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军嫂当低调 番外:小木屋

番外:小木屋

作品:《军嫂当低调

    对于儿子回来没几天就拐回来一个儿媳妇的事情,席牧表示很满意,徐灵灵也挺高兴。可是,这孩子也太有主意了些,他们两口子还没见到儿媳妇面儿呢,他就把人家拐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席牧愣了愣,赞道:“果然是老子的种。”

    想当年,自己娶个媳妇儿也是这么干脆利落,这小子大有乃父之风啊!

    徐灵灵白他一眼:“比你还厉害呢,咱们一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人家长什么样儿呢。”

    “那小子精着呢,肯定不会娶个丑的,你就放心吧。”席牧才不在乎这个,只要那小子能找到媳妇儿就好。

    事实证明,儿子的眼光果然不错。徐灵灵满意得很,知道儿媳妇工作忙,就每天不辞辛苦地跑到小院放食材。也不打扰小两口,专门捡着他们不在家的时候去,放下就走。反正她高来高去不怕堵车,直线前进,路上花不了多少时间。

    郑怡然头一天回家看到新鲜的各式食材,都傻了,这是哪里来的啊?

    席哲源上下班时间比她自由得多,基本上是每天早送晚接,很快就荣登他们医院模范家属的宝座。他把车停好之后才进的厨房,就比郑怡然晚了一小会儿,一见东西,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是妈送过来的,吃吧。”

    郑怡然就放心地做饭,还跟席哲源讨论:“你们家不都是北方人吗?怎么妈买菜的习惯跟我们南方人似的,一根一根地买?我还以为你们北方人买菜,都是拿小车拉的呢。”

    她这话说得一点儿也没错,到了北京之后才发现,小拉车几乎是北京大爷大妈们买菜的标配。也不知道一天要吃多少菜,把个小车塞得满满的。有时候一辆小车还装不下,手里还得拎几个袋子。若是赶上超市特价或者深秋,你就看吧,恨不得满大街都是拉着一车白菜大葱的大爷大妈们,人家见了熟人,还特别热情地主动分享超市打折信息呢。最雷人的是,她有一回拎了两桶油在路上走,还有人问她是哪个超市搞特价活动了。她哪知道啊,那是他们单位过节发的福利。朱秀上夜班,她只不过是把她的也拎回去罢了。

    可婆婆显然不是那种风格,厨房里一根黄瓜,一个西红柿,一个茄子,半只烧鸡,一小碗红烧肉。苹果、橘子、香蕉也都是每样两个。

    席哲源一乐,转移话题:“明天想吃什么?”

    郑怡然:“嗯?”啥意思?

    席哲源见她不发表意见,自己拿笔写。郑怡然好奇地看过去,这家伙居然在点菜。

    “这样不好吧?妈给咱们送菜过来就很辛苦啦,你还挑三拣四的。”郑怡然觉得不合适。

    “不用管,有意见没?没意见就这些啦。”席哲源又添上一个甜瓜。

    郑怡然拉他的手:“这个季节,哪有新鲜甜瓜啊?你别给妈添乱!”

    这媳妇儿多体贴人。席哲源亲亲媳妇儿,自己拍了张照片给徐灵灵发过去。徐灵灵很快就回复:知道了。

    如是三番之后,郑怡然不管了,公公那里有不少特供物品,可能这些东西对于婆婆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儿。

    小两口就这么过上了点菜的幸福生活。郑怡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公公婆婆都特别好,婆婆对她尤其地好。

    只是可惜她工作太忙,两个人的婚礼一推再推,一直推到女儿都出生了,婚礼都没有办成。干脆就把婚礼和女儿的百岁搁在一起办,饶是如此,郑怡然也在仪式之后加了好几天夜班还同事们的班。

    也是在婚礼兼孙女的百岁仪式上,双方父母才头一次见面。席牧两口子一直没问儿媳妇的家世,见了亲家才知道,敢情人家也不是一般人家。虽然家不在北京,可人家在当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家里光厂子就好几个。

