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前任无双 > 第七六零章 这是我的底线

第七六零章 这是我的底线

        林渊默立原地目送,‘灵山巍巍于天下’这句话在他脑海中徘徊良久。

        就这般心神不宁了小半天,依旧在三分殿内琢磨时,陆红嫣突然过来禀报:“王爷,咱们的人突然陆续传消息来问谈判的事是不是真,尤其以老一辈的居多。”

        坐在案后低沉的林渊抬头,皱眉道:“他们怎么都知道了?”

        陆红嫣:“不是我们这边走漏了风声,而是这事已经在外面传开了,说这事正在与咱们这边协商。我估计是谈判方故意放出的风声。”

        林渊脸颊绷了绷,问:“咱们这边人都什么态度?”

        陆红嫣:“没什么态度,就是都在打听结果。”

        林渊默了默,“知道了。”之后又陷入了沉默。

        陆红嫣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走开了,只是一步三回头的。她发现王爷这些日子变得越发深沉了,这样的王爷让她感觉无法亲近,给人莫名的距离感。

        傍晚时分,王赞丰出现了,溜进三分殿庭院后,没去找林渊,而是先冲庭院里围绕花枝的陆红嫣去了,与陆红嫣凑在一块嘀咕一阵,不时朝殿内方向努嘴,不知在打探什么。

        陆红嫣不时摇头,摇头还是摇头。

        最后似没了办法,王赞丰只好进了殿内,见林渊沉默在案后,凑了过去嬉皮笑脸道:“想什么呢?”

        林渊抬头,“有事?”

        王赞丰嘿嘿一笑,“那个,咱们好久没有一起在仙都逛过了,出去一起起走走如何?”

        闲得无聊吗?林渊想这般问,但估摸着这位这样说必然有什么原因,遂“嗯”了声起身。

        两人联袂离开后不久,出现在了仙都的街头,出现在了仙都往日最繁华的地段。

        眼前的景象如同换了个世界,哪里还有往日的繁华,一片萧条,有点行人也是行色匆匆面带愁苦神色。

        一路的门窗几乎都紧闭着,隐见有人在窗户后面偷窥外面的情况。

        途中时而能见到有人拍打商铺的门,哀求买点吃的,而门后人则大声回应:没的卖,自己都快断粮了。

        更有妇人带着孩子跪在商铺门口哭求,在乞讨,大人小孩为了口吃的都在那哭。

        类似的不同情形在路上不时能频繁看到。

        林渊有些不淡定了,直接奔赴了物资供应点,只见许多人挤在供应点外面等,却不见物资出手。

        知道仙都的正常商业来往遭到了破坏,这边也在紧急调应物资过来,所以设置了临时的物资供应点。

        一看这情形,林渊怒了,冷冷道:“供应的物资哪去了?”

        王赞丰叹道:“仙都多大,多少人呐,弄来的东西没一会儿就没了。如今各地的传送阵不对我们正常开启,之前小黑还能偷偷摸摸的帮我们运东西,昨天小黑被鲲族给控制了,冥界对鲲族进行了严密的管控,现在我们想运点东西过来太难了,陆陆续续弄来的一点,根本是杯水车薪。

        不少人为了活命,已经跑到山里找能吃的植物去了。还有很多人跑出城打猎,去猎杀凶兽好吃肉,听说已经是死伤不少。一些修士干起了猎杀凶兽卖肉的活,有钱的还能买到,没钱的怎么办?有些人就算有钱,家里也没备那么多现钱,被钱庄卷款一跑,口袋空空。仙都浩大,这么多人,得猎杀多少凶兽才够糊口的,就算够,又能持续多久?

        仙都有我们震慑,还算好的,秩序还是算正常,没人敢乱来。听说有的地方,因为是昆一夫妇的心腹,都带着人马跑了,没了人维护秩序,为了吃的,已经开始打砸抢烧了,免不了有人干些奸淫掳掠的事,可谓一片混乱。不阙城,你应该熟悉的,洛天河跑了,如今的不阙城就我说的这状况。”

        林渊沉默不语了,脑海里闪过了不阙城许许多多熟悉的普通面孔。

        天渐黑,两人慢步在街头,静默许久后,王赞丰终于试着问了声,“听说对方求和,派人来谈判了?”

        林渊:“你怎么看?”

        王赞丰支支吾吾道:“三界三分天下,仙界三权分立,我也说不上是好是坏。”

        林渊斜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不过已经大概知道了这位带自己出来逛街的意图。

        之后,王赞丰还有事,先走了,目前的局势下他也有不少事负责关注,也没那么空闲。

        林渊则回了灵山,直奔诸子山,找到了木难临时落脚的庭院。

        林渊没进去,面对云华总感觉不自在,毕竟杀了人家的儿子。

        师徒两人溜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林渊开口问:“谈判的事听说了?”

