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虎君 第144章 一刀孤勇,斩破天云(本卷终)

第144章 一刀孤勇,斩破天云(本卷终)

作品:《虎君

    但见大雪漫天间,滔滔灵力大江凝铸,杀气腾腾。

    皇武大擂,石兴错脚下气流爆散,剑势如龙,直斩风雪七丈。

    剑锋尽头,唯有那名负手拔刀的少年。

    石兴错冷漠相视:“聒噪。”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放缓,四面八方视线齐聚于此,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势若斩山的一剑,所有人同样看到,那名在黑锋之下的少年,目光安然如风雨中矗立的铜柱。

    他为何如此平静?

    难道,他不知道以身挡剑的后果么?

    或者说,他以为凭借那把六尺长刀就足以挡住黑龙剑么!!

    还是太天真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乃至皇武中人都在这样想的时候,视线尽头,秦隐抬首,略带惺忪的醉眼中尽是豪放。

    秦隐笑了,然后在人群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向前挥出一刀。

    长刀寒凉,撕裂风雪,倒卷如狂龙。

    刀剑相击,火花迸射间,一点真空由小变大,瞬间横扫周身十丈。

    轰!

    雪暴腾起如大浪,惊天动地。

    台下观者不可置信瞪圆眼睛,擂后高台上宗门众人尽数而起。武北辰眼神如刀般凛冽,在他视线尽头。

    那名麻衣少年,竟然仅仅单臂横刀,便……

    挡住了石兴错!!

    震撼。

    无论台上台下,每个人都感觉背上汗毛在这一刻全部立起。

    九江郡主燕瑶捂住了檀口,李伯更是口中喃喃“不可能”。

    “这不可能!”

    石兴错双目怒瞪,他凛冽的眼神钉在少年面上。

    “他日你未曾入气旋,今日怎可挡我江河!”

    “呵。”

    一声嗤笑,台下一片哗然。

    “挡住如何,斩你又如何?”这一刻,秦隐声音铿锵如铁,目光睥睨。

    狂风卷过四方大旗,猎猎作响。

    石兴错终于听到于少年周身响起的整整十道气旋炸裂之声。

    “未踏江河,你便终有力竭之时。呵,不过气旋十……”

    石兴错眼神猛然凝固。

    因为在下一息,另一道细微的、却清晰的气流爆裂声于少年胸腔绽放,似巨石下的笋,沐着暴雨,终顶破重重阻碍,带着无限的生机,拔成竹节。

    那是秦隐于血脉中刻下的第十一道气旋,在风雪之中,三尺之内,清晰绽放。

    十一重!

    这个世界上怎会有气旋十一重!

    心脏跳动犹如战鼓激荡,澎湃的力量于心室涌出,浮现全身。

    这第十一重气旋的爆发,起到了接近于江河境灵力大江的作用,将全身奔涌的灵力宣泄于一点,沿着手臂传导至刀锋之上。

    石兴错还看到那柄甚至比黑龙剑更长的重刀之上,悄然浮起繁杂的红色细纹。

    那是……灵纹。

    只有毕方这只胖雀子才知道,秦隐在这短短一月内究竟是何等变态。

    天资卓越的人而又付诸努力时,那个结果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李断潮赠予的燃火灵纹,被秦隐尽数吃透。

    有着无坚不摧的琅琊匕,秦隐也就终能将这灵纹刻于醉今朝上,令这柄宝兵晋入灵兵下品之列。

    撤步,转身,旋刀,带着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

    带着炽烈气息的灵力在每个回路中不断对撞,最终于锋芒处引爆!

    轰!

    白色的雪花凝固在半空,下一息刹那蒸腾成雾。

    气浪爆裂中,石兴错仿佛遭受数十头狂牛重撞,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

    黑龙剑反手刺入擂台想要止住退势,然而随着剑锋处青石不断崩裂,石兴错还是倒滑了整整一丈才最终停下。

    腾起的火浪消散于无形,但观者脸上的呆滞却不曾消退半点。

    冰凉的雪水落在脸颊,燕瑶顾不得擦拭,她双手捂着嘴,死死注视擂台上那道扛刀走出的桀骜身影。

    “江河如何,披一身龟甲,像个王八。”

    秦隐口中,尽是讥讽。

    “安敢辱我!”

