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道家祖师 > 第110章 土羌珠传说

第110章 土羌珠传说

        那个戴眼镜的进去怎么没事,而你却知道里面有机关?”

        我说道:“一般来说,进入墓穴之后都是箭孔机括类的暗器机关,于道长刚刚用石头试过没有机括被触发,但这也不代表人进去就没事,您看那小四眼是怎么进去的,而这位老大又是怎么进去的。”

        “这四眼仔进去之后是贴着通道墙边爬进去的,所以没事?”独眼龙问道。

        我指着通道下面的石板说道:“古人的智慧虽然很高明,但发明机关暗器也会联系现实,如果扔个石子进去就会引起通道内机括运转,那一只老鼠爬进去,岂不是就废了他们的精心设计了吗?所以石板才是重中之重,只有人踩在上面时,石板下面的计重装置计算出是一名成年人的重量后,才会触发机括,那四眼仔贴着墙边爬进去,没踩到石板,所以没触发机括,我们只要小心点,脚踩在石板两边进去就没事,你们跟在我后面,小心点。”

        我说着,带头走进了通道中,独眼龙和于道长互相望了一眼,然后跟在了我的后面。

        这条通道也就不到五十米长,走出通道之后,前面竟然是一处深坑,跟在我后面的一群人还好照着手电,不然一准掉进去。

        这深坑对面就是通道,离我所在的脚下二十米左右,中间连接着一根手腕粗细的铁索,看样子是考验人的平衡力的。

        独眼龙出了通道之后,看向这深坑内,下面全是乳白色的水,他举起枪指向四眼仔说道:“你先过去。”

        “我不想去。”四眼仔语带哭腔着说道。

        “不,你想。”独眼龙说着数起数来。“三,二……”

        四眼仔吓得立马走上铁索,他双腿打颤,一头栽了下去,还好他及时抓住铁索,挂在了铁索上面,他双手扒在铁索上向前行进,可走到中间时,终究因为过于害怕和手心出汗掉了下去。

        四眼仔掉到水里后,灌了口水,先是扑腾了两下,紧接着就发出痛苦的惨叫。

        只见四眼仔的皮肤像是被灼烧一般,发出嗤嗤的声响,周身冒着气泡,一股烧焦的恶臭飘来,他脸上的皮肤融化,张着嘴,沉下去再扑腾上来时就变成了一堆带肉的白骨。

        “这是冥河弱水,千万不能掉下去,否则万劫不复!”于道长提醒道。

        “搭鹊桥!”独眼龙向手下人命令道。

        于是土羌族的两名族人打开身后的背包,将两台发射装置取出,摇动手柄上紧发条,按动枢纽后,“嗖嗖”的两声响动,两条绳索穿透到对面山石之中。

        接着一队人取出踩板打在两条绳索上,一块块把踩板铺上,众人这才跟在后面走了过去。

        我们一群人过了山腹通道之后,很快就到了一处极大的空间内,这空间内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教堂,天顶上是垂下来的削尖的石柱,石柱直径过一米,而在空间的四周,是一圈被绳索挂起来的木头,这些木头和石柱一样粗细,也都被削尖,看起来蓄势待发。

        “于道长,这鬼地方看起来像是个机关哪,有什么法子过去没有?”独眼龙问道。

        于道长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真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下面就是铺好的路,也没发现设置机关的地方。”

        于道长说着看向了我,我说道:“于道长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我怎么看得出来,只要我们不触发什么装置,应该可以安全地走过去吧?”

        “嗯。”独眼龙摸了摸下巴,用枪指着游客说道:“都给我走前面带路,谁敢乱碰东西,老子立马开枪打死他!”

        几个女人哭哭啼啼的,独眼龙脸上恼怒,当下就要开枪,我拦住独眼龙说道;“他们不敢下去,我先下去试试吧。”

        “老子留着你后面还要用呢。”独眼龙说着然后把枪抵在一名女游客的头上说道:“老子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哭哭唧唧的,吵得脑瓜疼,尤其是在古墓里面,跟他妈闹鬼一样,就你走在前面,再他妈哭一句老子就崩了你。”

        那女游客吓得面色苍白,慢慢地走下台阶,走到空间上的石板路上,这石板路铺得整齐,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等这女游客走了十余米的距离,我跟在了她的后面走下去。

        于是独眼龙招呼让游客们挨个跟着,自己和手下跟在最后面。

        这处广阔空间一直走到头也没发生什么,在我们前面的是一处漆黑而宽敞的山洞,走在前头的女游客眼看着到了台阶,一步跳了上去。

        石阶碎裂,地下机括运转,一阵风声呼呼传入耳畔,我心中警觉,忽然望着那漆黑山洞中,一根削尖的巨木射了出来!

