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道家祖师 第394章 陈文喜和蝴蝶

第394章 陈文喜和蝴蝶

作品:《道家祖师

    天津卫的民宿胡同里,哪怕是科技发达的今天,高可攀云的大楼林立,依然有人过得如同泥猪癞狗。

    城中村里,一名妇女从一处院落里走出来,蝴蝶拎着水桶,从院子外走进来,见到妇女,就说道:“吴妈,您的病好些了吗?”

    “好多啦好多啦,自从服用了小先生的药,我现在吃什么都特别香。”吴妈嬉笑颜开地说道。“对了蝴蝶,你们真的要搬走吗?”

    蝴蝶点头说道:“嗯,我和师哥都是孤儿,师傅当年也不明白落户问题,现在查的严,这片城区没有落户的都要驱逐。”

    “那老房子呢?”吴妈问道。

    蝴蝶说道:“这个我不知道,这房子是当年别人送给师傅报恩的,没有地契,估计要不成了吧,不过无所谓,师哥去哪,我跟着去就是了。”

    “哦。”吴妈点头,摇了摇头离开老院。

    蝴蝶回到老院,将桶里的水倒在水缸中,几名周围的邻居陆续从陈文喜的房间里走出来。

    陈文喜稍后也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手里拿着熬好的包装药液,说道:“蝴蝶,把这个药送给郭三叔,让他给他儿子服下。”

    “郭三叔的儿子怎么了?”蝴蝶问道。

    “得了绝症,晚期,他没钱治病,跑我这求药,人太多,我不能免费给他,没人的时候再给他。”陈文喜说道。

    “师哥你真好。”蝴蝶说道。“得了绝症,你是在这里面加了圣药?”

    陈文喜说道:“是准圣药,鬼谷里得的,反正我也用不到,他喝了这药起码能多活十几年,要是他爱惜身体,每日坚持锻炼,多活二三十年也没问题。”

    蝴蝶皱眉,说道:“师傅说过,影响凡人命数,会折寿的。”

    “没事的,我又没动用秘术,只是配药而已,好人有好报嘛,我就希望将来你能嫁个好人家,不用在跟我受苦。”陈文喜说道。

    “嗯,好人有好报。”蝴蝶说道。“我也希望会有个好嫂子来照顾师哥。”

    蝴蝶接过药液,抱了一下陈文喜,然后兴奋地跑出老院子。

    入夜之后,陈文喜忽然心神不宁,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隔壁传来敲墙的声音,蝴蝶问道:“师哥,你睡不着吗?”

    “嗯。”陈文喜说道。

    过了一会儿,蝴蝶推开陈文喜的房门,她躺在陈文喜的床上。

    陈文喜说道:“蝴蝶,你都不小了,跟你说过不能再睡在我床上,你未来的如意郎君会吃醋的。”

    “我打小就习惯看师哥睡觉。”蝴蝶说道。

    “我睡觉有什么好看的?”陈文喜说道,

    “不知道,我喜欢看。”蝴蝶说道。“师哥,我不想嫁人。”

    “为什么,有个家不好吗?”陈文喜问道。

    “道门之人,十有九孤,这是师傅从小跟我们说的,谁会娶一个孤儿?”蝴蝶问道。“我们就这样一辈子在一起不好吗?”

    “傻丫头。”陈文喜轻轻说了一句,他刮了一下蝴蝶的鼻子。“我的师妹这么漂亮,将来肯定会嫁给一个对你好的人。”

    ……

    第二天清晨,陈文喜从睡梦中醒来,蝴蝶已经不在身边,他推门走出房门,蝴蝶站在院子里正烧水,怔怔地望着门外,陈文喜问道:“蝴蝶,你发什么愣呢?”

    蝴蝶转头,说道:“师哥,今天是端午节。”

    “嗯,怎么了?”陈文喜问道。

    蝴蝶说道:“往常这时候,吴妈和周围的人早就该送粽子来了。”

    陈文喜皱眉,神识散开扫描向周围院落,小声嘀咕道:“人呢?”

    陈文喜话音刚落,门外传来敲门声,蝴蝶立马跑去开门,见是一个胖子,胖子也就十八九岁,他手里拎着粽子,脸色苍白。

    “小胖,你怎么来了?”蝴蝶问道。

    小胖说道:“我来送粽子给你们吃。”

    小胖说着,走向陈文喜,陈文喜皱眉,看着小胖神色不对地走来,他的一只手放在口袋里,口袋里露出一把刀柄。

    陈文喜看着小胖从口袋里掏出短刀,小胖握着刀,忽然哭了出来,说道:“老大,你快带着蝴蝶跑,有人要我来杀你。”

    嘭!

    一声枪响传出,小胖的眉心爆开,当场死在陈文喜跟前,陈文喜的脸上被溅了一脸的血。

    “真是不识抬举。”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陈文喜皱眉,问道:“你是谁?”

