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前任无双 > 第五一五章 同学情谊

第五一五章 同学情谊

        监考中枢内,将各队云集的派发灵草的场景尽收眼底。

        见到了林渊如此爽快的派发,丝毫没有拖延,也不管东西能不能运到就先一步兑现承诺了,负责本届学员的祁入圣算是暗暗松了口气,如此甚好啊!

        康煞见到如此情形,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这要是林渊不守信的话,大量的人不能在考核地点找到灵草,真要闹起来了,真怕还不知会出什么意外,

        凡事容易出现对比,光幕中有发灵草发的热闹的地方,也有找灵草找疯了的场景。

        监考人员自然注意到了,也有点奇怪,不知这几组是怎么回事,为何没有跟上大家伙的趟?

        祁入圣渐渐发现了不对,他丙区的学员,百年下来,他多少都了解一些,更何况有些人的身份背景,平常不管愿意不愿意都会下意识多留心。

        这仔细观察后,发现了不对在哪,这分明就是他丙区学员组成的最强考核队伍,官盈吟这些人竟然还在六号地点没头苍蝇似的瞎忙。

        五个最强考核队伍显得没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祁入圣惊疑不定,隐隐意识到似乎有什么蹊跷。

        康煞的目光却并未多关心那五组,他不是祁入圣,没必要也没那闲心将近万考核人员都给记住,只要老实参考,那点什么背景的都不是他荡魔宫考虑的,那些人的背景反正也跟荡魔宫和谐不到一块去,没人提醒的话,他也不知这五组都是些什么人。

        对他来说,只要绝大多数的考核队员没事,不会酿成群体性规模的事件,少数人的事情好左右,怎么说都行,林渊没有搞事,他心中的一块石头已经算是落地了……

        六号地点,各队找疯了也没用,最终不得不回到了一起。

        本是各顾各的队伍,此时面临了同样的尴尬处境,下意识抱团商量了,不约而同地凑在了一起。

        十组的领队名叫红朝辉,背景不小,某星宿宿主心腹手下的侄子。

        三十三组的领队名叫吕阳歌,其父是某仙域一方司座。

        七十三组的领队名叫闰衍,冥界某位将领的儿子。

        一百零五组的领队名叫曼菲,女的,本体是妖,妖界一方城主的女儿,体态曼妙,面容娇艳,长的是挺妖的。

        自从灵山龙师出事后,妖界很长一段时间不敢有人来灵山考学,后来见没什么事才渐渐又开始了。

        三百四十六组的领队名叫王子越,没什么背景,队伍里背景最高的便是官盈吟,奈何官盈吟没那么强势,自认也没什么指手画脚的能力,把领队的位置让给了修行天赋较高的王子越。

        五组人凑在了一起,曼菲无视了王子越,直接问官盈吟,“盈吟,你们找到了灵草没有?”

        官盈吟摇头,“没有,你们找到了吗?”

        曼菲沉声道:“一个都没有找到。盈吟,你这方面是我们这批学员中最优秀的,怎么会连你也找不到?”

        官盈吟苦笑,“这和学业成绩无关,这里压根就没看到有缺月灵菇,我想找到也是有心无力。”

        听了两人对话,红朝辉迟疑道:“这就奇怪了,按理说,这里不可能没有啊?”

        吕阳歌:“的确蹊跷,我看到其它队好像都往七号地点去了,没找到缺月灵菇跑去七号地点有什么用?难不成是我们太过愚笨,钻了牛角尖,不知变通不成?”

        闰衍看了看众人,忽嘶着吸了口凉气,“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大家看看我们自己,算起来,我们五组的考核实力应该是本届最强的吧,怎么可能笨蛋扎堆?”

        被他这么一提醒,之前考核时互无联系的几位互相看了看,皆愣住,是啊,怎么刚好是他们几个落后在了这里。

        一个个的,顿时惊疑不定起来。

        红朝辉摸出了一张传讯符,“我找其它队的熟人问问怎么回事。”

        众人看着他手上的传讯符化为了灰烬,皆静静等待着。

        稍候,凝神中的红朝辉缓过了神来,惊疑不定的目光扫过众人。

        曼菲立问:“怎样?”

        红朝辉迟疑道:“不怎样,联系上了熟人,回答含含糊糊,感觉有些敷衍。”

        此话一出,除官盈吟外的另三人又都摸出了传讯符联系各自熟识的人打探情况。

        然一个个缓过来后,也都是惊疑不定的反应。

        红朝辉问:“可打探到什么端倪?”

        曼菲沉声道:“和你的情况差不多,感觉也在敷衍。”看另两位,“你们呢?”

