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前任无双 > 第七五七章 宁死不从

第七五七章 宁死不从

        说罢还忍不住身子扭了下,因身上换穿了一套黑色长裙,可谓骤然间改变了穿衣风格。

        没办法,现在哪还敢穿那明晃晃的金缕长裙,太过显眼了不是找死么?

        姜玄一声冷哼,“他想干什么?想拥财自重吗?”

        凭她的眼界,一听就知道财神想干什么。

        芸芸众生存在钱庄的资金,还有各地在钱庄流通的资金,如今都被财神给裹挟一空,将会引起大问题。

        不说各方势力给麾下人马发饷的问题等等,仅凭各方面买卖的正常经营受影响,普通人存的钱没了,没了钱采购生活物资,就要酿成大乱。

        最重要的是这些存储和流通资金的账本被财神掌握了,谁在钱庄有多少钱,事后恢复秩序,那些账本很重要,否则都瞎嚷嚷,再多的钱也不够分。

        敌对的双方,不管哪方得了天下,想要稳定掌握秩序,都要有求于财神。

        默了默后,又叹了声,“仙宫之变他们就在观望,否则岂能轻易饮恨!算了,这些人有点小心思也正常,只要他没有倒向对方就行,不要逼之过甚,没必要搞的适得其反。”

        她也是不得不服软,目前的情况,她自己也奈何不了财神,回头不管谁得了局势,想要财神交出掌握的钱财,也必须要给财神一个可靠的保证,不能让人家放心,人家是不可能交出来的。

        回头又问:“各地情况怎么样?”

        金眉眉:“根据各地传来的消息,都握紧了手上的人马和势力,都在静观其变。娘娘的嫡系人员都躲了起来,他们也想见娘娘,要不要召见?”

        这个时候,有个势力遍布天下的琳琅商会充当耳目确实便利不少,不至于对外面情形一无所知。

        姜玄默了默摇头,“谁也不知当中有没有对手的眼线,现在也没条件甄别,形势未稳定,人心未倒向我们之前,看看对手的情况变化再说,暂时就不见了,传讯联系便可,让他们先安心潜伏观察。”

        正说话间,外面有宫女通报,“娘娘,监天神宫掌令楚鸣皇到了。”

        姜玄罕见客气了一句,“有请。”

        很快,身笼在一袭黑色斗篷里的楚鸣皇大步来到,见面便拱手拜见,“拜见娘娘。”继而抬头,已是满脸悲愤,痛声不已,“娘娘,为何突然出现如此大变?”

        “我也想知道是为何。唉,陛下生前就说,感觉气象不对,没想还真被他不幸言中,一语成谶!”姜玄身心惆怅着,不过看着眼前人,又颇为欣慰,“之前陛下将你暂时监押,也是为了便于行事,让你受委屈了。”

        不管是金眉眉,还是楚鸣皇,都是她信任的,否则也不会将自己手上仅有掌握的两份权力赐予代管,也是因为这两人,仙宫的经商大权和监察诸神的大权一直牢牢掌控在她的手中。

        尽管闹出了监行司的事,但在她看来,楚鸣皇没什么问题。

        能为她执掌监天神宫和琳琅商会的人,是经过了她长期各种手段缜密考察和考验的人,否则焉能代为坐镇。

        唯一的可疑就是曾经和罗康安那边有过接触,但那都是有原因的,否则的话,金眉眉接触的更多。

        若此时连这种人都不能相信的话,她还能信任谁?将无人可用。

        仙界这么大,她本事再强,也不是靠她一个人就能掌控的,而现在也正是用人的时候。

        楚鸣皇摇头道:“不委屈,理当慎重处理,陛下做的没错。”

        姜玄:“此番招你前来,是有大事要你去办。”

        楚鸣皇拱手道:“娘娘尽管吩咐,面对如此境况,属下定竭尽全力。”

        姜玄满意点头,“你手上的势力要动起来。长期以来,你监控诸神,手上掌握了不少秘而不宣的东西。如今骑墙观望者众多,你要把合用的东西筛选出来,加以利用,要让相关的人员投鼠忌器,避免倒向敌方。尤其是财神和手握相当势力的那些人,明白吗?”