    青年说道:“你不是会算吗,算不出来我们是谁?”

    青年说着拍了拍手,在周围的院落上方,一个又一个身强体壮的青年出现,他们的身上清一色地配着飞刀,一个个手上磨出老茧,太阳穴高鼓。

    “汪将军的人。”陈文喜小声说了一声,手腕微动,袖中出现一道符,道符燃起,陈文喜的身形忽然变得模糊。

    青年嘴角轻笑,抽出刀架在蝴蝶的脖子上,说道:“我们来之前就查清了你的底细,尽管用你的秘术逃走,我数三声,你师妹必死无疑。”

    陈文喜扔掉手中的道符,说道:“我跟你们走,不要伤害我师妹,否则你们什么也别想知道。”

    青年招手,几人上前用手铐拷住陈文喜,将陈文喜带出老院。

    “师妹,安葬完小胖去峨眉,我逃出来后会去找你。”陈文喜传音道。

    陈文喜被带上车后,朝京城驶去,陈文喜坐在车上施展补天秘术,眼中光影变幻,手指打颤。

    “我真不明白,你这样的一个不学无术的道门神棍,竟然还劳烦我们这么多兵王一起动手。”青年转头看向陈文喜问道。

    陈文喜说道:“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哈哈,简直是笑话。”青年说道,手中的刀猛然一弹,从陈文喜的脸颊划过,陈文喜的脸皮划破,登时流血。

    陈文喜看了一眼插在车座上的刀,抬头说道:“我敢保证,你会死在这把刀上。”

    “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青年说道,他拎着陈文喜的衣领,然而这时候,一声轰向传出,车辆所过的高架桥突然崩断,从高架桥下,无数的树藤长出,瞬间穿透了前面一辆吉普车。

    吉普车上的几人被树藤当场贯穿而死,后面的五辆车也都翻滚,一群训练有素的高手从车内跳出,跳到高架桥两侧的缆绳上。

    一名白衣青年负手而立,手持玉笛,如沐春风,正是凡羽。

    “是道门不灭境的高手,小心!”为首的一人说道,然后猛然冲向凡羽,同时十几名青年手里的飞刀同时掷向凡羽。

    他们动作迅捷,如同猿猴,凡羽轻吹笛音,几人当即从空中摔落,玉笛横扫,道气涌动,将飞刀尽数扫落,陈文喜所在的车上共有四人,连同司机在内,车座底部有树藤蹿出,将他们洞穿而死。

    那名青年目光惊恐,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文喜拔下刀,冷眼看着青年说道:“我说过你会死在这把刀上。”

    陈文喜说着,将刀刺入青年的脑颅中,从车上下来,望着站在高架桥上的凡羽。

    凡羽说道:“陈文喜,没想到那么快我们就见面了吧。”

    陈文喜面上无惧,此时那些兵王纷纷爬起,冲向凡羽,只是没走几步,就被地下冒出的尖利树藤全部贯穿而死,哪怕他们都是先天高手,面对道门不灭境的高手,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陈文喜向后退了一步,手中的道符引燃,忽然从原地消失不见。

    凡羽见状连忙跑来,他神识扫描,直皱眉头,然而就在这时候,陈文喜一声惨叫,突然凭空出现,倒在地上,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迎面走过来。

    “主人。”凡羽向圣佛道仙问候。

    “老夫就猜这年轻人没那么好捉,要不是我亲自来,又让他跑了。”圣佛道仙说道。

    凡羽面色惭愧,说道:“让主人费心了。”

    圣佛道仙看了一眼陈文喜手上的手铐,手铐立马崩碎,陈文喜脸色大变,问道:“堂堂地仙,你找我做什么?”

    “自然是有你的用处,凡羽,把他带走。”

    “是,主人。”

    凡羽应了一声,单手掐诀,身后罗生门开启,圣佛道仙率先踏入罗生门中,凡羽也带着陈文喜走入罗生门。

    片刻之后,逍遥山上,圣佛道仙的洞府道场上有一方天机仪,天机仪上有九颗铜球缓缓转动,下方仪器表盘上是密密麻麻的符文。

    圣佛道仙负手而立,说道:“找到真龙所在,我可以收你为弟子,许你一生荣华。”

    “你要真有这本事教我,又何必抓我过来。”陈文喜说道。

    “嗯,说得也对。”圣佛道仙说道。“不过你只有一条选择,那就是帮我测算出真龙藏身之地。”

    陈文喜说道:“你应该知道,真龙有天机庇护,除非是通天神眼和大衍天机术,不然没人可以找到,即便拥有这两样东西想要测算出真龙所在,也会立时遭天谴,更何况,我的功力根本不够。”

    “你太小觑你自己了。”圣佛道仙嘿嘿笑了一声说道。“能算出真龙之骨所在的人,一定可以窥伺真龙藏身之所,老夫原本也纳闷,一个乡野间的算命先生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难道是巧合,经过我的调查我才知道,你竟然是补天派的人。”

