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神之迷城 序章:三个人

序章:三个人

作品:《神之迷城

    风扬的生活算是顺风顺水,从出生到长大再到工作,几乎都没有什么波澜,很快又成为新市学院的历史系专门研究远古文明的教授,他的妻子清扬是他来到这个城市上学认识的。清扬比风扬低两届,偶然的认识,既而相知,在风扬成为学院历史系系主任的那一天,清扬也成为了风扬的妻子。

    人生得意须尽欢,对于风扬来说莫过如是。

    风扬是农村长大的男人,一向质朴生活的和清扬相敬如宾,夫唱妇随,而在妻子风铃眼中,风扬是个当代好男人,没什么不良嗜好,一切都是阳光的,向上的。随着时间的潜移默化,清扬终于发现那一丝淡淡的困惑,或者忧虑笼罩在风扬一举一动中。一个中秋的夜,风扬突然又讲起了他的梦。

    一个登山的梦。

    …………..突然间不知何处,天阴或者晴,也不知时间,也不知脚下何处………..风扬突兀在连绵不绝,起伏崎岖的山,或者丘陵之间,脚下有没有路他也不知道,他只是这样一直向前疯狂的奔跑着。为什么奔跑?为什么疯狂?风扬脑中一片空白,只是奔跑着,奔跑着奔跑着。或许想要到天际的尽头,想要找到你,共度人生良宵,这句话是风扬说给清扬的。在清扬而记忆中,风扬的叙述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一次次地,若真的找到不同或者区别,就是风扬叙述时的神情更加的严肃,渐渐没有最初讲起时的风趣。但是,每次风扬讲他上山的梦,基本上都是这样开头的。

    …………陡然,到了山巅绝顶,风扬忽有一丝问自己为何疯狂奔跑的意识,突然,风扬掉了下去,向下,向下,向下,天啊,自己竟然失足坠崖。没有尽头,就这样一直向下坠落,倏地,一根枝条从虚空处伸出,风扬岌岌可危的落在了枝条上。风扬一阵心悸,那个激动,死而复生的庆幸。还算活下来了!风扬看了清扬一眼,继续说道,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清扬笑笑,丈夫风扬讲道这里总是要问这么一句。

    在清扬的记忆里,风扬不等人回答,就该接着说他的梦了。每一次也不例外。

    …………一颗太阳高悬在崖顶,而一轮圆月就在这根枝条的前方,等我看到眼前那轮月,并意识到耀眼的月轮竟然真的是月亮的时候,崖顶的那骄阳竟然也倏地飞了下来。太阳和月亮竟然扭缠在一起,这是怎么一回事?我问自己,我知道没人回答,我其实或许只是在问自己,这个我自己知道,可是,就在这时候,这根虚无中的枝条竟然开始断裂,我又开始坠落,向下坠落。

    风扬的脸色发白。清扬的心也再一次被风扬的叙述吊了起来。

    这该是怎样的一个梦呢?

    清扬不止一次这样想。

    接下来风扬的叙述就戛然而止了。

    风扬不止一次的叙述,清扬也不止一次的依偎在风扬的怀里听他叙说着,这简单但是有些离奇的梦。关于梦,最基本的说法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风扬,他几乎没有梦,一年也不做一个,而如果做梦的话,就是这个莫名其妙登山的梦。清扬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个身边的男人,自己一生的选择-------这算什么回事呀?!

    不管怎么说,日子就这样渡过。清扬也有几年没再听风扬叙说他的梦了。或许,一个男人有家后会长大的,风扬还是好男人的。

    七月的早晨爆裂炎炎,清扬几乎一夜都是在辗转反侧,儿子阳阳两岁了,清扬完全进入了母亲的角色,而当清扬准备去做早餐的时候,风扬竟然还是坐在书房,电脑屏幕上显示一则新市当地新闻。

    “本市市民刘西川在西华大道突然间变傻了,不知道家在何处,又为何出街,街上有巡逻警察浏梦生,发现后将其送回家中,其妻王桂芬在刘西川回家后以泪洗面,不知道该如何对其突然变成呆傻,或者说是失魂的丈夫。据悉,刘西川家庭并不宽裕,家中一切都靠刘西川一人的工资度日的,而呆傻的丈夫更是令这个几乎崩溃的家庭雪上加霜。就在本报道发稿前,据悉有不知名好心人为其捐款肆拾万元,在如今社会,我们在这里为刘西川祈祷,为不知名好心人点赞。”

    清扬走过去,风扬指指电脑屏幕,清扬看到屏幕上的报道,说道,现在这么好心的人也真的不多了,走吧,上午第一节课有你的课。

    风扬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教书育人,这是风扬的职责,第一节课结束,风扬走出教室,一眼就看到一个人。

    一个似乎站立了很久的人。

    一个似乎也等了自己很久的男人。

    风扬有种感觉这个人估计就是那个脚浏梦生的巡警。

    对于自己脑中突然泛起来的名字风扬有些纳罕,但风扬可以确定眼前这个站立了很久,也等了很久,甚至有些由于不觉得男人就是浏梦生,他坚信。风扬笑笑,不管如何,他并不想和这个男人发生一点交集,可就在风扬礼貌的笑笑的时候,这个男人猛地加快脚步,飞似的到他面前,“风扬教授,我叫浏梦生!

