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道家祖师 > 第190章 祸事

第190章 祸事

        我是没想到,不周山庄的人动作这么快,从刘神仙死,到新闻出现,前后不过五个小时。

        我坐在火车上,望着窗外夜色,不免担心起母亲来。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我从市中心的火车站下来,然后打车回了张家沟,我回到家里时,发现母亲不在家,打电话给她也没接,正准备出门去找,海根叔迎面走了过来,说道:“张阳,你小子回来了啊。”

        “海根叔,我妈呢?”我问道。

        “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儿呢,一大早有人把他接走了,说是你让接去城里过好日子的,刚刚乐乐他妈说看见你回来,我心里奇怪,就来问问,因为我早上看新闻,上面说国老刘丛云被刺杀身亡,说凶手是张阳,跟你名字一样。”海根叔说道。

        “是什么人把我妈接走的,开的是什么车?”我急忙问道。

        “三五个人,都穿着黑西装,开的是什么车我也不认得,好像是一连串字母,开头是H。”

        我连忙向村后跑去,海根叔在身后喊道:“阳阳,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来的时候因为连夜坐车有些疲乏,所以打车回家时就坐在车后面打了盹,朦朦胧胧中听到司机师傅说:“别说你们这地方穷,但是你看连悍马都有人开得起,我听说前几年你们这地方有个搞赌场的人被查了,手里有几个亿。”

        我到村子后面的时候,看见地头上有一辆摩托车,于是意念一动,摩托车打响,我开着摩托向镇上快速行驶,同时神识扩散,向公路上延伸,搜索悍马车的踪迹。

        我骑着摩托一路狂追到县城,神识极限扩张,终于在县城一处高档别墅区门口看见了一辆悍马车。

        我神识覆盖周遭,搜索着别墅区里的人,发现母亲正在一处别墅内,于是连忙跑过去。

        别墅房内,母亲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她的身边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而在母亲的对面,正有一个满脸膘肉的大汉,手里夹雪茄,吞云吐雾。

        “大嫂,你儿子能耐啊,连国老都敢刺杀,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就是请你来喝喝茶,上面的人一会儿就来。”大汉说道。

        “我儿子无缘无故地怎么会去刺杀国老,他在茅山学艺呢,会不会是你们搞错了?”母亲说道。

        “搞错了?”大汉哼了一声。“既然你都说他在茅山学艺,那就肯定没错了,你看看。”

        大汉说着,指向桌上的一份报纸,报纸头条上赫然写着:国老被刺身亡,凶手茅山张阳。

        在报纸标题下,有两张照片,上面是我和刘神仙站在一起时的抓拍,有我出手将刘长生打退时的场景,当时的刘神仙心脏上插着长剑,这张照片看着就像是我捅的一样,还有一张是我背着刘神仙逃到不周山庄西边乘坐快艇时的照片,看起来就像我在挟持刘神仙。

        母亲看了报纸,捂着嘴哭了起来。

        “我儿子是个明辨是非的人,他怎么会去刺杀国老?”

        “哼,穷山僻壤出刁民,老祖宗传下来的话肯定是没错的,你一个乡下妇女还能培养出什么好儿子来?”大汉说道。

        面对大汉的奚落,母亲没再说话,只是坐在沙发上哭。

        过了一会儿,门口停了一辆车,车上下来两个人,守在门口的一名西装青年快速回到房里向大汉说道:“龙哥,人来了。”

        “快请进来!”龙哥连忙起身说道。

        “龙哥?”

        我从小就听人讲,咱们县有个龙哥,是周边四县的老大,好凶斗狠,身上闻着九条龙,所以有个绰号叫九纹龙,江湖人称龙哥。

        那时候古惑仔正流行,加上县里出了个九纹龙,所以咱们镇上小学不少人都纹着大花臂,一天到晚张口闭口都是脏话,学校的混混老大据说是龙哥的亲戚,所以在学校作威作福,无人敢惹,就连校外青年看着都得让他三分。

        后来我还被那人勒索过。

        来的人是两名外家高手,他们太阳穴鼓起,手上都是老茧,龙哥见两人进屋,点头哈腰地问道:“你们二位是刘少爷的人?”

        其中一人冷冷地看了龙哥一眼说道:“你有资格问吗?”

        龙哥尴尬一笑,不敢回话,其中一名外家高手说道:“刘少爷通知下来,让先把张阳的家人控制住,这样就不怕张阳不出现了。”

        另一名外家高手看向母亲说道:“打电话给张阳,让他明天早上八点,到市里的体育场救你。”

        母亲吓坏了,摇了摇头说道:“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儿子吧,他犯了什么错,我替他偿还。”

        母亲的手机被一把抢了过去,那名外家高手从母亲的手机通讯录上找到我,拨通了我的电话。

        “嗯?”

        门外的手机铃声响起,两名外家高手立时皱着眉头,看向门外。

        龙哥和他的一帮小弟则掏出枪,指向门口。

        我打开门,瞳孔中闪过一丝妖异的红芒,除了母亲,顿然所有人都被定在原地,神情呆滞,不得动弹。

        我意念一动,那些拿枪的一帮小弟都七孔流血而死,手中的飞刀划过,穿透两名外家高手的太阳穴。

        精神控制解除,两名外家高手作势要打,只是他们还没走两步就眼睛充血,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剩下还有个举着枪的龙哥,他清醒过来,见满地都是尸体,吓得亡魂大冒,手腕发抖。

        我眯眼看向他的头顶,心中一喜,因为这个叫龙哥的人,头顶竟然有负五十二万的功德值,问题是他还不是道门的人。

        龙哥这些年在县城里囤地炒房,从一个流氓,逐渐成为县城巨富,将一个十八线的小城市,短短几年的时间,从一千二百的房价,炒到了一万二,县城里面烂尾房一大堆,拆了盖盖了拆,来回炒,害得多少人劳碌一生,家破人亡。

        “我给你一个机会,向我开枪试试。”我看向龙哥说道。

        龙哥吓得胆寒,摇了摇头,在我妈面前,我不想太过血腥,就领着我妈出了门。

        一声头颅滚落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无柄飞刀穿过房门回到我的手中,五十二万的功德值进账。

        “阳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母亲一脸惊恐地问道。“你真的去刺杀国老了?”

        我说道:“没有,我和国老是朋友,杀他的人是他的重孙,我是被骗去当替罪羊的,加上他们有意抓拍的照片,所以这件事情已经解释不清楚了。”

        “阳阳,你现在本事大了,我看你刚刚杀人比拍死蚊子还简单,你可不能迷失了自己哪。”母亲说道。

        “妈,你放心吧,做什么事情我有分寸。我现在带你回家收拾东西,张家沟暂时是不能住了,我得带你到安全的地方。”我说道。

        母亲点头,随着我上了车,我开着车回到张家沟,跟母亲一起把一些重要的东西带上,海根叔知道我出了事要来送我,我没让海根叔跟着,塞给了海根叔十万块,乐乐已经上初中了,有需要用钱的地方。

        我带着母亲到了市里我和老光棍所在的高层小区,让母亲先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然后我自己下楼到银行准备办理业务。

        路上我打电话给服装厂的翟老板,询问关于我定制的那批厚底鞋子,翟老板说早就做好了,而且已经按照我说的下发给了山区。

        之后我又打电话给了建筑队的陆明,陆明一个月前实际上已经打过电话给我,说按照我的要求建好了十所学校。并且已经打通学校师资方面的关系,下学期开课,学生们就可以到新学校上课了。

  https://www.myshu.org/0/203/2156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