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极道拳君 第四百零一章 轰杀

第四百零一章 轰杀

作品:《极道拳君

    “终于,找到你了。”

    背后凭空响起这么一道声音,换做寻常人都应该出现被吓上一跳,楞上片刻的反应。

    那红斗篷却似是没有这些人类应有的情感变化一样,在声音响起的瞬间就立刻做出了反应。

    他没有一丝犹豫,身形疾转,斗篷下瘦骨嶙峋的惨白五指弯曲成勾,狰狞如恐怖的鬼爪,带着一串残影向后狠狠轰出!

    嘭!

    空气被瞬间轰爆,炸开的气浪呈波纹般向着四周狂涌而去。

    如此恐怖的出手速度,不仅让人没有丝毫反应的时间,更使得斗篷怪人这一爪的威力更是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就算是钢铁挡在前面都会被直接轰烂。

    面对这样的一击,李行神情冷漠,抬手打出一记教科书般的标准直拳。

    他这一拳普普通通,既没有打爆空气,也没有快到出现残影之类的异象,就像一个普通拳击爱好者打出的一拳,除了特别稳之外,看不出任何值得赞誉的特点。

    然而就是这么一记普通的直拳,与那声势骇人的一爪相击后,却产生了极其恐怖的效果——

    嘭!咔嚓!

    伴随着恐怖的骨爆声,一团猩红的血雾轰然爆开!

    斗篷怪人从那个手掌开始,整条右臂就像烂泥捏成的一样脆弱不堪,不断向上寸寸崩裂,爆成了一团团猩红的血雾,无数的碎肉四射飞溅!

    而李行的拳头则余势不减,一路摧枯拉朽继续前行,向着斗篷怪人的胸膛轰去。

    若是被他这一拳轰中,斗篷怪人的胸膛就会像右臂一样爆开,整个人都尸骨无存。

    但即将轰中怪人的那一刻——

    “哥!”

    原本的斗篷怪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他妹妹李可染,正瞪大了双眼,一脸惊骇欲绝的看着挥拳轰去的他。

    骤然看到妹妹的面容,李行的动作顿时出现了不可避免的一滞。

    就这么一个停滞的瞬间,“李可染”的身影立时一个闪烁,就从原地瞬间消失。

    “幻术?”

    李行眼睛微眯,抬头向前望去。

    便看到,斗篷怪人踉跄的身影出现在百米外的街道处。

    紧接着毫不停留,那道身影又是一个闪烁,再次从原处消失,出现在了更远处的街道尽头处。

    就这样短短两个呼吸之间,那斗篷怪人已经通过几次闪瞬,彻底消失在了茫茫夜雨中。

    李行也没有追上去,而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带上所有成员,来……”

    他声音忽然一顿,望向呆呆站在不远处,还没从一系列变化中反应过来的那个中年男子,问道

    “这里是哪……来春风路武庙站这边。”

    后半句是对电话对面的吴月葵说的。

    没等中年男子回答,他就扫到了几十米外的公交站台,从站牌上看到了现在所处的位置。

    以他现在的目力,哪怕在茫茫夜雨中,几十米的距离和没有毫无区别,一眼就能看清远处的事物。

    李行收起手机,看着斗篷怪人消失的方向。

    那个斗篷怪人利用瞬移的能力逃走,速度固然很快,但若是他想拦下却也轻而易举,就算不用瞬移戒指,单凭超过音速的爆发速度也远超怪人的百来米瞬移距离。

    所以李行只是刻意放他走罢了。

    而放他走的原因,自然还是为了那些失踪的少女。那些女孩都还有很高的生还概率,若是直接杀了怪人,在现今线索如此稀少的情况下,想救出那些女孩的几率就实在太低了。

    至于放走那个怪人后,如何再将其找到的问题……

    李行低下头,望着地上那摊浓郁的血污,鼻子微不可查地轻轻抽动着。

    虽然还在下着大雨,但是那种强烈的血腥气味却一直萦绕在他的口鼻之间,挥之不散。

    吴月葵的行动非常迅速,打完电话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带着十多辆清一色的黑色汽车来到了这边。