    石兴错一声嘶吼,瞳孔深处浮起滔滔黑浪,那重若水银的灵力大江尽数灌入体内,起身,剑锋卷起一丈黑雾。

    秦隐放声大笑,长刀斜指,风骨桀骜。

    “辱你又如何?”

    这一刀,当断黑龙。

    踏步、踏步、踏步!

    秦隐大步奔行起来,一人之势,千军辟易。

    台下观者看不清两人身影,但见人影相交,火光四溅。

    长剑哀鸣响彻半空,黑色剑锋崩碎成雾!

    秦隐将这一身豪烈尽数落于刀意,重重斩在剑后黑甲之上。

    噗!

    石兴错猛地昂首,一口血雾喷出,横飞而出,重重撞在那面正在擂动的牛皮大鼓上。

    咚!

    蒙皮巨响,战鼓骤停。

    “我不服!”

    石兴错于废墟中站起,胸前铁甲尽碎,鲜血浸透,面若厉鬼。

    秦隐脚踏追星之势,反手再一刀,斩于对方肩甲之上。

    甲叶崩碎,石兴错双膝重重跪地。

    秦隐收刀,淡然开口:“站起来,像个男人。”

    这一击彻底打垮了石兴错的气和势,他口中喃喃:“我石兴错乃人中龙凤,未满二十三便入江河,你不过气旋怎可赢我……”

    石兴错颤颤巍巍站起,突然一只手掌搭在肩上,他藏在背后蓄满黑水劲的拳头滞住。

    秦隐和他双目对望,五指猛地一扣,指尖如钢爪般扣入肩胛。

    石兴错一声痛吼,黑水拳劲终于不再隐藏,一拳捣出,恐怖气劲在两人之间绽放。

    秦隐冷漠相望,刻画至大成的追星腿法在这一刻终于彻底显露其精绝之处,他为所有人演示了什么叫做……

    如影随形。

    拳锋明明临近秦隐胸前一寸之处,却终究突不破这最后一寸。

    石兴错向前冲出三丈,秦隐便以同样的速度退了三丈,手掌依然扣住他的肩膀。

    “你中计了。”

    石兴错狞笑抬头,拳锋猛然张开,浓重的黑色灵力霎时从掌心喷吐,终于跨过这最后一寸,没入秦隐胸口。

    细密的黑色冰花从心口浮出,蔓向全身。

    时间定格于此瞬,秦隐依然保持那个姿态,只是掌心变得一片冰凉,在他耳中,经脉中响起无数血液、灵力冻结的声音,似初冬刚刚冰封的溪流。

    “黑水骑从伍者必习黑水图录,其中有一式名为《玄水重锁》,可列玄阶上品。其招式所出皆依黑水灵力,势寒力沉,中者轻则迟缓行动,重则全身经脉尽封。”

    远处,李伯轻声开口,“看这情形,秦公子命危。”

    伞下的小郡主双手绞缠在一起,抿嘴不言。

    “本公子倒不觉得,你们二位呢?”

    带着淡淡磁性的声音响起,一名穿着白色锦缎夹袄、面容俊秀的公子摇着折扇出现在身侧,却没有看向这主仆二人,而是转头看向另一侧。

    一人身高九尺,面容憨厚,闻言挠头笑道:“他说能杀的,一般都活不了。”

    一人瘦削,面无表情,惜字如金:“同意。”

    本来有些讨厌那俊秀公子身上飘来的脂粉气息,但听到这两句话,郡主小脸上的紧张便消退三分,她犹疑问道:“当真?”

    吕洛妃看着小郡主那张明媚脸蛋儿,轻佻一笑,“死了又和本公子有何关系?”

    “你!”燕瑶气急哼了一声,扭头不再理会。

    不过经过几人这样打岔,先前积攒的紧张气氛无形中消散了许多。

    但在其他人眼中,随着陡然浮现的灵力枷锁刺破少年麻衣之后,便已无限期临近死亡了!