        木难呵了声,“有人故意放出风声,能不听说吗?看起来,是谈判方在故意向你施压。”

        林渊:“老一辈的人对这事什么态度你应该清楚。”

        木难:“你觉得能是什么态度?把天下打下来得个位高权重不成?掰着手指头数一圈有几人能达到那个地步?潜隐了那么多年,能堂堂正正公开,再也不用担心被追杀,还能什么都不干就分一杯羹,已经很高兴了。

        有几人还愿意去拼命的?都不傻,都清楚,对方势大,这哪是短时间内能有结果的事,现在硬干的话,打个几百年都未必能消停。之前我要召集他们开战的时候,还是和冥界、妖界联手,他们就很不情愿了。当然,你若非打不可的话,也只能是把他们给逼得没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干。

        之前红嫣的父母听说了消息,就跑来问我情况,见我不知道,又问红嫣谈判结果。听说你没答应,两人想去找你,结果被红嫣给拦下了。一切全看你怎么想,我说了不再介入这些,没任何意见……”

        听了一堆啰啰嗦嗦的意见后,林渊沉默着回了三分殿。

        走向台阶进入殿内时,抬眼间的目光无意中触及了殿上的匾额,上面“三分殿”三个大字赫然醒目,林渊当场愣神在了原地。

        这一瞅就失神了许久,直到后半夜,他依然站在原地思索着什么。

        不说注意到异常的其他人,就连陆红嫣也在心里暗暗嘀咕,听说早年的时候阿罗无尚就在这盯着这匾额看了几天,如今这位又这个鬼样子,难道这匾额上真的藏有什么深奥的名堂不成。

        于是陆红嫣也盯着那匾额琢磨了起来,但看来看去都看不出什么名堂,也不知是不是自己不开窍。

        当然,林渊也没有像阿罗无尚那样站几天,突然就动了,走上台阶给了句,“明天的谈判,告诉他们,其他人不用来了,让殷菲菲一个人过来见我。”

        陆红嫣错愕。

        于是次日清晨,殷菲菲独自一人来到了三分殿,就林渊跟她,摈退了其他人。

        客气过后,两人对坐,林渊先开了口,“你也帮着天武,希望三界隔离?你是龙师的弟子,你不想帮龙师报仇?”

        殷菲菲:“这个可以看情况再说,但至少暂时,天武还不能出事,如今的妖界只有天武能镇的住,天武一旦没了,谁能服谁?妖界必然大乱!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仙界大乱,我虽是龙师弟子,但也是妖,更是妖界的妖王,我也有私心,我也不希望妖界大乱。”

        林渊绷着脸道:“我若是不答应你们呢?”

        殷菲菲:“你不肯罢手,那还能怎么办?那就只能是我三家联手和你们开战,没了活路就只能是拼个鱼死网破。只是我不知道这样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一统三界固然能威慑天下,可强扭的瓜能甜吗?

        你最多只能压住妖界和冥界,靠血洗来的,不说别的,我妖族焉能咽下这口气?哪怕是敢怒不敢言,血仇难忘,终究会有爆发的那一天,你能将天下妖族都给杀光吗?既然已经走到了道不同的地步,又何必强扭在一起。

        不说妖界和冥界,你和仙庭这些人之间怎么办?现在你们是前朝余孽,回头他们又成了前朝余孽,前朝又前朝,仇怨不休,轮回不休,冤冤相报,什么时候是个头?如今正是大好时机,双方彻底妥协在一块,彻底化解前后恩怨,再无前后之分。能在你手上促成这事,功德无量,灵山院正之威,名扬千古,难道不好吗?”

        话毕,两人四目相对。

        凝视了一阵后,林渊忽徐徐道:“木难手上的宝物和七界通宝不能毁,除了这个条件,其它的我可以答应。”

        殷菲菲略急,“那两样东西若不毁,有人随时可穿行诸界,还谈何彻底断绝三界来往?”

        林渊:“我可以公开保证,不对两界擅用,这是我的底线,由不得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了再商量的余地。若再啰嗦,那就开战,至于会天下大乱多久,我没龙师那么高尚,死再多的人也不能跨过我的底线。这个底线我会告知昆镇雄,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不勉强。”

        殷菲菲眉头紧皱,瞬间懂了他的用意,这是反将妖界和冥界一军,在破坏三家的抱团联手,两界若不答应这个条件,仙庭那帮人被这位鼓捣几下的话,怕是要撇开两界和这厮单独达成妥协。

  https://www.myshu.org/0/36/15115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