        “差不多。”

        “的确有在敷衍的感觉。”

        红朝辉立刻扭头看向了七号地点的方位,忽断然道:“那帮家伙含糊其辞,又都去了七号地点,一定藏了什么蹊跷,不行,我们要赶过去看看才行。”

        “走,去看看。”

        “你们留在原地等我们消息通知再定进退之策。”

        五人交代一番后,当即联袂飞离,紧急赶赴七号地点去查看。

        察觉到了不对,情况紧急,再负重前行已不合时宜,空手先去了……

        “崔巍,你采的灵草也给我。”

        发完了雷兆行和常保采集的灵草,还不够,林渊又向崔巍索要了灵草继续派发。

        又发了几十个队伍后,终于全部发完了,林渊这才将剩下的扔还给了崔巍。

        各队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灵草后,挺心满意足的,然而乐呵之后又发现了不对。

        有领队找到了林渊,“林师兄,你这发给我们的份量惊惊险险的,只能算是勉强着刚好合适啊,我们炼丹万一失败,立马就不够了啊,还有这缺月灵菇,明显还差点份量啊,我们还要使用一批进七号地点找巨灵神的组件啊!”

        发的惊惊险险刚好合适就对了,林渊怎么可能给他们发充裕的份量。

        他敢保证,只要这些家伙手上的量有富足,一旦被另五组给找上了,抹不开人家的背景干系压力,定会赠予一些,各队都赠予一些,岂不是让那五组给凑齐了,那他岂不是白忙了,还怎么断那五组的灵草?

        凭他的能耐,要考核毕业是问题吗?没问题还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他要搞的就是那五组,岂能半途而废。

        再说了,他是兑现了承诺不错,可这帮家伙呢,还没帮他把东西给弄来呢,多少要有些拿捏吧,真当他是泥捏的摆设,能不做任何后手准备,由得这帮家伙想怎样就怎样不成?

        他不想落什么被人发作的话柄,好人他要做,没把握的事他也不会做,撒手放飞的风筝,他要拉的住、扯的回来才行,哪能听天由命。

        再说了,后面考核什么情况还不一定,万一还要这些人配合呢?

        现在发东西,是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是为了平息大家的不满,也是为了给监考的康煞那边一个交代。

        他既要给交代,也要将掌握在手中的主动权继续牢牢掌握住,是不会轻易撒手的,张弛有度才是真正的掌控。

        经人这么一提醒,其他人也陆续反应了过来,“是啊是啊,林师兄,你那里还有富余没有,有富余的话,就再多给我们一些吧?也能让我们稳妥些。”

        “诸位稍安勿躁!”林渊朝众人摁了摁手,“富余,我手上的确是还富余了一些,可我们的情况和你们不一样,我们这里会炼丹的这位,炼丹的水平确实不怎么样,我得多备一些以防万一。

        不过大家放心,都是同学之间,大家帮我这么大的忙,同学有难,哪怕是看在诸位曾热心邀请我组队的情分上,我也绝不可能坐视不理。我把话当众撂在这,倘若是诸位后面实在是失误有需,我这里多余的绝对是义不容辞,绝对供给诸位,定不食言!诸位都有我的传讯符,随时可以联系我,还有什么是不放心的?”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顿时都放心了。

        也不知林渊这边手上的灵草到底富余多少,因此觉得林渊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人家那组队的丹药学员,修行学业的确是挺差的,多备一些也能理解。

        被林渊这么一说,又被大家目光瞅来,朱绮梦顿显尴尬,再次感觉到了自己是个拖后腿的。

        有人包揽了一声,“林师兄,炼丹真要没把握的话,到时候可找我们大家帮忙炼制。”

        “对的,可以找我们。”

        “好!”林渊一口应下,“诸位的好意,我记下了。”

        然又有人道:“林师兄,这缺月灵菇确实少了些,我们进七号点取东西的话,各服用上一只,炼丹所需立马不够了。”

        林渊:“你们也真是的,还需要大家一起跑进去吗?灵草有限,浪费了干嘛?随便进去几个人把东西扛出来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下,里面我看过了,各位的巨灵神组件就在七号地点的中心位置,大家趁早给取出来吧,别又磨蹭到天亮。”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想想也是,先把东西找出来,组装了巨灵神先启动起来才是最稳妥的。

        现场立马乱糟糟一片,各队都开始指派了人去扛东西,大部分留下了,小部分快速向七号地点飞驰而去。

        一时间,同学情谊还挺和睦挺融洽的。

  https://www.myshu.org/0/36/121743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