        楚鸣皇应道:“娘娘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尽快把相关情况梳理出来,尽快给娘娘过目决断。”

        “好。”姜玄赞许一声,同时也给他们打气,“局势只是瞬间一乱,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对方一时间没办法吞下整个天下。神狱里,还有我荡魔宫大军,更有两位天王及其一干要员,如今都在我的掌控之下,我们手上有的是实力,林渊想凭一人之勇吞并整个天下,没那么容易,他还嫩了点,还不到那个火候。”

        楚鸣皇和金眉眉皆点头相信的样子。

        现在情况紧急,正是稳住局面的时候,姜玄也没与两人久谈,稍作交流便让二人各自忙去了……

        天将亮时,渐渐向白天过渡的山林,色彩深沉而静谧。

        山腹深处的石门又打开了,姜玄又出来了。

        她很警惕,不会在室内久呆,隔断时间就会亲自出来巡视查看一下,未尝不是对身边人的一种戒备。

        然走出石门没几步,她便骤然止步,高度戒备着四周,发现四周竟空无一人,忽喝道:“来人。”

        依旧空寂,无人回应。

        她心生警觉,又猛回头,隐约感觉有什么东西垂落在了身后。

        几乎是瞬间做出反应,第一时间拿出了七界通宝。

        四周也几乎同时出现了细微的“嘶嘶”声。

        下一刻,姜玄便僵在了那,一动不敢动,也没办法动,身上已经出现了横七竖八的一道道血痕,整个人被细细的丝线给网住了,被束缚的不敢轻举妄动。

        角落里凭空出现了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渊和燕莺。

        林渊手腕上的镯子拉扯着丝线,早已布好了丝网在门口等着她,就等着她现身。

        为了等姜玄出来,他一直没做丝毫惊扰,就在外面角落里静静等着。

        原因无它,就因为姜玄手上的七界通宝,怕稍有惊扰会让姜玄跑了。

        不是总能有这么好的机会轻易找到的,再让跑了,想再找到就没那么容易了。

        说实话,这次能找到姜玄,他自己都很意外。

        “你们…”姜玄又惊又怒,立马意识到自己被人出卖了,否则怎么可能被悄无声息靠近都不知道。

        林渊收着丝线走近,就一句话,“降,还能少受点罪。”

        “降?”姜玄反问一句,嘴角浮现揶揄意味,“想榨干我最后一丝价值再杀吗?是想让天下人看看仙后娘娘是多么的不堪,是多么的不配母仪天下吗?”言毕哈哈大笑,笑的花枝乱颤,笑出了泪。

        笑声一止,便如同疯了一般,嗖一声朝洞外急速掠去。

        林渊被她此举给闹了个手忙脚乱,扯网也不是,松网让人逃也不是。

        关键已经将人捏在了手里,暂时还不想杀她,诚如姜玄自己所言,这女人还有巨大的利用价值。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接连唰唰声起,鲜血四溅,一阵乱响的噗通声砸落。

        鲜血洒了一地,肢解的肉体也散落了一地,堂堂仙后当场肢解了。

        明知道这张网的锋利,姜玄还要强冲,这是宁愿自裂而亡。

        林渊愣在了原地,手上的丝线竟忘了收回。

        燕莺不忍直视那自裂的场面,回头看向林渊。

        两人都有些傻眼,没想到大老远跑来收网,竟会如此收场,姜玄竟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辉煌一生,宁死也不给丝毫被擒的可能。

        林渊隔空一把将落在地上的七界通宝摄入手中,丝线也嗖嗖收回了镯子里。

        这时,一个蒙在黑斗篷里的人也出现了,能看出帽檐下的半张脸是楚鸣皇,他站在肢解的尸体前静默了一阵,良久后,“唉!”幽幽一声叹,透着无尽感慨。

        他这个仙后最信任的人之一,自然就是那个内奸。

        林渊也摸出了一张传讯符用了。

        不一会儿,外面冲入了一群人,正是来自诸老院的几十个高手。

        之后又是一群蒙面人,进行清场。

        林渊这次本做好了围剿姜玄羽翼的准备,谁知楚鸣皇一个人就把这里给搞定了。

        一间石室内,歪倒瘫软在榻上的金眉眉喘着粗气一动不能动,被冲进来的蒙面人制住后直接拎走了。

        还有一些同样状况的人,也都被一一抓走了。

        山顶日出,新的一天。

        林渊与蒙在黑斗篷里的楚鸣皇一起站在山巅,一起看日出。

        打破沉默的林渊由衷感谢了一句,“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手握七界通宝的姜玄没那么好抓,必后患无穷。”

        楚鸣皇:“侥幸罢了。来到这看了看情况,发现她身边没什么真正勘用的人手,也许是逃的仓促,临时落脚没什么准备,也可能是对其他人不信任不愿招来,否则我难以下手。”

        他这次又用了在监行司禁地一样的手法,摸清了这边的情况就动手了。

        林渊看了看他容貌依旧遮掩的样子,“不露真容,怎么,还不想公开?”

        楚鸣皇:“老师赴难的时候,我没吭声,也没站出来,现在站出来算怎么回事?我的身份从今往后就不要再对外人提了。何况现在局势未定,我继续保有现在的身份,也许还能派上用场。”

        林渊懂了他的意思,不想再让人知道他龙师弟子的身份,微微点头,“上次你坚持不暴露,没想到这次发挥了大作用。你既然决定了,就听你的。有什么情况,需要什么支援,随时联系我。”

  https://www.myshu.org/0/36/150932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