        “小心,趴下!”我在这黑暗空间中有夜视能力,可其他人并不能及时发现,所以等我出声提醒大家的时候已经晚了!

        只见排头的女游客被山洞中射出的巨木瞬间戳穿胸膛,射向我们来时的地方,这条直路上全是人,有几个人听到我的喊声及时趴下,还有几个打着手电的人发现了横穿而过的巨木,整个过程也就三秒钟的时间,一个迟疑间,不少游客被当场巨木当场撞死,就连土羌族的人也被撞死两名。

        一声轰隆巨响后,巨木撞到身后的山腹上,众人尖叫不已,手中的手电一阵乱晃,而这时候,空间四周绑住那些巨木的绳索忽然传来断裂之声,一根巨木滑了下来,当即将一名劫后余生的男游客戳飞,惨死在巨木之上。

        巨木被天顶上的绳索系着,所以摆动到对面之后,又摆了回来,很快,绳子崩断声不断传来,四面八方的巨木都捶摆而下,众人在惨叫中躲过或死亡,一时间死伤大半。

        我和老光棍、于道长都是道家之人,五感敏锐,可洞察先机,所以都能躲过,饶是如此也是险而又险,因为一旦不小心被巨木擦到,不死也得重伤。

        “快上台阶,逃到洞里去!”于道长说道。

        独眼龙率先向前跑,只是他一不小心被地上掉落的手电筒滑倒摔了一跤,正巧这时一截巨木戳来,独眼龙瞪大了独眼,眼看要死,被我一脚踹开,捡了一条命。

        他眼中露出感激,爬起来再次冲向台阶,跑进了洞里,等大家都进了山洞之后,一个个被吓得直哆嗦,脸色惨白。

        原本游客有二十多人,如今只剩下五个,我和老光棍,一对母子,和一名中年男人,而土羌族的人原本有二三十人,眼下也只剩下十人。

        “妈的,我土羌族本来人就少,这些弟兄都是身经百战训练出来的,什么事儿还没干就折了我大半的弟兄,我这土羌族的先祖怕是脑子有问题吧?独眼龙气得骂祖宗。

        “土羌珠事关重大,据说当年土羌族族长从匈奴中叛离出来,意欲称王,才遭到各部落打压,若不是土羌珠在手,他怎么可能躲过大汉铁骑追击的同时,又躲过匈奴各部族的袭杀?”于道长问道。

        “于道长,听你们说要找土羌珠,不知道这土羌珠到底是个什么宝贝,不惜让你们损兵折将也要得到?”我问道。

        “若是别人问,老子早他妈一枪毙了他,但是你救过我两次,我可以告诉你。”独眼龙说道。“这土羌珠是我土羌族的开族圣物,据传手握土羌珠的人可窜天入地,视山石如无物,那老子得了这宝贝,直接去秦始皇陵把那长生不老药和一干值钱的宝贝取出来不就是了,天下的皇陵宝洞,哪还有老子去不得的?”

        独眼龙说着笑了起来,于道长说道:“窜天入地有些夸张,但是视山石如无物却是真的,传闻土羌珠原本是远古时期一个以穿山甲为信仰图腾的部落所有,他们的部落有一头成了精的穿山甲,那穿山甲接受族人供奉,活了数百年,为部落族人挖出无数的天材地宝。穿山甲吞食天材地宝,得天地造化,腹中修炼出一颗内丹,后来在一次挖掘地宝中,不慎挖穿了地下龙脉,被龙气侵蚀,竟变异成了穿山地龙,穿山地龙经过多年生长,身躯越发庞大,摆尾间山崩地裂,眼看活够千年即将化天龙而飞升,却被一群炼气士盯上了,于是无数炼气士扑杀,损失惨重的情况下将穿山地龙杀死,一名炼气士得了穿山地龙的内丹,也就是后来的土羌珠,但不知为何土羌珠却遗失不见,直到大商王朝时期。”

        “这土羌珠不会是神话传说中土行孙的东西吧?”我问道。

        于道长摇了摇头,说道:“世人只知有个遁地无形的土行孙,却不知道还有个张奎更擅行地之术,土行孙便是被张奎斩杀,因为土羌珠正是在张奎手中,不过这都是上古神话了,不足为信,直到后来土羌族的先祖得到了土羌珠,这一部族才得以开枝散叶。”

        “原来还有这般传说。”我惊奇道。

        “关于土羌珠的传说多着呢。”独眼龙一脸傲色地说道。“据传在我土羌族先祖得到土羌珠之前,土羌珠曾搅翻过这一片山海,毁了山川地脉无数,让长城倒塌八百里远!”