    同来的还有孙文斌周涛等人,另外就是今晚出任务的众多调查组和战斗组成员了。

    接着李行便循着血腥气味,向着那个怪人离去的方向驶去。

    那名险些丧命的倒霉男子则被带上了一辆车,送去分部那里进行催眠记忆清理处理。

    ……

    雨还在下着。

    原本就是深夜时分,再加上连绵不断的大雨,地处偏僻的大路上,不说是行人,就是车辆都不多见。

    随着车辆一路前进远行,很快就进入了另一片区域。

    “这里是平治原来的老城区,市政正计划将这里拆迁改造,很多住民都已经迁离了这里。”

    虽然外面下着雨,车窗却没有关闭,任由风雨打进车内,被淋了个半湿的吴月葵却没有任何意见,恭敬地为李行讲解道。

    李行没有说话,只是透过车窗,静静地打量着外面的老城区。

    可以看到沿途的建筑明显相对老化了许多,店面门牌漆皮脱落露出发锈的表面,斑驳显目。

    路灯也变成了那种年代久远的款式,不再像来时路上那般明亮,而是发出那种昏黄的黯淡灯光,每隔几个路灯就有一个不亮,整段路一片昏暗。

    路上甚至再也看不到其他车辆。

    昏暗冷清,整个老城区给人一种暮气沉沉的莫名压抑感,让人心头沉重。

    李行并没有被这种压抑感影响到,现在雨势小了很多,那种特殊的血腥气味更是清楚了许多,给他指明着方向。

    车辆拐过一个个转角,越走越是偏僻,很快从原本宽敞的街道驶到了一处年久失修满是路坑,连路灯都没有的马路上。

    在这段路上行驶了一小段后,车队终于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么。”

    从车上陆续走下的吴月葵等人,凝重地看着眼前这片建筑阴影。

    赫然是一排老旧教学楼。

    这是一处已经停止使用的小学,大门旁的墙上的鎏金大字已经掉落了大半,看不出原有的名字。

    “是新阳小学。”孙文斌认出了这个学校,“这个学校早就换了新校区,这个地方已经停用近一年了。”

    “大人,就在这里面么?”

    吴月葵望向李行,出声问道。

    李行却很反常的没有像在路上那样直接给出肯定地回答,而眉头微蹙,打量着这个荒废的学校大楼。

    那种一路带他而来的血腥气味,自进了那个教学楼就消失了。

    或者说,整个教学楼,到处都充斥着那股强烈的血腥气味,无所不在。

    “所有入级的战斗组成员,以五人为一组,三组成一队。”李行沉思片刻后,便对吴月葵等人吩咐道,“每队各由你们几人带领,搜查整个校区,其余人原地待命。”

    那个斗篷怪人已经被他重创,一身实力暴跌,由吴月葵他们几名e级带队,倒也不怕遇到太大的危险。

    “是!”几人沉声应道,立刻行动起来。

    平治分部实力强盛,整个分部足有十二名e级,今晚除了重伤昏迷的方屠外,所有e级都参与了这场行动,不过还有部分e级在其他区域还在赶来的路上。

    此刻现场共有五名e级,所以分出了五支小队。

    虽然人数不多,但这也已经足够了,这个学校年代久远规模不大,只有一栋六层的教学楼,凭借这些人手已经足够彻底搜查一遍了。

    几人很快划分好了搜查区域,带着队伍越过破开的校门,向着各自的区域快步走去。

    此外人数不凑巧,还多出四名f级战斗成员,便跟在了李行身后,听他调遣。

    进入学校,刚踏进教学楼,李行就忽然脚步一顿,视线扫向四周。

    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他……而且很多,四面八方到处都是。

    但是当他望过去的时候,却只有苍白的墙壁和空荡荡的通道,其他什么都没有。

    而那种无处不在的窥视感,也全都消失不见,仿佛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他的错觉。

    “大人?”

