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前任无双 > 第五一一章 互帮互助

第五一一章 互帮互助

        林渊转身面对五人,“其它各队应该已经从五号地点出发了,给你们半个时辰,你们只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我们必须离开。”他可不想和官盈吟等人照面。

        五人相视一眼,面无表的雷兆行沉声道:“林师兄,这不合适吧?咱们全采了,其它各组怎么办,咱们这样做有违规的嫌疑。”

        林渊:“我知道,只是帮其它各组采摘,同学之间互相帮助,考核规则上也没说不能互相帮忙。”

        帮各组采?五人将信将疑,很想知道是几个意思。

        谢燕来迟疑道:“师兄,有这个必要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搞不好要惹一身骚。”

        林渊:“执行吧。”

        他既然这样说,好吧,五人只能是硬着头皮出了洞,提心吊胆地照办去了。

        ……

        五号地点的最后一组也出发了。

        各组纷纷扛着两条大腿、一只胯、一只脑袋奋力前行,冒雨前进。

        风雨中,一位在前探路的领队,突然落地,摸出了一张抖动的传讯符,愣了一下,施法护体,一只椭圆气罩在雨水的击打下噼里啪啦水花四溅。

        他施法接了传讯,符篆当场化作飞灰,形成了一堆密密麻麻的字迹,越看越懵的感觉。

        “队长,怎么了?”后面赶来的负重队伍喊了声。

        这事自己个人无法做主,领队立刻扯了张白纸出来,施法将字迹全部打在了白纸上,闪身过去,对负重的队员分别打招呼,“大家都停一下,集合一下,有事商议。”

        众人不解,但还是放下了重物,纷纷聚集在了一起,施法拱卫出了一片雨水难侵的空间,聚在一起的人问,“怎么了?”

        领队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拿着手中纸上的内容看了看,忽抬手连拍额头,可谓捶胸顿足,“枪啊,是枪,我好糊涂,怎么就没想到这个。”

        他说的是以枪挖洞的事,看到了传讯上的内容提示才想起,这里的地面虽然坚硬,但‘明光’炼制的枪却是很锋利的啊,极有可能破开地面的。

        看他无比懊恼的样子,众人再问:“究竟怎么了?”

        “唉,你们自己看吧。”领队把纸张内容递给了大家传看。

        大家聚在一起,一片一片的挤个脑袋一起传看,先看过的人群中,有人惊疑不定道:“队长,这是谁的传讯?”

        领队仰天长叹,“林渊林师兄。”

        “哇,林师兄这也太卑鄙了吧,怎么能如此无耻?”有人破口大骂。

        后面有人看过后,鬼叫道:“居然想让我们帮他跑腿,他这也太投机取巧了,他居然把灵草都给采了,这是在胁迫我们,这是违规,我们告他去。”

        领队挥手示意,“违规的话就别说了,哪里违规了?哪里胁迫了?只说帮我们采了,说让我们帮个忙,我们帮不帮,他都会把灵草给我们,这样还跑去告人家的状,合适吗?”

        “……”众人皆无语,又有人挤着看纸上内容,发现还真是的,愿不愿帮忙都不会刁难,也不敢刁难之类的。

        有人埋怨道:“可这灵草有限是什么意思?这不故意吓唬我们呢,我们不帮的话,万一灵草有限怎么办?”

        有人嘀咕,“林师兄太坏了,想胁迫我们,还不肯留话柄。”

        领队道:“现在情况就这么个情况,大家说怎么办吧,我们可以不理会直接去找他要灵草。”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试着问道:“林师兄真把所有灵草都给采了?”

        有人叹道:“都让我们自己去六号地点看了,怕是十有八九。”

        有人问:“怎么办?帮还是不帮?”

        众人皆惆怅,或唉声叹气的。

        一句‘灵草有限’的威慑力太大了,事关所有人的前途,敢冒险吗?一群人商议后最终还是决定留下一个人,返回五号地点等消息,他们先去探探六号地点的情况再说。

        “咦,他们怎么停下了?”驰行中的楚琳琅偏头好奇一声。

        官盈吟这队也只是好奇突然停止了前进的队伍,他们自己却并未停,继续往前赶路。

        停止了的不止一队,突然接到林渊传来的消息,停下的是三百多队,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都不得不停下商议。

        没办法的,这不是儿戏,能不能拿到缺月灵菇事关能不能完成七号地点的任务。

        当然,缺月灵菇也不止六号地点有,可问题的关键是,另一个生长地太远了,绕过去的话,途中还不知有无什么凶险,兜来兜去找到了缺月灵菇再回来完成六号点的任务不成?