    “果真是玄水重锁。”

    台下众人惊呼,因为皇武擂台上,随着秦隐动作变缓数倍后,攻守之势陡变。

    随着石兴错再度一拳轰出之后,秦隐倒滑整整五丈方才止住!

    一条条黑龙似的枷锁于少年周身钻出,再度刺回,逐渐缠绕全身。

    “我能让你死一次,就能让你再死第二次。”

    石兴错面容狰狞,拳头捏动的咯吱作响,那条黑色灵力大江如蛇如龙盘绕四周,弓步扎马,一拳甩后,荡起雪雾层层。

    众人毫不怀疑,这接下来的一拳,将是此战的绝杀。

    天空中,那只盘旋的红雀,此刻目光焦急,口中喃喃,“秦隐,你让爷放心的,你他娘的倒是动一动啊!”

    擂后,武北辰大手一拍,“招式精妙,又有临机应变之能,当真是我兵山楼的好苗子,哈哈哈。”

    风声似乎凝寂。

    已经被灵力枷锁穿透全身的秦隐,在众人视线中缓缓抬起双手,冷漠的视线随之抬起,平视前方。

    “仅此而已么?”

    什么!?

    什么!

    擂上擂下,所有人都仿佛自己听错了一般。

    秦隐的胸膛挺起,脑海中那曾经观想而出的三足火鼎刹那浮现,随着他下一次呼吸,密布全身的气旋灵力开始沿着一个本不该属于人类的线路流动。

    双手,泛起似火焰一般的红,带着灼热与炽烈。

    “赤玉擒龙手?但颜色不对啊……等等,这是、爷瞎编的那招炎火绝!”

    “……秦隐你快他妈停下来!”

    毕方呆住,进而疯了似的俯冲而去。

    天知道秦隐这小子是什么时候瞒着它在练这招的!

    然而这一刻的秦隐嘴角露出一个寒酷的笑容,手掌不知何时已经蒸腾而起红色烈焰,随后……

    猛地按向自己体内!

    全身灵络逆行,火灵刹那贯遍全身。

    狂猛的灼热灵力将那些刚刚冻结起来的灵力,狠狠撞穿!!

    足以扭曲灵魂的剧烈痛楚,却连让秦隐皱一下眉都做不到。

    砰……

    砰砰砰!

    一刹那,无数声枷锁碎裂的声音于秦隐周身响起。

    在无数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层层玄水重锁,被一道道凭空浮现的赤焰焚烧成雾。

    半空中,疾冲的毕方猛地止住,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招自我燃烧用的……好霸气!要是当年鸟爷也有这么灵光的脑袋就好了。”

    蒸腾的热气中,秦隐缓缓直起上身,如山虎般大步前行。

    每一脚踩下,焚心之痛都在冲刷着他的心脏。

    每一脚落下,秦隐嘴角的弧度都咧得更大。

    站定在石兴错身前三丈之处,秦隐目光从石兴错脸上一扫而过,进而望向侧方台下,望向那边如巨碑般显眼的项铁力以及平静站在身侧的张南笙。

    “可借我烈酒一坛!”

    秦隐咧嘴,声音豪迈,似骄阳刺透大雪。

    “接好!”项铁力对视大笑,大手一挥,一尊黑花酒坛在那恐怖臂力之下横跨三十丈。

    酒坛稳稳落在秦隐手中,他看都不曾看石兴错半眼,反手将醉今朝插入擂台,大笑着启开泥封。

    二十年花雕带着醇厚的香气,弥漫在皇武大擂上。

    他笑这旧敌将亡,他笑自己这一身热血未凉。

    江湖陌路,生死无常,旦有烈酒一坛,纵醉死今朝又有何妨!

    秦隐带着一身豪气,放肆狂饮。

    三丈之外,石兴错一张脸由白转红,进而泛起黑紫。

    “受我黑水图录……千秋不世拳!”

    石兴错昂首怒吼,一拳轰出三丈真空,半擂雪云,携千秋不世之拳意,正击秦隐。

    轰!!