    跟在后面的几名战斗组成员也停了下来,几只手电筒跟着李行视线照射,看着明显什么都没有的空荡四周,不由面面相觑。

    “没什么,走吧。”

    李行神情冷漠,大步向前走去,几名战斗组成员连忙紧步跟上。

    等到他们离开后,随着一道轻不可闻的“噗嗤”声,一个足足有成人拳头大的暴凸眼珠子便出现在阴影所笼罩的墙体上。

    整个眼球赫然是直接生长在墙体之上,眼球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阴邪无比。

    而随着这个眼球的出现,就像引发了某种连锁反应,成片的“噗嗤”声接连响起,一个又一个眼球从各个地方冒了出来,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将这处地方的墙壁天花等地方尽数占满。

    所有的眼球全都散发着恶毒的视线,死死盯着李行几人离开的方向,整个场景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

    孙文斌皱着眉头,一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打着手电,在走廊中向前走去。

    教学楼的结构很简单,总共有六层,每层四间教室,楼梯和教师办公室还要厕所都在中间,教室则位于两侧。

    他分配到的区域则是教学楼四楼。

    “把窗户打开。”孙文斌皱眉吩咐道。

    所有楼层走廊都是封闭式阳台,四楼也不例外,似乎是太长时间没有通风的缘故,整个楼层都弥漫着一股古怪的味道,非常的难闻。

    不光是那种特有的霉味儿,还带着很强的腐臭味,就像有一堆老鼠死在床底一个月没有发现,从而产生的那种恶臭。

    “这些窗户都开不了了。”

    几名成员上去试了试,发现由于长期没开的缘故,堆积的污垢早已塞满了轨道,将那些窗户都卡的死死的,完全推不动。

    “算了。”孙文斌只能自认倒霉,挥手道“都弄快点,早点完事离开这个破地方。”

    整个走廊里没有半点人类活动的痕迹,地面上落满了灰尘,天花角落上更是大片的蜘蛛网。

    他一点都不认为那些失踪女孩会被藏在这种鬼地方,但既然镇守使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他也只能照做。

    天空下着大雨,没有一点星光投下,整个走廊一片漆黑,真正称得上伸手不见五指。

    还好他们人手一只强光手电筒,光源充足,不然在这种环境下想要仔细搜查还真的很难。

    将两组成员各自派向两侧教室,孙文斌自己带着剩下的一组走向旁边的教师办公室,只是还未走到办公室门外,几人同时突然都停下了脚步。

    只见手电筒照射处,办公室那紧闭的木门下面,一大滩暗红的液体格外显目。

    “是血,还没凝固。”

    一名成员上前进行了确认,转头望向孙文斌说道。

    孙文斌没有说话,神情中浮现出了几分凝重,对那名成员做了个手势。

    那名成员会意,放轻脚步走到门前,接着猛然暴起一脚!

    砰!

    老旧的木门瞬间四分五裂,大量烟尘四散。

    而那名成员同时快速抽身退开,来到其他人身边,众人全都警惕地盯着门后的办公室。

    什么都没有发生,一片安静。

    孙文斌等了一会儿,待到门口的烟尘散的差不多了,才带头向里面走去,当他们走进办公室,看清里面景象后,所有人脸色都不由一变。

    血,到处都是血。

    墙体地板还有天花板上,到处都溅满了大量的血水,就好像这里发生过极为凶残的凶杀案件一样,血腥恐怖。

    “这么多血,就是把一个人的血全部放干都不够吧。”一名成员脸色难看地说道。

    “一个人的血当然不够。”许是感到有些压抑,另一名成员开了个玩笑,“把我们几个人的血放出来,就差不多够了。”

    就是这个玩笑实在有些不合时宜,让其他人都一阵发颤,引来一片叫骂。

    孙文斌皱眉道“都闭嘴,把这些都打开看看。”

    几人立马闭嘴,不再说话。

    办公室一门一窗,窗户就在门对面,除了这些不知何来的大量血迹外,就只剩下了那些老旧的办公桌和一排橱柜,其余再无其他东西。

    而且空气比之走廊更为沉闷,让孙文斌很是厌恶,他紧紧捂着鼻子,看着几名成员逐个打开柜门搜查。

    正看着他们翻箱倒柜时,孙文斌的视线忽然从玻璃窗上扫过。

    他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就在刚刚,他眼角余光似乎看到玻璃窗外面有什么东西闪过。