        不少队伍既火大,又没脾气,也懊恼。

        一开始,不是没人想过先去采缺月灵菇,可这荡魔宫设计的考核方式和路线很缺德,欲先动的人闯入猇狼群就发现了不对,不得不与队伍携手共度难关。

        后面扛的重物越来越多,也不知途中还有无类似猇狼群的威胁,没人敢再轻举妄动了。

        也可以说,荡魔宫这种考核设计,是逼得各队自顾不暇,帮其它队伍的可能性已经是不大了,基本上只能是自顾。

        有些事情荡魔宫心知肚明,这种考核想让大家不暗中串联的可能性不大,一些权势背景关系的学员一旦要施压的话,有些学员是很难承受的,只能是在考核设计上花心思,毕竟施压另外整支队伍屈从的可能性较小。

        监考中枢内,监考人员立马发现了不对,这么多队伍突然停止了前进,不可能发现不了,所有监考人员都愣住了。

        康煞喝道:“这么回事?”

        立刻有人来禀报道:“大人,这些人似乎都接到了传讯,但雨水太大,看不清接到了什么传讯内容。”

        康煞沉声道:“查一下!”

        “是!”来人迅速去执行了。

        “他们在干什么?”康煞忽又指向了林渊那一队的人,已经发现在大肆采集灵草不停……

        林渊站在了盆地上方观察四周,谢燕来等人则遵照嘱咐,执行将‘缺月灵菇’给采到一个不剩的指示。

        “你们在干什么?”驻扎在盆地的监考人员闪了出来,凌空怒喝。

        正在采集灵草的谢燕来、常保、朱绮梦、崔巍、雷兆行皆愣愣停下了,又一个个慢慢回头看向了林渊。

        林渊施法喝道:“不要停,你们忙你们的。”

        分布在盆地内采摘的五人顿时尴尬了,不听哪边的都不好,一个个犹豫在了那。

        林渊自然知道这样会让他们难办,故意喊这一嗓子只是想把监考人员的怒火给吸引过来而已,有些事情五人是应付不下来的,只能是他亲自来应对。

        这么大一声喊,监控中枢内的监考人员自然也听到了,目光一个个盯在了林渊的身上,康煞骤然眯眼。

        果然,盆地的监考人员迅速闪身而来,落在了林渊的边上,一群监控的飞行法器也降低了高度,要监控情况。

        逼迫跟前的为首甲士沉声道:“你们在干什么?”

        林渊朝几位甲士拱了拱手道:“自然是在完成这一关的考核任务,采集‘缺月灵菇’。”

        为首甲士挥手指向盆地,“你想采多少?你们怕是已经采了近半,有你们这样采的吗?让后面的考核队伍怎么办?”

        林渊:“监考多虑了,我们只是在帮其它队伍的忙,在帮他们采摘,待与他们碰面了,自然会交给他们。互相帮助吧,考核规章上没说不能相助吧?当然,如果这算是考虑不周的考核漏洞的话,诸位监考随时能补充,只要定下了不能互助的规则,不但是我自己会遵守,我还能保证,一定会帮监考强力督促,发现不轨即刻上报,让监考及时惩处!我也相信,我一定能揪出一些不轨来!”

        不让他这样玩,他大不了就不这样玩了,就算不这样玩了,这种考核对他来说也不存在什么难度,最多麻烦一些,照样能考核过关。但他也一定有能力逼得有些队伍犯错,无法考核过关,无法从灵山毕业。

        跟在他身边的燕莺不是摆设,他能做手脚的办法多了去,只要康煞敢玩,他就敢奉陪。

        话里的意思很简单,你们监考的说了算,只要你们定下了规则,我就遵守,你们自己看着办。

        这话说的,为首甲士闷声不语,抬头看向了近前监看监听的飞行法器,等监考中枢的答复。

        林渊也瞅向了临近的飞行法器,他不是谢燕来等人,这事干就干了,他一点都不紧张。

        荡魔宫的几位,包括康煞在内,他还算是了解的,之前若是没和康煞发生什么矛盾,没得罪康煞的话,康煞还真有可能杀伐决断直接取消掉他的考核资格。

        然而正因为之前得罪了康煞,众目睽睽之下的康煞反而不会因为这事严办他,顶多让他停止采摘,并放弃一部分得手的灵草。

        因为荡魔宫的老几位就这狗不吃屎的臭毛病,至少在他看来就是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明明杀人如麻一手的血债,还要摆出一副公正的样子。他就直接点明了考核规则有漏洞,看你荡魔宫能怎样,会不会承认是荡魔宫自己考虑不周!

        因为他了解,所以他敢为,他敢保证,康煞一定不会因这大肆采集灵草的行为而怎样他。

        实情画面也传回到了监考中枢,林渊的回答,这里听了个清清楚楚。

        一群监考人员都看向了康煞,而康煞则一脸漠然地盯着画面中的林渊,目光深沉。

  https://www.myshu.org/0/36/121544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