    唯一的缺陷是有些重男轻女,嗯,还有些混乱。郑怡然她妈和她爸早就离婚了,现在的女主人是小三上位,郑怡然的弟弟就是她生的。

    郑怡然她亲妈也不是个简单的主儿,重新嫁的那个,也是个大老板,还又给郑怡然生了一个弟弟。

    怪不得儿媳妇从来不提自己家里的事情,对于婚礼也是能推就推。徐灵灵就不提什么婚礼不婚礼的事情,只抱着亲孙女说事。

    她是真喜欢这个孙女,想想自己存的那一大箱子各类首饰终于有了人戴,就更加地喜欢。她的态度瞒不了人,郑怡然的亲妈本来还担心婆婆不喜欢孙女给自己亲闺女使脸色,现在是彻底地放了心。

    她就捡着个没人的时候拉着郑怡然的手:“你比妈有福气,好好孝顺你婆婆。”

    郑怡然知道父母离婚和自己是个女孩子不无关系,这也是她对爸爸一家子一直不太亲近的原因。对于自家婆婆的态度,也十分的感激。

    她就重重地点头:“嗯,我婆婆对我可好了,我一定好好孝顺她。”

    席家几代人其乐融融,看着郑怡然的亲爸也眼热无比,知道自家虽然有钱,可是在人家这种家世面前,也并不出色。闺女出嫁自己什么都没给,公司的股份是要留给儿子的,就直接掏了一张银行卡给闺女。

    “闺女啊,你别嫌爸偏心眼,谁让你就那么一个弟弟呢是吧?”小心翼翼地说,女婿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盯着呢,知道他对闺女不好,一直没怎么给他好脸色。他还没底气板脸,据说这女婿是个挺出名的人物来着。

    郑怡然愣了愣,把银行卡推过去了:“爸,我不要,您自个儿留着吧。”

    郑父难得地内疚了一下,把卡往闺女手里一塞:“拿着,你也是我闺女。”

    郑怡然不喜欢来回推拒,冲着席哲源看了一眼。席哲源立刻走了一步上来,把老婆往自己怀里一扯,对着郑父露出自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脸:“谢谢爸,我们给宝贝萌儿留着当嫁妆,说是姥爷给她的。”

    萌儿是他们宝贝闺女的小名,席哲源起的。

    郑父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给外孙女见面礼呢。罢了,等回去再往卡里存点儿钱好了。

    相比起来,郑母就细心得多,还给孩子准备了好几套小衣服。钱虽然不多,心意却让人觉得温暖。

    等送走他们,郑怡然自己都松了一口气,日子重新回到了正规。除了多了一个散发着奶香的软乎乎的小东西,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

    徐灵灵却给席牧和席哲源这两父子一个任务,她心心念念很多年的小木屋,你们爷俩儿什么时候给我弄出来?

    要说人脉,席哲源才是家里最广的,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说是认识家具厂的老板,直接就在人家那儿定制就是,连木材都不用她空间里的。

    徐灵灵就兴冲冲地画了图纸给他,一家三口凑到一起讨论了半天,才定下比较满意的几个方案来,却犯了选择困难症,不知道选哪个更好。到最后还是席哲源出了个主意,把几张图纸往闺女面前一放,小萌儿点那个,就算哪个。

    萌儿小丫头在她爸爸拿着的玩具引诱下,勇敢地往前一扑,小手不偏不倚地拍中了其中一张。得,就是它了。

    席哲源拿着图纸找人定制小木屋去了,等人家把木材啥的都弄好了,特地找了个郑怡然不在家的时候,把木板运了回来。

    徐灵灵把木板收进空间,剩下的事情就归了席牧和席哲源爷俩,对着说明书和设计图,开始安装。这是个大工程,再小的小木屋,那也是个屋子不是?还是个能住人能存东西的屋子。

    家具已经放进了小院,原本存放家具的地方被空了出来。徐灵灵吸取上一辈子的教训,把自己存的那些东西也都一股脑儿拿出来,把自家房子挤了个满满当当,给他们爷俩留出足够的空间去发挥。

    席牧和席哲源就利用各种零散时间,在她的空间里叮叮当当地装上了房子。托人家家具厂的福,基本上按照榫卯结构安装起来就成,几乎用不着钉子。再加上有各种现代化的装修工具,倒也没花多长时间,不到一个月就弄好了。