    他走了过去,将电筒灯光打在玻璃窗上。

    玻璃窗外面并没有什么东西,只有玻璃上倒映着的办公室内的景象。

    暗道自己太过紧张,最后收回视线的时候,孙文斌的视线突然凝固了。

    只见玻璃窗上的倒影中,那几名正在翻箱倒柜的成员,不知何时起早已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左边那人折断了脖子,整个脑袋就靠一点皮肉挂在胸前,暗红的血液从断裂处不断喷在墙壁和天花上,就这样还瞪着两个大眼睛,翻找着箱柜。

    旁边的那名成员整个胸膛都被剖开,内脏鲜血流满了身下一地,肠子一端还连在肚子里,机械地进行着翻找的动作。

    余下的三人也都是各种不同的恐怖死状,一个人整个身体都被拧成麻花状,另一个则整个脑袋都消失不见,最后一个更是整个人都被塞进了狭小的鞋柜里,整个人挤成了一个血肉方块,一张严重扭曲变形的脸正挤在肉块的正中央。

    大量的血液喷洒地到处都是。

    变成了这种样子,却都还维持着行动,执行着他刚刚下达的命令。

    玻璃窗的倒影中,整个办公室内就只剩下他一个正常人。

    孙文斌脸上一片苍白。

    只是一个恍惚间,那些恐怖的景象就完全消失,所有人还复如初变成了正常的样子,仿佛刚刚看到的那些全都是他的幻觉。

    他深吸一口气,从玻璃窗上缓缓收回视线,转头望向那些战斗组成员。

    在他的视界中,几名成员都完好无损,并没有变成玻璃窗上倒映的那种恐怖模样。

    但孙文斌的心中依然一片冰凉。

    翻找了这么会儿时间,跟他进来的这五名成员却还一直都在开始翻找的地方,仔细观察便能看出,他们几人一直都在机械地重复着那套动作,给人一种浓烈的不协调感。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全都出事了。

    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悄无声息,他竟是连一点动静都没察觉到,至于凶手什么样子,怎么动手的更是一无所知。

    极度危险,速离!

    孙文斌心中瞬间闪过这道想法,他刻意维持着镇定,不动声色地就向门外走去。

    那几名“成员”仿佛都没有看到他动作,都没有任何反应。

    然而才走了几步,孙文斌就停了下来。

    一扇紧闭的木门,正挡在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步伐。

    他明明记得这扇门刚刚已经被踢爆了,怎么会完好无损地再次出现在眼前。

    同时,一道幽幽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孙组长,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那声音离他极近,就好像那人是贴在他的耳边说话,甚至还能感受到带着血腥味的口气吹在他的脖子上。

    孙文斌瞳孔猛缩,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想也不想,全身气血疯狂运转,五指并拢竖掌成刀,反手就是一记横斩向后狠狠轰去!

    向后轰去的过程中,他整个右手连同手臂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量深色的青筋暴起凸出,像蚯蚓般爬满他的手臂表皮,紧跟着整个手臂都暴涨了一圈,变成了可怖的青黑色,宛如恐怖魔爪。

    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气味更是散发到了空气中,若是有人不慎闻上一口,很快就会头晕目眩,严重者甚至会产生休克。

    这正是孙文斌苦练多年,兼毒功与硬功两者之长的最强武功——

    秘技·青魔手!

    下一刻,如同魔爪一般的恐怖手掌就狠狠轰中了身后那人的脑袋。

    砰!

    沉闷的响声中伴随着清晰的骨裂声,被青魔手轰中的那人当场就横飞了出去,重重撞在一旁的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响后摔在地上。

    而他整个人的脖子更是被直接打断,折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脑袋垂在肩膀一旁。

    “孙组长,你干什么?!”一道惊恐的声音猛然响起。

    被声音一激,孙文斌顿时一个恍惚,他转眼望去,便看到其余四名成员都正一脸惊骇地看着他,眼神中都满是畏惧和警戒。

    这四个人此刻表现出来的精神状态,哪有刚刚看到的那种古怪不协调感。

    他脸色一变,望向地上那个被他打飞出去的成员。

    那名成员脖子断裂的凄惨死状,简直和他刚刚在玻璃镜中看到的倒影一模一样。

    “来不及解释了!”孙文斌脸色阴晴不定,咬牙恨声道“走!离开这里!”