    赵毅心猛地一紧,他还是拿起了电话,看着手机上的显示眉毛微微一动,对病床上的妻子陈玲微笑着,“单位的我接个电话………”

    “去吧!”妻子陈玲微笑示意中,赵毅离开了病房。医院的走廊上几乎也是人满为患的,赵毅走向电梯井方向,那边休息不锈钢连椅上的人正好走向电梯,风扬和走向电梯的一男两女点头微笑,然后坐在了连椅上,电话依旧不停不依不挠的响着铃音,刀郎的2002年的那一场雪。

    “密码?”对方在赵毅接通手机的一刹那,直接吐出两个字。

    “我要我妻子活下去!”赵毅咬着牙,斩钉截铁的说道。

    “哦?还是老态度?”电话对方似乎已经料到赵毅的回答,但如此决绝,他还是有些不太舒服,调整了一下,娓娓道来,“你妻子陈玲已经癌症转移。晚期了,用有用的钱救你儿子不好吗?”

    “不用多说,我要我妻子活!”赵毅嘴唇边缘血在蔓延。

    第二年的四月,陈玲逝去,赵毅不知所踪,而他的儿子赵猛亦不知所踪。

    赵毅工作的厂里报案,警方经过几次调查之后,赵毅及其儿子赵猛列为新市失踪人口。

    赵毅的家在新市的北部,一个蜗居的五十平方的房间。

    据其邻居反映,因为赵毅妻子陈玲住院,向单位和邻居亲朋借款达四十万之多,最后的抵押就是他们的房子,可是,这样一个老实的男人竟然在妻子陈玲逝去候失踪了。也有人说,埋陈玲时就没有看见赵猛,这让邻居很是不舒服。

    不过有人传说,据说是赵毅的儿子赵猛是因为赵毅拒绝给绑匪那四十万,被绑匪撕票了。反正都市坊间各种传说都有,关于赵毅陈玲以及他们的儿子赵猛大致就是这样的,警察只是调查几回后,赵毅赵猛成为了新市失踪人口。

    负责处理这一案件的警察是刚从省城分到新市的行警韩寒。

    这个社会,不知道什么时候,神婆,算卦,相面,推背也成为一种高档的职业。而七七在新市,乃至整个豫省都是很有名气的,据说,她们家向来都是人山人海的,找七七的各种求多如牛毛,不过,七七的规矩一天只卜三掛,余者,无论是恨,还是懊恼都小心翼翼的遵循着七七的规矩。

    S|看正u版{章-l节)Q上z●fP0Ws

    七七这个神婆其实年级不大。看年纪脸色大约不到二十岁的样子。

    在新市人还没明白神婆神棍巫师之流具体区别的时候,七七于三年前突然成名于新市,并很快拥蹩无数的信徒,这让负责其片区的社区主任程磊很是尴尬,不过,有一天,程磊在社区取缔迷信活动中,竟然看到了一个特别的人。

    那个人却是前任市长的秘书老满。在第二天,老满已检查工作为名来到梁宏社区,程磊就知道其来意不善,没想到老满竟然没再提那天的事,像一个老朋友嘘寒问暖,平易近人,程磊不明就里,就这样说着话,陪着小心。

    老满巡查梁宏社区的下个月,程磊被提为新华区副区长。市长石祥洋去了省里,老满跟着市长的脚也到了省里。

    从此后,程磊不再在所在区提封建迷信之类的话题。七七更是有着更多的信徒,虽然一天三掛的求,很多人烦躁怅恨不安,但是却很安数的等待在七七所居的周围,等待着自己的排号,据说,七七的七个求签排号被好事者炒到百万以上,这说的有些夸张,却并不是谣传,至少程磊就知道,百万还是少的,千万也是有的。

    不过,七七很快制止了这种行为,用七七的话说,她只是帮助者,不是敛财者,她不收人钱财的。她不允许这种行为的发生。她只是用自己的能力来帮助那些那一帮助的人,驱逐他们命格上的的污垢,使他们能早些够成功。那些命格里没有的人,就是排号了用处也是不大的,最多身体康泰一些。就这样,反而更真实,求签排号的更是不计其数。而那些通过金钱买卖排号的据说根本没过七七的关。用七七的话来说,“他们的心脏,所以,他们没有来求来用求来的命。”

    这句话有些绕嘴,人们都难以明白七七话里的含义,而出现求签排号的依旧是正常的排号、直到后来,有人传言,通过金钱买卖的排号,上面的号码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拥有者,出卖者都不再记得他们有过求签排号的意向和行为。

    不管怎么说,七七在新市很快就到了神婆行业的巅峰。

    但也有人说七七不是少女,是真的老太婆。一个随时进土的,脸色枯槁发黑的老太婆。也有人说,七七是一个组织,不过,不管是什么,七七出现的时候总是一个人。

    你所能想到的,或者,你眼前的那个人,和你在街角娓娓而谈的那个人,或许就,是新市传说中的那个神婆---------七七。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神之迷城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笨蛋少年在异世界医品狂婿谍网江湖十大奇案天道梦境系统夔龙最强读心师漫威之华夏超级英雄系统穿越到冰与火之歌悠闲乡土生活我能召唤华夏人杰人类往事之猩球大战青鸟纪之拜托了灵女陛下千机百怪杀机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