        “不是吧,那岂不是跟孟姜女哭长城有关?”我再次问道。

        孟姜女哭长城是人人耳熟能详的故事,当年秦始皇修长城,将孟姜女的丈夫范喜良抓去修长城,范喜良一介文弱书生,不堪重负,饥寒交迫之下累病而死,被埋在长城地基之下,作为生桩。

        孟姜女不远万里前去长城寻夫,得知丈夫死后,嚎啕大哭,想要找到丈夫尸体,一连哭了三天,感天动地,最后长城倒塌,露出了她丈夫的尸体。

        本来这只是一则很短小的故事,但是却能流传数千年经久而不衰,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如果能和土羌珠有关的话,那长城倒塌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土羌族的古书中的确有这一段的记述,也许是古人为了渲染土羌珠的神力非凡而编纂的神话故事吧,具体怎样还得看到宝物再定论。”于道长说道。

        “于道长说得对,还得看到宝物再定论,土羌族的先祖当年留下宝图在族中,歪打正着被我寻到,想来也应该是老子发家的时候到了,困在那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活了半辈子,老子早就受够了,等老子得到土羌珠,挖遍天下古董宝贝,换成大把大把的钞票,到时候盖一座庄园,豪车洋房,养五七八个女明星,生五六十个小崽子,那人生,啧啧。”独眼龙又开始美滋滋地畅想起来。

        我们在山洞中修整了一会儿继续前行,很快来到一处墓室中。

        墓室里面摆着七口棺材,棺材上落满灰尘。

        “这里会不会就是主墓室了?”独眼龙问道,手中的手电突然照到了墓室上方的一尊雕像。

        那尊雕像是个一个女子的形象,女人微笑,手中拖着一颗珠子,珠子的颜色与雕像明显不同,甚至隐隐散发光芒。

        “这雕像不会就是孟姜女吧,你们看她手里的珠子,这东西肯定就是土羌珠了,除了土羌珠这种宝物能够发光,其余东西哪有这般璀璨?”独眼龙说着,指向一直沉默寡言的老光棍说道:“你这老头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东瞧瞧西望望的,老子忍你很久了,过去把土羌珠拿来!”

        “我啊?”老光棍正瞧得起劲儿,见独眼龙拿着枪指向他,就指了指自己问道。

        “难道老子跟鬼讲话的?”独眼龙怒道。

        “好好我去。”老光棍一脸欢喜地看向孟姜女雕像手中拖着的珠子。

        “回来!”独眼龙见状立马叫回老光棍。“这老头不老实,得叫自己人过去拿。”

        独眼龙说着看向身后的一名手下,那土羌族人点头,带上手套,小心翼翼地走棺材中间接近雕像,他抬着脚,很顺利地将孟姜女手中的珠子抱了下来。

        “老大,我拿到了!”

        那名土羌族族人抱着珠子对独眼龙说道,不过正在此时,他身后的雕塑忽然颤动起来,紧接着,雕像转动,只见原本美丽娇柔的孟姜女转过身后,竟然是一只相貌丑陋的恶鬼雕像!

        那恶鬼手中拿着长叉,眼睛盯着那名怀抱土羌珠的土羌族族人。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土羌珠送来给老子。”独眼龙着急说道。

        那名土羌族族人吓傻了眼,听到独眼龙的话转身刚要跑,可身后恶鬼雕像突然动了!

        噗呲一声,长叉贯穿土羌族族人的胸腹,鲜血直淌,土羌珠掉落在地。

        独眼龙连忙跑过去将土羌珠抱在怀里,他哈哈大笑说道:“宝贝到手了,我们走!”

        然而就在这时,我看见那名雕像前被捅死的人,鲜血顺着台阶下的凹槽流向七口棺材。

        棺材微微晃动,忽然发出了异响!

        “什么东西装神弄鬼?”于道长皱着眉头,一脚踢翻面前的一口棺材。

        一只身体瘦长的黑色怪物从棺材里掉落出来。

        看起来像一只凶恶的狗。

  https://www.myshu.org/0/203/21562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