    他也无法确认现在看到的一切是真是假,这几名成员到底是死是活,他唯一能确认的就是这里极其危险,赶紧离开让实力强悍的镇守使前来才是正道。

    话音落下,他就当先向外面冲去,同时高举异变的右臂,向着木门一掌劈下!

    孙文斌对这一掌刀信心满满,不要说这种陈旧的单薄木门,就算是一堵砖墙他都能轰出一个大窟窿。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即将劈中木门的那一刻,突然就发生了恐怖的变化。

    那扇木门连带着整堵墙壁都变成了巨大的肉壁,一个完全由血肉组成的骇人墙壁!肉墙上生长着众多的血管脉络,还在有规律地起伏跳动着,仿佛这整个肉壁就是一个活物。

    变化发生地太快,孙文斌已经来不及停下,一掌就重重劈在肉壁上。

    而被他劈中的部位立刻陷了进去,大半根右臂都陷进肉壁中,同时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里面传来,将猝不及防的孙文斌整个人都向肉壁深处拉去。

    这股吸力大的可怕,根本不是孙文斌所能抵抗,任他死命抗拒,却也只能绝望地看着自己被一寸寸拉进肉壁中。

    “不!!!”

    孙文斌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怒吼。

    ……

    “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周涛忽然出声问道,“不是雨声,是人的叫声。”

    旁边两人互看一眼,纷纷摇头。

    除了外面的雨声外,他们并没有听到什么叫声。

    “是我听错了吗。”周涛眉头微蹙。

    他负责的区域是六楼顶层,虽然到现在为止什么都没有发现,但作为已经开始初步涉足炼神阶段的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没问题就出去吧。”他挥了挥手,试图挥散那股难闻的臭味。

    特别在厕所这种地方,虽然已经停用一年多的时间了,但是那种特有的恶臭味却依然没有消散。

    两名成员应了一声,便跟在他后面向外走去。

    就在三人走到门口,即将出去的时候,周涛却猛地停住脚步!

    他终于发现了是哪点不对。

    跟在他后面的一直是五个人,但到了现在就剩下了两个!

    其余三个人不但消失了,而且还影响到了他的神智,让他觉得对此觉得理所当然,没有任何应有的警惕反应。

    周涛脸色阴沉,他大步冲向前方一个厕所单间,对着木门飞起一脚!

    他清楚地记得,其中一个成员就是在进了这个单间后,再也没有出来。

    砰!

    木门应声而碎。

    周涛大步向前,看到里面的景象后瞬间色变!

    只见里面安防着一个坐便马桶,就在马桶的底部,一张严重扭曲挤压变形的恐怖白脸正对着上方。

    虽然那张脸变形夸张,但还是可以看出正是那名消失的成员。

    正在周涛惊怒交加,还未有其他反应的时候,一声惨叫从后面传来,他急转向后,便看到一只惨白的手臂从厕所角落的地漏下水管里伸了出来,窜出两米多长,一把抓住了一名成员的脚腕向后拉去。

    那个惨白手臂的速度极快,整个过程一瞬即逝,那个成员全无反抗之力,在惨叫声中瞬间就被拉进了那个还没有小碗粗的下水管道中。

    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活生生挤进去的,就像被塞进了那种寻常人家灌香肠用的家用绞肉机,整个人都挤成了一堆肉泥,血水喷的四处都是。

    更为恐怖的是,他都已经被塞进了下水管道中,惨叫声却依然在持续,从下水道里传出,仿佛他还没有死去,正在下水道里承受着某种非人的折磨一样。

    目睹了全过程的周涛只觉得全身恶寒,同时他又听到一道异响,转过头便看到刚刚的那个马桶里,那个严重挤压变形的脑袋正从里面探了出来,张嘴向他咬过来!