    这一声,将四方大鼓之声狠狠盖下。

    天地间,万籁俱寂。

    随着雪龙卷过,大雾飘散,露出擂上场景后,所有人都捂住心脏,不敢置信。

    台上,秦隐左手提酒纹丝不动,右手横于身前,五指稳稳的扣住那枚包裹在铁叶下的拳头。

    石兴错眼神凝固在眼前那条臂膀上,目光中第一次浮现骇然……那被绞碎的衣袖下,是一条密布战痕的手臂,密密麻麻,不知尽头。

    秦隐竟然把燃火灵纹,刻在了身体上!

    苦修士吗……

    不,他是刻进了血液里!

    石兴错看到那双比自己还要冷漠一万倍的眼神,打了这辈子的第一个寒颤。

    “他……疯了吗?”纵然江河境与观海境的大修行者,也仅剩喃喃。

    秦隐打了个酒嗝,随手甩掉终于饮空的酒坛,注视着不可置信的石兴错,感受着全身犹如火山喷发前的躁动与澎湃,和脑海深处那枚正在缓缓凝聚的……第十二道气旋之影。

    “黄泉路上,自有人陪。”

    石兴错一愣,下一息便觉得拳头似遭万斤巨力挤压。

    秦隐饮尽豪烈,五指森然如钢,洞穿石兴错护手铁叶,向后一拉,将对方臂膀拉的笔直!

    而后……

    反身大臂抡圆,在无数人惊骇的目光中,轰然一砸。

    轰!

    人形轮廓崩出,周身青石尽碎。

    石兴错一声惨嚎,仅一击,他的四肢骨骼尽断。

    那催山倒海般的巨力,终于让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的瞳孔深处浮现出恐惧,他……终于怕了!

    他不能死,他还未曾登入王都高堂,他还有野心未尽!

    所以石兴错张开了口,想要喊出那声代表终止比擂的“认输”。

    “我……”

    然而,秦隐的目光如看一条死狗,抓着石兴错一臂,拧身再度重抡。

    轰!

    石兴错狠狠撞穿另一具大鼓,如破布烂革般陷在木架之中,鲜血汩汩而流,他仰头喃喃,看着那道从天而降的身影,眼带哀求。

    “我……”

    “住手!”

    石兴错的哀求与皇武楼主武北辰的厉喝同时响起。

    兵山楼第七楼主武北辰腾空,大袖一挥,浩瀚灵力化作龙蛇猛然缠住石兴错的脚踝,向后重重一拉。

    秦隐一脚风坠瑶光落下,宛若星辰坠地,一丈内石板尽数塌陷!

    他淡漠侧望,看着那被武北辰卷出丈外的石兴错,也看着那边对着同门怒吼而起的止戈楼长老韩风,嘴角……

    挂起讥讽。

    少年横臂,五指大张,赤色灵力漩涡刹那浮现。

    擒龙!

    惊人的吸力卷起五丈之外那柄寂静矗立的醉今朝,在那张幻化而出的赤红大手中,这一刀携秦隐一腔孤勇,直斩出天云破晓。

    “焉敢!”武北辰怒发须张。

    刀光豪烈,从半空没入大地。

    噗!

    鲜血遍洒长空。

    一颗大好头颅落地,石兴错此生的所有惊惧都定格在面。

    “我斩这狗头、又如何!!”

    大雪漫天,秦隐放声大笑。

    ————————

    【第一卷终,卷尾语:多少恩仇付寒光,江湖事自当一刀了。】

    忍着数月疲倦,老当咬牙写出心中不甘,也算终给自己一个交代。

    第二卷《乱世匹夫》,卷首语:“九州十地玲珑局,我管他上天入地!”

    ……

    发布时间……emmm,我们下个笔名见!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虎君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无限随机系统我真不是手艺人从贪吃蛇到吞天蟒武道旅程仙凡同修初恋狠暖你很甜召唤大佬和薄少撒个娇5G连上异世界厉先生你婚了吗我在漫威刷装备这绝不是救世主系统傲世仙医诸天武道馆扶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