不到李璇那个老女人,这搞什么呢?!”

        看着郁闷的两人,安晓峰坐在后台的沙发上,脸上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我准备要结婚了,但是我老婆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晓峰君,你别急,或许幼樱桑有什么事耽误了,说不定等一下她就Duang的一下出来了。”泽井在一旁安慰着说,这个Duang这个梗还是安晓峰之前教他的,当时安晓峰只是逗一下泽井,结果泽井还就真以为华夏人都是这么说话的。

        然而安晓峰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也想这么告诉自己来着,但是幼樱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什么事急成这样?”

        说着,还拿出手机显示了刚才二十多条未接通的通话记录。

        众人听言,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这个时候,安逸茗夫妇也找了过来。

        “晓峰。”白霖轩疑惑的问道,“幼樱呢?这都快要开始了都不见人?还有亲家婆,刚刚看了个短信就火急火燎的跑出去了,到现在都没看到她。”

        安晓峰听言,心里咯噔一声。

        李璇这么紧张?不会是幼樱出事了吧?当下就开始担心起幼樱的安危来。

        黄满鑫尴尬的看向安逸茗:“那个,哎呀,不知道这两人干什么去了,到现在都找不到人!我们也都快急死了!”

        白霖轩听到后,顿时急了:“什么!现在都找不到人?可这都快要开始了啊!”

        安逸茗听言也是眉头紧皱,如果今天这场婚礼不能办下去,丢的不仅是她安家的面子,更是关乎到安晓峰自身的形象,毕竟如今的安晓峰已经不是普通人了,而是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被媒体关注着。

        在众人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长野突然一咬牙,内心自己定了一个决定。

        只见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电话那头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长野语气有些紧张:“你在哪?”

        “我就在礼堂这里,可是我不会华夏语,好尴尬。”

        “你现在来后台这……算了,我让泽井去接你。”

        “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反正你先过来吧。”长野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对安晓峰说,“晓峰君,不好意思,我可以穿你的礼服吗?”

        众人听言,愣了一下。

        安晓峰更是一头的问号:“嗯?纳尼?你穿我的礼服干什么?”

        长野红着脸颊有些害羞的说:“我来当新郎。”

  https://www.myshu.org/1/1322/24241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