    “跑!”

    周涛大喝一声,拔腿就跑,顺手抓住仅存的那名成员冲了出去。

    冲出厕所后,他立刻就掏出随身携带的高爆手雷,毫不犹豫地砸进了厕所内。

    下一刻——

    轰!!

    随着一声巨响,只见狂暴的火焰从里面狂涌而出,里面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灼热的气浪席卷四散。

    那个紧追其后的死人脑袋已经消失在爆炸中。

    “成功了么……”

    周涛紧紧盯着厕所。

    他的胸膛剧烈起伏喘着粗气,这是因为刚刚冲出来的时候动用了特殊的秘法,所以消耗有些厉害。

    只是还未等他稍微恢复一点,便看到厕所内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只见整个厕所连带着走廊部分都开始剧烈扭曲起来,接着在这扭曲涌动着,墙体天花地板等竟都变成了由无数血肉组成的物质,就像变成了某种巨型生物的体内腔道。

    剧烈的扭曲还在向他们这边蔓延,扭曲所经之处,墙体都变成了血腥的肉壁。

    同时厕所方向,爆炸掀起的大量火焰之中,无数根粗壮的触手像潮水般疯狂涌出,向着周涛冲去!

    这个恐怖的未知怪物被周涛制造的爆炸给激怒了。

    周涛脸色发白,他转身一拳砸向身后的窗户,准备跳窗逃走,这里虽然是六楼,不过以他e级的实力,却也还属于能接受的高度。

    但当他一拳砸下去后才发现,这看似脆弱的玻璃竟然比钢铁还坚硬,完全打不动,并且随着这一拳过后,玻璃也开始扭曲了起来。

    显然,这也是那种肉壁伪装而成。

    逃不掉了……

    就在周涛陷入了绝望,拿出一个高爆手雷准备自爆了结的时候,突然间——

    嘭!!

    大量的血肉四射飞溅,原本那无法奈何的“玻璃”轰然爆开,形成了一个等人高的血洞。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血洞外跃了进来。

    “镇守使大人!”

    看到来人后,周涛顿时大喜!

    来者正是李行。

    李行没有回应他,面对如同浪潮般汹涌而来的无数触手,他五指紧捏,右手握拳向后拉开。

    随后一拳轰出!

    嘭——

    空气被瞬间轰爆,强大的拳压疯狂挤压气流,形成恐怖的超高压冲击波,在巨大力量的推动下,向前狠狠轰去。

    只见一道巨大的白色气流自李行的拳面爆发,如同一道狂啸的怒龙般狂涌而出,强大的破坏力将沿途的一切地面和墙体直接撕成碎块,带着无法抵御的恐怖威势,重重轰中那无数狂涌而来的触手!

    轰!!

    剧烈爆炸声中,无数血雨碎肉四处飞溅,所有的触手瞬间被轰成漫天的肉泥,自半空纷飞落下。

    而那道白色冲击波则余势不减,一路冲击到最深处,将最深处的肉壁轰出一个巨大的血洞。

    “好……好强!!”

    周涛骇然地看着那个巨大血洞,他知道镇守使的实力很强,但从没想过会强到这种程度。

    这一拳的威力,简直堪比坦克主炮!

    而且明显能看出来,这只不过是镇守使随意打出的一拳罢了。

    打爆那堆触手后,李行没有停顿,直接返身抓住两人的肩膀,自最先破开的那个血洞中一跃而下。

    ……

    “砰”的一声闷响,自六楼跳下的李行重重落在水泥场地上,地面顿时裂开了几道不小的裂缝。

    落到地面后,李行放下手中惊魂未定的两人,只是简单吩咐了一句“在这里待着”,就脚下轻轻一踏,整个人冲天而起,跃向了黑暗中的教学楼高层。

    此时的广场上除了他们两个外,更是早就有了一群人,都是原先进去搜查的人员,大部分人都带着伤,很是狼狈。

    “看来大家都遇到麻烦了。”