    陈文喜眼神闪躲,没有说话。

    圣佛道仙继续说道:“补天派为上古奇门之首,先天八卦师祖为伏羲,却无人知道女娲同样精通占卜之术,后世传了无数年月,一直为隐门,我在南梁国任钦天监时,曾无意间听闻南梁国皇帝和皇后的一个秘密,原来他们就是补天派的人,所以才能在乱世中脱颖而出。卜天有云,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因此卜天传承于人,人学卜天,道分阴阳,人分雌雄,补天派最高传承世代只有一男一女合修时才能成就大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还有个师妹,是那个叫蝴蝶的小姑娘吧?”

    圣佛道仙如此说,当下把陈文喜吓得面色苍白,他咬牙说道:“你要是敢动我师妹,我就和她一起死!我已经看出来你时日无多,你身为玉俑,玉俑苏醒后的时日只有一年,你提前苏醒,所以想要寻找真龙,让天地灵气暴乱,提前开启大世,以求延命。”

    “你很聪明。”圣佛道仙说着,转身离开。

    “你想要做什么?”陈文喜追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圣佛道仙离开后不久,手中拿着一尊神像,神像为三清祖师,圣佛道仙说道:“这尊大神我供奉一千五百年,终于到了用得上的时候,只可惜是给你用。”

    圣佛道仙说着,猛然捏碎三清祖师神像,里面有一尊小金人,圣佛道仙暗运功力,小金人立即融化,陈文喜倒退,却被圣佛道仙定在原地不能动弹。

    金色的汁液分成两股,飞向陈文喜,陈文喜摇头喊道:“不要,不要!”

    金色的汁液化成两股炎流,猛然从陈文喜的双目中贯穿,当下将陈文喜的双目烧焦,陈文喜惨叫,圣佛道仙枯瘦的手摁住陈文喜的头,猛然向下一扒,将陈文喜的整张脸皮都撕下来。

    陈文喜惨绝人寰的叫声传遍四野,他满地打滚,猛然一掌拍向自己的头颅。

    圣佛道仙一把踩住陈文喜的手腕,说道:“你要是死了,你那个师妹也活不成,所以你最好考虑清楚,如今我不需要你二人一同来占卜真龙藏身之所,我将三清供奉之力灌入你体内,给你增进功力,加上毁你五官,规避天机,想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你为我做事的同时,还能救你师妹,两全其美。”

    陈文喜闻言,撤去一身道气,只是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嚎。

    “凡羽,看住他不要让他死了,如果他死了,立即去将他师妹斩杀。”圣佛道仙说道。

    “是,主人。”凡羽说道。

    陈文喜嗓子哭哑,面目全毁,双眼焦糊。

    人在某一器官损坏的情况下,另一器官就会相应变得比常人更强,圣佛道仙毁了陈文喜的五官,尤其是双目,就是为了增进陈文喜在卜天之道上的功力,增强他观测天机的能力。

    数日之后,峨眉山上,蝴蝶从噩梦中惊醒,惊厥大叫。

    “蝴蝶,怎么了?”苗玉儿连忙问道。

    蝴蝶说道:“玉儿姐姐,我梦见师哥在哭,他要死了。”

    “傻妹妹,梦是反的。”苗玉儿说道。

    蝴蝶摇头,说道:“可我这次的感觉很不妙,我要去找师哥,玉儿姐姐,峨眉山上有千年龟甲吗,你帮我寻来一块好吗?”

    苗玉儿皱眉,说道:“你在这等等,我去帮你找。”

    苗玉儿说完离开房门,不一会儿回到房间,手里攥着一片龟甲。

    回来之后,蝴蝶已经在地上以自己的血划出一个诡异的图案,苗玉儿见状大惊,忙问道:“蝴蝶,你在做什么?”

    蝴蝶泪流满面地说道:“玉儿姐姐,我刚刚动用了卜天之术,我师哥的死劫到了,我得去找他。”

    “你如何去找他?”苗玉儿问道。

    蝴蝶从苗玉儿手里接过千年龟甲,放在那诡异的图案当中,千年龟甲之上当即有血纹出现,血纹裂变为一条条路线,像是地图。

    蝴蝶握着千年龟甲,说道:“玉儿姐姐,你不用跟来,我得去找我师哥了,多谢你的照顾。”

    “蝴蝶。”苗玉儿看着苗玉儿身上出现的一道道诡异纹理,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说,因为蝴蝶这几天夜里每天都在吐血,口中一直喊着师哥。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道家祖师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商海迷情超级笔神系统超强电脑管家绝世战神修仙强少在校园带着满天神佛穿越上神摹手重回八零之锦绣人生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末世之千年传承者重生之时代先锋科技巫师农家努力生活穿越之贫民王妃诸天命运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