    小木屋有两栋,中间有长廊相连。徐灵灵在长廊旁种了紫藤,紫藤边搁了几张躺椅。长廊下面摆放了一个圆桌,旁边是几张藤椅。等紫藤花开的时候,就是个挺漂亮的休闲区。

    左边的木屋分两间,内屋是卧室,没有床,席牧给弄了两张一米八的大床垫,并排放下正好。对于这张超级大床,席牧非常满意。卧室两侧各有一扇窗户,前面正对荷塘,后面可见农田,风景相当不错。外屋也没多放家具,正在侧窗下摆了一副桌椅,两个后墙角各放了一个柜子,里头放了些衣服和徐灵灵最喜欢的首饰。

    右边的木屋正对花圃,不过这个就是个图书室,进去就是一排又一排的书架,全都是徐灵灵这些年收集的书籍,天文地理的,啥专业的都有。

    原本存的布料被徐灵灵这些年基本上全都做了衣服,剩下的那些布头都被席哲源送了人,说是有一个研究古代纺织技术的朋友,偶尔看到他们家宝贝萌儿身上穿的斗篷,顿时捶胸顿足说他暴殄天物,这可是用最古老的技艺纺出来的珍贵布料,现在找都没地方找去。把席哲源吓的啊,立刻跑回去问他老妈,您这是把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给您孙女做衣服啦?

    徐灵灵有些晕,没什么啊,不就是剩下一点儿布料,反正也做不了别的,就给萌儿做了件小斗篷啊。

    一听说他那朋友的表现,干脆就把剩下的布头全都给了他去做人情,反正在空间里也是白占地方。把那朋友高兴的啊,把席哲源立刻列为今生最大的知己,没有之一。

    空间对郑怡然并不友善,徐灵灵试过,空间不接受她。不但不接受,连授权都不能。对萌儿好一些,仅仅保持着允许萌儿进入不昏迷,可不允许萌儿动任何物品,也不让她提升授权。真不知道这个空间是不是有自己的思想,怎么这么看人下菜碟呢?

    这样一来,徐灵灵只好继续瞒着儿媳妇,觉得格外对不起她,感觉全家就人家一个外人似的,就在平常对儿媳妇格外地好。不仅把自己的首饰几乎全都给了她,就连自己多年收藏的什么珍贵文革邮票、熊猫币什么的,也都一股脑儿给了儿媳妇保管。

    把郑怡然吓得不轻,还以为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这是在交代后事呢。绞尽脑汁地想出了借口,带婆婆去自己的医院,好好地做了个全身检查。

    这下子好了,同事们还以为她把大姑子领来了呢。

    郑怡然只好到处辟谣,真不是自己大姑子,是婆婆,亲婆婆,自家老公的亲妈,就是特别显年轻而已,实际上都五十多了。

    其实不仅是自己婆婆,就连自家公公也比一般人显得年轻。全家就一个席哲源是个另类,婆婆说这是在国外漂泊了几年,把自个儿给弄糙了。等好好养上几年,就好了。

    等儿子生出来之后,席哲源才总算在亲妈的养护之下,年龄和外貌对上了号。然后他就发现,他妈偏心眼。

    不是重男轻女,而是重女轻男。同样的好吃的,都是先紧着孙女吃,孙女不喜欢的,才给孙子。得亏那小子年龄小心眼粗,这才没引发什么家庭大战啥的。

    席哲源和席牧就格外地疼小的,免得那小子心理不平衡。郑怡然算了算人头,为了表示公平起见,站在了婆婆这边。

    她不知道,其实婆婆对孙子孙女,在某一方面还是相当地一视同仁的。

    徐灵灵坐在空间小木屋前的躺椅上,看着孙子孙女在空地上玩皮球。这个皮球是他们自己从外面拿来的,空间对小孙子也是同样的态度,允许你进来玩儿,可是不许你碰我的东西。

    空间把孙子孙女都当成了客人对待,徐灵灵找不到解决方案,只好听之任之。她半眯着眼睛打瞌睡,听着孙子孙女传来的嬉笑声,觉得日子过得甚是悠闲。

    扭头看看不放心孩子而紧盯着的席牧,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岁月静好,莫不如是。

    (全文完)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军嫂当低调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起死回生大作战超级精灵之龙一猫痕伤全职猎人之诺亚之心四世浮生东皇大帝无限之纵横诸天归鸿祭金丹九品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火与水之哥万帝至尊武灭阴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