    周涛很快就看到了吴月葵,她脸色发白,捂着胸口站在一边,身上明显带着不轻的伤势。

    “我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吴月葵摇了摇头,向着另外一边示意。

    周涛顺着方向看去,很快就看到了孙文斌——孙文斌的整个右臂都消失不见,失血过多的惨白脸上一片阴沉。

    为了活命,他不得不狠下心来斩断了右臂。

    失去一条右臂不算什么,但最让他心痛的,还是他苦练十多年才得以大成的绝学青魔手。

    没有了那条右臂,他一身的实力何止下降八成,依仗实力才拥有的地位财富,也再难守住。

    这才是孙文斌心情如此之差的真正原因。

    周涛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心头沉重,同时更多的则是庆幸。

    还好镇守使及时赶到救下了他的性命,不然现在的他,恐怕下场比孙文斌还要惨上百倍。

    “周涛,你是总门的人,见识应该比我们更广,你知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吴月葵问道。

    周围的一些人也望了过来。

    “你实在是太高估我了。”周涛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连听都没有听过。”

    从其他战斗成员的交谈中可以听出,不光他们六层,其余区域也都出现了各种邪异的恐怖变化。

    这栋教学楼简直是一栋鬼楼,真正的鬼楼。

    “是么。”吴月葵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这时,高空一道黑影落下,却是李行又救出了三个人。

    这次李行放下救出的人后,并没有再返回,因为这三人已经是最后一批幸存者了。

    “大人,已经没人了么。”看到李行没有再行动起来,吴月葵连忙出声问道。

    “嗯。”李行微微点头。

    在这里怪异还没有暴露之前,他的感知还会受到严重干扰和欺骗,但是伪装暴露之后,这种干扰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整个教学楼完全处于他的感知之中,纤毫毕现。

    看到李行点头,吴月葵脸色却是一变。

    此刻场上的总人数,已经只剩下了进去之前的三分之二。

    可以说整个平治分部的主要战力都集中在这里,一瞬间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战力在这个地方,让已经自视为未来外门主的她如何不心痛。

    “大人,撤吧。”

    作为总门特遣而来的周涛没有她那么多想法,他走上前道“这个地方的危险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了,我们还是速离此处,上报总门!”

    在他看来,这个地方的怪异根本不是凭人力可以解决的,镇守使虽然实力强悍不惧这里的凶险,但面对整栋大楼的诡异变化,也无能为力吧。

    现今之计唯有上报总门,让总门联系军部,调集军队以重火力覆盖,将整个学校都彻底清洗一遍,方能肃清这片区域,解决此地诡异。

    其余众人也都是这么想的,险些丧命的他们,对这个地方已经产生了深深的恐惧,若不是镇守使让他们待在这里,他们早就全都逃离此处了。

    “所有人都离开这里。”

    李行并没有作出回复,只是冷冷看着眼前的教学楼,抛下这么一句。

    “走出校门至少八百米开外。”

    众人虽然对这个命令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却也巴不得离这个诡异的大楼远远的,立刻纷纷向外走去。

    走出校门,周涛忍不住回头望去,便看到李行独身一人站在教学楼前,原本高大的身影在大楼的衬托下,却显得别样单薄。

    而黑暗中的教学楼,则像一个匍匐在那里的恐怖怪物,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恶意,似乎随时都会将前面的李行一口吞下。

    那几乎宛若实质的恐怖恶意让周涛脸色一白,收回视线,加快脚下步伐向外走去。

    ……

    李行冷冷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教学楼。

    在他强大的感知作用下,此刻的整个教学楼完全就是一个活物,各个角落都在散发着筋肉蠕动血液流淌的声音,刺鼻的恶臭血腥气味从四处散发而出。

    而在此之前,在他感知中,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学楼。

    直到带人进入没多久,这个教学楼就整个“活”了起来,发生了各种恐怖的诡异变化。

    第一时间发现不对的他立马出手开始救人,但分身乏术,而变化又发生的太快,还是有很多成员没等到他救援就遇难身亡。

    所以,撤?

    杀了他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它!

    “差不多了。”

    感知到所有人基本都撤离到了一个安全的距离,一直静立在那里的李行终于有了动作。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闭起双眼。

    下一刻,猛然睁开!

    同时遍布周身的庞大气血瞬间沸腾,宛如一座沉寂的火山轰然引爆!

    霸罡·开!!

    轰——

    随着一声轰鸣巨响,以李行为中心,一圈肉眼可见的强大气浪骤然爆发。

    一股暴戾强大的恐怖气息自他的身上猛然爆发,如飓风般向着四面八方席卷扫荡!

    这股暴戾的气息是如此恐怖,以至于数百米开外的周涛等人都受到了影响,所有人的脸上瞬间变得一片煞白,脑子里更是一片空荡,停止了运转。

    唯有开始涉足炼神阶段的周涛,还能保持着仅有的思考能力,和与之产生的无尽恐惧!

    但是没等他恐惧多久,更剧烈的变化就发生了。

    轰——!!

    如同巨雷炸响的恐怖爆炸声骤然爆发,整个大地仿佛都出现几分震动。

    这是李行以全力隔空打出的一拳,恐怖的力量瞬间爆发,无数的气流被轰然打爆,从而产生的恐怖爆炸。

    在李行如今数倍音速的恐怖拳速下,原本宛如不存在的空气变得如同胶水一样粘稠,每一拳打出,都要耗费巨大的力气。

    那是因为他速度快到了极致,气流根本来不及避让,所以才让他的出拳才变得比普通人还要艰难。

    而在这样的出拳下,威力也几乎提升到了一个极致。

    无法避让的空气被他的拳面疯狂挤压,在那一瞬间几乎被打成了液态,再在这股巨大的力量作用下推动出去,带动无数的气流一路向前,直接形成了一道威能恐怖的大飓风!

    恐怖的飓风发出着惊人的咆哮,沿途的水泥场地就像纸糊的一样被轻易撕裂,至少三十公分厚度的地面直接消失,无数的碎石泥土卷入其中。

    飓风一路摧枯拉朽,如同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刚出现时不过等人高,等快冲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有三分之一个教学楼那么大,并且还在不断膨胀中。

    虽然破坏力如此巨大,但飓风产生的动静却完全被另一种声响所掩盖。

    那就是自开始出现后,就再没有停下的恐怖爆炸声。

    轰轰轰轰轰……!!!

    李行在打出第一拳后,便紧跟着就打出了第二拳第三拳……他的双拳化为了狂风暴雨,在那一瞬间对着教学楼的方向疯狂轰击,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打出了多少拳。

    他一拳就打出了一道威势惊人的大飓风,此刻这么多拳同时爆发,又会产生多么恐怖的破坏力?

    强大的音爆响彻整片天地,整个平治市都听到了这片如同雷鸣一般的密集音爆声。恐怖的力量撕裂大气,大量的沙尘碎石卷入其中,形成了足以撕碎一切活物的恐怖大沙暴,将以李行为中心的百米范围彻底化作了一片生命禁区。

    大地在剧烈地震动,几道巨大的裂纹向着远处蔓延而去,很快就轰然崩解,地面裂成了无数大小不一的板块,就像烧开的开水一样剧烈地沸腾。

    整个场面,就宛若世界开始毁灭末日降临般的恐怖景象!

    这一切,都仅仅只是李行全力爆发下,产生的余波所造成的破坏罢了。

    他的真正爆发,则已经形成了一片呈深黑色的超级大飓风,向着教学楼狂啸而去。

    而作为主要攻击目标的教学楼,在剧烈的震动中,就像海上处于暴风雨中的小船,毫无抵抗之力的被铺天盖地的黑色浪潮所吞噬,瞬间就淹没在那片恐怖的黑色超级飓风之中。

    再无声息。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极道拳君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笨蛋少年在异世界医品狂婿谍网江湖十大奇案天道梦境系统夔龙最强读心师漫威之华夏超级英雄系统穿越到冰与火之歌悠闲乡土生活我能召唤华夏人杰人类往事之猩球大战青鸟纪之拜托了灵女陛下千机百怪杀机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